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爱心家园 >> 正文
樟树作证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剑  日期:2018-9-26 14:50:27  浏览次数:

20069月,我被分到我县西洋江镇的五星完小任教,从生活了多年的县城又回到农村,那种感觉有点像穿越时空,回到过去,既亲切又新奇。这是一个环境优美、民风淳朴的乡村,校园里有几株数百年历史的古樟树,株株如盖,树叶青翠茂密,微风吹过,沙沙作响,闻之有如天籁。每天早上总是在清脆的鸟声中醒来,睁开双眼,就能看到窗外的樟树叶青翠欲滴,清香扑鼻,绚丽的阳光照射下来,樟树叶子毫不客气的把它们抢夺成碎片,抢到的,骄傲得令人炫目,没抢到的,不急不燥,任风抚慰!

享受着同事们的关爱,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好像我一直在这,从没离开过。那年我担任两个四年级班的数学教学。

有一天夜晚,睡得正香时猛然被孩子们的说话声吵醒,我以为睡过了头,学生上早读课了。可睁开眼睛,房中还是漆黑一片,只听见两个孩子亢奋的说话声,还有滴滴答答的雨声。

学校是由当地的祠堂改建的,我的房间在教学二楼的尽头,隔壁就是四年级(一)班的教室,说话的孩子应该是这个班的学生,他们好像就在窗户旁的走廊上,墙壁由青色砖头简易砌成,一点也不隔音。久经岁月的侵袭,像许多中年人一样,吵闹声中无法入眠,他们的说话声像雷声一样响在我的耳旁,把我的睡意赶走了大半,没睡够却被吵醒非常难受,想等他们安静下来,可说话声时而发自走廊上,时而发自教室里,没有停歇的意思,我却还想睡。

于是我摸索着爬起来,打开房门,马上听到有人溜到教室的脚步声,朦胧中看不见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不敢打开手机看时间,荧屏上的强光会令我的大脑瞬间清醒,睡意全无的,所以更不敢打开电灯,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我会像霜打过的茄子,全身瘫软。

我只好对着教室门口方向问:“怎么半夜就来读书了?”孩子们没出声,“别说话好吗?老师还在睡觉呢!”有个孩子小声的应了句“好。”深秋的夜里有些凉意,应该就快天亮了,我得抓紧时间再睡会儿,于是赶忙回到房间钻进被窝里,他们果然没再说话,我又进入甜美的梦乡,他们几个在干啥,我在梦里管不着了。

当我在叽叽喳喳的鸟声中醒来时,天已大亮,雨停了,几棵粗大的古樟树精神抖擞的守卫在学校的操场边,树叶上的水珠出卖了雨的行踪,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透亮。

依稀记得夜里几个兴奋的孩子,我找到住在教室另一端的米庆章老师,他是当地人。米老师说他也被那两个孩子吵醒了,一个是四(一)班的宁浪奇,另一个是四(二)班的宁波奇,他们是双胞胎兄弟。父母离婚了,母亲早已改嫁,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来。爷爷已经去世,兄弟俩跟着七十多岁的奶奶生活,就住在学校对面远远的山坡中,离学校有十多里山路。我不由的唏嘘: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如此可怜的孩子!又疑惑的问他们为什么来得这么早?米老师说他也不知道,当时他看了下手机,是夜里三点。

夜里三点?不会吧,我不敢相信,更是无法想象:两个孩子如何在漆黑的教室里度过三四个小时?而且自私的我还要他们别说话,我真不知道那是半夜三点,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可是无论我怎样为自己找着借口,愧疚依然堆满心头!

我是四(一)班的数学老师,在他们的数学课上,趁孩子们做习题的间隙,忍不住走向坐在第二组最后一排的宁浪奇。他面黄肌瘦,两颗门牙黄黄的,应该是从没刷过,两侧的虎牙脱掉了(他正处于换牙的年龄),没及时长出来,使得两颗门牙有些孤立。一头蓬乱的浅黄色头发,干枯没有光泽,一看就知道长期缺营养。倒是那双眼睛大大的,显示出它主人的年龄。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些:“宁浪奇,昨晚为啥半夜三点就来读书了?”

“是奶奶要我们来的。”

“你家没有钟?”

“钟坏了。”

“你和谁一起来的?”

“我哥哥。”

“我要你们别说话后,你们到哪里去了?”

“在教室里玩。”

“睡着了吗?”

“没有。”

“害怕吗?”

“没有。”

我不敢再问下去,除了愧疚外,还很心疼!十岁的孩子半夜三点到学校,那么远的山路,至少二点要从家里出发。在漆黑的雨夜里行走,衣服淋湿了没有?他们带了手电筒吗?万籁俱寂的学校他们习惯吗?他们听过鬼故事吗?山路上如果听到林子里有声响,他们害怕吗?害怕的时候他们会想妈妈吗?家里的钟坏了,七十多岁的老奶奶担心两个孙子读书迟到,晚上她睡得着吗?如果知道是半夜二三点,她会舍得喊醒孙子去读书吗?

我被这些问题弄得很沉重!乡村中到底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宁浪奇?又还有多少个半夜就把孙子喊醒去读书的老奶奶?

望着操场边上的古樟树,我很迷茫。樟树叶上的水珠早已悄然溜走,一阵微风吹来,青翠的树叶迎风飘舞着,好像在诉说什么,对了,樟树知道,古老的樟树一定知道。几百年来它昼夜守候在这里,目睹了孩子半夜到校身处黑暗时的惶恐!半夜遥望对面山坡中亮起的孤灯,听得见老奶奶目送孙子去上学时的叹息!它知道这周围村子里有多少这样的留守孩子,听得到孩子心底的呼唤……

对,古老的樟树什么都知道!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