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洞庭和风 >> 正文
“名誉村长” 王新法(争论)
——一个燕赵义士的湖湘传奇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周勇军  日期:2018-1-12 16:32:42  浏览次数:

                     争论

迷彩服、短靴。王新法平躺在地。乡亲们围着他,哭喊。屋子,泡在泪水之中。

张昌国5岁的孙女也在哭。就在这天早上,王爷爷还给她夹过菜。但是,哭着,哭着,她不哭了:“爷爷没死,爷爷是睡着了”。真诚而稚嫩的童声,又何尝不是所有薛家人所想的?一句话,又惹得满屋子哭声一片。

隔壁,一场激烈的争执在进行。

简发成、唐环培等的意见是:立即请来法师,用上锣鼓、锁呐,燃上鞭炮,点响三眼铳,用土家人最隆重热烈的方式来送“村长”。曾德平等,却坚决不同意,因为这决不是“名誉村长”想看到的。还有,葬哪里?真留六塔山吗?还是魂归故里?用什么棺木?虽然早在给英烈们打造71具薄棺时,“名誉村长” 已经多打了一具,说将来就留给他,但是,那太小啊。棺要长六尺五,宽一尺二,高二尺八,七盖七底,里放七星板,用生漆刷,棺仓里边抹红色。脚不踏“梓”(子),头不顶春——不用梓树,椿树……对最敬重的人,土家人得用上这个标准。寿衣呢,上五下三少了,上七下五才行。腰带不用争,64岁,64根青丝。右手拿桃枝也不用争,要赶狗用。脚头当然要放亮,不能让“名誉村长”再走黑路……

两种意见谁也说服不了谁时,大家就说,等等彪书记吧,等他县里回来再做决定吧,我们先给“村长”妆抹吧,再不能让他还穿着迷彩服躺着了。看着,难受!

热乎乎的水提了过来。新毛巾递了过来。薛家村几位70多岁的德高望重的老人跪下身子,轻轻地,去脱“名誉村长”那迷彩服,那带泥的短靴。手还是软的,村长的脸上平静就像平时路上遇见。最后一只短靴掉在地上时,唐植英一声长哭。接下来,屋子里又哭成一片。老人们不哭。古稀之人了,见过太多生死。老人们只是流泪。他们口里念着什么,轻轻地,轻轻地,去擦,去擦……

    上7件,下5件,王新法换上新装。

天黑了,守着“村长”的灵,大家等彪书记。

覃遵彪回了,但他也拿不定主意。

“我得向县里汇报。”他说。

此时,覃遵彪并不知道,中共石门县委的常委会会议室里。一场紧急会议正在召开。会议由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中共石门县委书记谭本仲主持。议题只有一个:南北镇薛家村名誉村长王新法的丧事安排。最后议定:王新法是薛家村乡亲们的,更是石门县60多万人民的,县里组织由县长任主任的治丧委员会,将其遗体接来殡仪馆,举办简约而隆重的追悼大会,以60多万石门人民的名义,为他送行。

半个小时后,石门县委常委、县统战部长刘,携县老年协会及相关部门领导坐上了前往南北镇的车。凌晨1点,刘一行赶到薛家……

“王村长”要接走?村民们不同意,个个来拦。

拦不住了,百号人就跪在唐植英家到灵车之间约30来米的泥土上,相送!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谁都可以不烧纸钱,今天这个纸钱得烧;不让放鞭炮?那就烧烛火吧。一时间,渫溪两岸,烛光闪闪,一河渫溪水,铺满了烛光。

次日7点,山区一片雾气,薛家村就闹成了一团。近100名村民,还有“我看是非我看美”小组的孩子们,或坐班车,或开麻木,或寄摩托,纷纷赶往石门殡仪馆。

殡仪馆里,80岁的林昌义跪下了,军人团队跪下了,“我看是非我看美”小组的孩子们跪下了,灵堂之前,黑压压一排,朝每一位前来凭吊“名誉村长”亡灵的人们,磕头鞠恭,献上薛家人最真诚的谢意。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