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洞庭和风 >> 正文
“名誉村长” 王新法
——一个燕赵义士的湖湘传奇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周勇军  日期:2018-1-11 8:41:28  浏览次数:

          六,一切皆好

         “两情若是长久时,不在朝朝暮暮”

                 ——王新法

   

                     一切好着呢”

王新法在薛家忙得昏天黑地,石家庄城里,孙景华有些烦了。

自2014年春节后再来薛家之后,王新法两年没回家了。

孙景华一身的病。糖尿病、心脏病、胃炎。一天到晚咳。过敏性鼻炎——一闻尘灰,特别是烟雾,就涕泪双流。女儿在北京,老公在湖南,她怎么会想到60来岁了,反“一个人过”起来了。孤单中,接听王新法的电话,成了她一天中最幸福的事情。

王新法与孙景华1979年年底经人介绍相识。当时,他们同在兰州军区。王新法枪打的全军有名,孙景华呢,营区里一讲到她,都来这一句,“她吗?不认识?军区管理局那个最漂亮的呀”。他们这一来二往,似乎不恋爱战友们都不会答应,自然而然,爱这玩意,就萌了芽,开了花。当时,王新法26岁,孙景华21岁。

一年后,1980年6月30日7月1日,两人登记结婚。婚礼是在石家庄举行的。其时,王新法的父亲已转到同样归属铁路的石家庄岩峰水泥厂工作……

这一天,2016年9月18日,孙景华等来了王新法的电话。此时,她刚从医院住了一段院回家。王新法告诉她,他现在搬到安家去住了——“这里空气比薛家片那边还好,你就来休养一下吧”。孙景华说:“我不听你忽悠”。王新法只好下令:“现在,我以薛家村名誉村长的名义,隆重向夫人发出邀请,务必在接此邀请后,即日启程……”。一辈子碰上这个一个伴,孙景华也是醉了,口里是骂着“一大把年纪了,还这样嘻皮笑脸的”,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当晚,孙景华即邀了王婷,启程南下。

听说孙景华将到,王新法刮了胡子,换下了迷彩服,在家等候。唐植英看惯了王新法迷彩服,有看太阳西边出来的感觉:“王大哥,干吗嘛,弄得个相亲似的?”王新法笑:“首长要来视察工作。”

唐植英更迷糊了:“首长?”

不一会,王新法就开着那辆晋字牌车出了门,下午,将孙景华领进了唐家门。孙景华清清秀秀,善眼慈眉,唐植英恍惚中“不知哪里见过姐姐”似的,两人一见面就成了好姐妹。孙景华的通情达理,让唐植英也终于明白,王大哥为什么在薛家能一呆就是3年……

一番欢迎辞后,王新法介绍自己住处。

“夫人,这里真好咧,我住人家的房子,人家不要一分钱。你看看,这两室一厅,这一厨一卫。100多平。纯原木装修。实木地板。睡的是明清老床。这房子呢,枕山负水,晚上夜鸟给我唱好听的歌。这日子,哇,一个字,好!两个字,很好,三个字,非常好!换我去做神仙,我还要斟酌斟酌,看排几位,看能不能进常委……”

王新法就这么逗。

之后,王新法一定要“夫人视察薛家村”。

这里瞧瞧,那里看看。“王夫人,你身体不好,石家庄有雾霾什么的,这里才是世外桃源。我看呀,今后就在这里建个别墅,我们在这里安居得了。”

孙景华摇头:“好是好,可是出路县城都要4个小时,你忘了?”

王新法也摇头:“暂时的,一切都是暂时的,今后这里要搞旅游……你看看,那边,十八湾,老房子都留下来了。还有呀,进村我们修5米宽的道,每家门口也修3米宽的。以前乡亲们爬坡进屋,以后,老百姓车子直接开进堂屋里,不开奇瑞吉利,开宝马奔驰,开路虎悍马,运农物,全用大皮卡……”

孙景华望着他:“你又画饼了?”

王新示一脸正经:“画什么饼呀。还有,这里人好啊。家家杀猪饭。抢我抢新郎,不,抢祖宗一样。我倒是直接,反正不随礼,我人属龙,鼻子属狗,比你的灵多了,反正闻到香就来……”。

当天晚上,望着房角的哑铃和拉力器,孙景华问:“新法,身体还行吗?”

王新法秀秀肌肉:“好着呢。我把今天所有的话做个总结,一句话:我在这里一切好着呢。你放心。”

搞半天,你是要告诉我这个?你呀!

孙景华的泪水夺眶而出。

霎那间,孙景华的记忆闪回28年前。

1998年9月25日,王新法关进获鹿看守所的第三天,给孙景华的信这样写——

“来后已好几天,生活环境我均已适应习惯,请你们放心。

家中之事,你们就多费心了。五弟多承担父母那边的责任,景华多承担孩子的责任。对兰州的父母如何说,请你们多思,以不影响老人的身体为原则是我的心意。请你们及老人相信,党和国家的法律会公正结论一个人的。也请你们抬起头,挺起胸,堂堂正正工作,正大光明做人。

本着遇难不投亲、靠友之理,除上级组织外,我反对你们对任何人的游说。”

20天之后,给孙景华的信中,他还是这样说——

“自22日进来后,我的一直很好……从吃到住、行,我都已非常习惯。比我原先想象的要好得多。目前,我什么也不缺,钱还有30多元,粮票有60多斤。”  

10月20日的信中,他开篇就写明,

“孩子正是学东西之时,请费心多教,不要管我”

10月22的信写得比较长。信头,仍特意写明:“孩子正是学东西之时,请费心多教,不要管我。”信中则说,“吃住行都适应,胃口好,吃的也饱,我不吸烟,也无其它嗜好,我还真是块住监的料。”“在监狱里,大部分时间是休息。偶尔有点活干,也都是针线活。干这个活,我可为了难。主要是,我与罪犯扭打受伤的8个手指隐隐做痛,两只手一着凉水就痒。而且就是痛。抓针主要用食指,可我的右手食指被贼咬伤后,食指内侧一直麻木,我估计是某一神经咬坏了,受伤的腿与脚也时常疼。但你放心,并无大碍。”

11月11日,王婷生日。11月15的信中,王新法提醒孙景华:“婷婷一年一个生日彩照,我没提醒,请你也不要忘记。”完后,不忘补充:“我在这里一切都好,前几天胃出了点毛病,在所领导及管教人员的照料下,现已痊愈。请放心。”信未:“别忘了给兰州爸妈通信问候。”

一年过后,婷婷又一个生日过后,1989年11月19日,王新法这样写:“婷婷每年一张生日彩照,不知今年如何,如没有的话,请补上。新法,狱中。”

12月10日,王新法再次对孙景华表达他复杂的心情:

“只是因我而你也蒙受不白之冤我深感内疚。只是此时,我用任何语言、文字都无法表达我的内疚之情,请理解。”

再看1989年的春节——

“从初一到初五,我们一日两餐。上午共吃了三次饺子。下午饭有花卷,馒头,油条等。五天没有重样,安排的比家里还妥当。

吃着所里发的瓜子,糖块和你送来的香蕉、苹果等丰盛的年货,品尝着来自远方亲人之手的‘特产’和你亲手烹制的年品,听着高墙外噼噼啪啪、时密时疏、连绵不断的‘嘣穷’声,听着自天而降的这‘小天地’来‘作客’的炮皮,我真忘记自己是一个被剥夺了自由的人。有意思的是,我这个不信任何邪的人,这次过年竟也随了这里的人的习俗,从初一到初五,嘴里不停地念念有词。不同的是,我在为所有的亲人朋友、同事祝福。真是一个让人终生难忘的、我的本命年、蛇年的开端。

                          新法。2月11日。” 

“另请给我配几样物品:因我的神经性恶心又有表现,请给我买2-3斤花生米和十几头生蒜,据以往的经险,我发现不停地咀爵点花生米和生蒜有抑止恶心的作用。另,买一条福牌香烟,约2元左右一条,不是我抽烟,是同室的人有这个要求。好烟不让带,就这烟可以进来。如备食品,万不要点心一类的,我不喜吃。就请20个馒头,20个酥饼(八一五路车站那边有买的)”。

不是我吃不饱,而是想乘机少吃点粗粮,调调口味而已”

                   新法。6月8日。

11月16日,王婷又一个生日时——

”11月11日是婷婷生日,如大哥没有给婷婷拍彩照的话,一定要请她补上。“

12月18日,王新法的信——

“我非常同意景华回兰过节。88年没回,我就很不是味。今年再不回,要让老父来石,那可真让我再无脸见爸妈了。我希望你回去能多呆几天。这一年多来,因为我,你受的罪是可想而知的。我敬佩你的坚强,感谢你的信任,对你为此而付出的一切我已铭刻在心。自由后,我会加倍报答的我想你回兰多呆一段,会使你那受伤的心,得到一些安慰。告诉爸妈,让他们相信最后的结局。告诉婷婷,这次爸爸的祝福先由妈妈代替,爸以后补上。

景华,你尽可以放心回去。五弟,三弟,四弟,请你们代我尽全力资助你大嫂回家。景华需要钱物,你只管和他们说,账记在我身上,我不会让他们吃亏。三、四、五弟,我相信你们比我在家时还能使你大嫂此行高兴。拜托了!

五弟,景华一走,你就要受些累了,告知小娟多多理解。父母之事,拜托你们了。

祝你们春节愉快,我也愉快。

景华,你尽可以放心回去。五弟,三弟,四弟,请你们代我尽全力资助你大嫂回家。景华需要钱物,你只管和他们说,账记在我身上,我不会让他们吃亏。三、四、五弟,我相信你们比我在家时还能使你大嫂此行高兴。拜托了!

……祝你们春节愉快,我也愉快。”

在一审判决无效,二审遥遥无期时,4月21日,在获鹿看守所关了近两年的王新法,仍在这样说——“现在我的一切都好,请放心好了。”

可是,真的是一切都好吗?比如,现在。

一双摸惯了枪的手,未必习惯拨荆棘茅草,挖沙搬石?!一张北方人的口,吃惯了山西拉面,吃惯了兰州泡面,未必就吃得了这土家又咸又辣的饭食?!一个早上5点47分起,深夜还不能回家的人,未必还有多少时间来清洗鞋服?你一天到晚一身迷彩服,一双半筒套靴,未必是你真的不喜欢穿别的衣服?所住的房子,从门缝过风的曾德义废弃三年不用的老木房,到白芳梅家潮湿狭窄的小屋,再到现在唐植英家这还没装修的毛坯土砖房,未必真的“一切都好”?还有,你手机追着信号跑,冲锋般抢信号,为了能与小外孙女视频一会,有时你还要爬到对门山上……

孙景华打量简陋的小屋,看衣架上挂着的一套又在套迷彩还有那破了很多洞的T恤,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我得尽点责任了,而且,我也要这权力”,孙景华告诉自己,必须对身边的这个男人负责。于是,她说:“新法,我觉得,你不能再这样了,你都64了……再说,婷婷会怪罪我这当妈妈的,这么大一把年纪了,却让你一人孤零零在外……”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