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洞庭和风 >> 正文
“名誉村长” 王新法(回家,回家)
——一个燕赵义士的湖湘传奇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周勇军  日期:2018-1-12 16:33:41  浏览次数:

     回家,回家

一首《送战友》低回循放。

2017年2月26号上午9时,王新法追悼会在石门县殡仪馆隆重举行。

孙景华、王婷、王新法胞弟王书生、王新法外甥女谈谈及来自河北石家庄的王新法的其他亲友,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各级各部门领导,薛家村村支两委全体人员、薛家村村民,及社会各界人士千余人参加追悼大会。石门县委、人大、政府、政协人武部五大家悉数到会副书记邓碧波主持追悼会,县长郭碧勋致悼词。悼词认定:“这是一个纯粹的人”。湖南省政府扶贫办所给的评价是:“这个人,捧着一颗心来,拼尽最后一滴血走”。

11时,追悼会结束,王新法遗体火化。

这一天,离王新法64岁生日,还差152天。

当64年的生命化为一缕青烟,当64年的奋进、冤屈、不屈,以及不老的梦想,都在异乡化为一个能用手捧下、一个小盒子可以装下的灰烬,那么,这一缕忠魂,又当寄于何处?王书生说:“让我抱回石家庄吧。小时候他抱我,这一次我抱他。”孙景华说:“回山西也行,他的根在那里。”薛家村人摇头:“让我们抱回薛家吧,他在这里抱大我们的孩子,现在,我们一起来抱老哥。”。薛家村的孩子们摇头:“我们来抱吧,我们把爷爷抱回去。他一定会说,我们真棒。”曾德美摇头,谢淼摇头。大家的目光投向王婷。林昌义突然面向王婷要跪下去,王婷一把扶起老人:“爷爷,这可不行,不行!”林昌义便说:“婷婷,就让你父亲留下来吧,他生前说过几次的,他只有歇在六塔山上,日日夜夜看着薛家,他才会安息的……”

还说什么呢?王婷抱紧谈谈,流着热泪,点了点头。

谈谈不解妈妈的泪:“妈妈,你怎么又哭了呀?”

王婷擦擦眼泪:“妈妈为姥爷高兴。”

谈谈笑了:“这样啊,那我也高兴。这么多人接姥爷回家……”

当日下午,王新法回“阔别”三天的薛家。

路太长,王新法走了3年依然未抵终点。路太短,130公里的沿途摆不下花圈横幅,装不下悲泣声。皂市、磨市、街……10个乡镇,袁家、覃家、壶瓶、清官渡……100多个村庄,灵车所到之处,万户空家,全是前来送别的人们。“三年前,这个人是这样走过来的。三年之后,我们要送这个人再走一次”。也不知走了多久,当灵车来到南北镇潘坪村时,鞭炮声响。他们是薛家村人。“这个人在时,提倡新风,薛家村办事不放鞭炮,他走了,我们薛家村仍然不放,我们来潘坪放。”当灵车进入薛家村境内,渫溪两岸顿时一片哭声,新整的下河大道两侧,黑幛成云,白花如海……

73岁老人王永传送来自己的棺木,他以这种方式迎接村长回来。

    田玉兰的迎接方式是,连夜再绣一面红旗。

2时30分,王新法沿着他自己辟开的路上攀上高高六塔山,回他的“精忠报国园”。

多处90度直角。过去一样陡。也依然是一名老兵。不同的是,他躺在“长六尺五,宽一尺二,高二尺八,七盖七底,里放七星板,边抹红漆”的座驾上。更不同的是,他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

他的前方,仙鹤牵引。

他的胸前,红旗鲜艳。

他的身边,18位身着迷彩服的武警战士相伴。

    他的身后,是薛家村千余父老乡亲。

其中,77岁以上老人有三个:贺得凡、汪金梅、田梅香。

因为坡陡,麻木、摩托车、板车,拐杖……能用的交通工具都用上了。

太阳正好,云淡风轻。壶瓶山岛语花香。高高六塔,春光明媚。一大早,薛家人最敬重的看地先生早已上山,在“精忠报国园”里那“王村长”早就指定的区域内,望了东峰山半天,前后走长七脚半,左右走两脚半,确定了“王村长”的地盘。然后,由“八大金刚”虔诚地掘好“千年华屋”。灵堂也早已搭好,进门是一门楼,上书“沉痛悼念王新法同志”,门楼后,薛家人移来松柏,采来一篓篓野樱与一束束山胡椒花,摆成了一个花的殿堂。锣鼓在响,唢呐在吹,“撒叶荷”(土家人视死如生祭送用的欢歌)在唱:“五行生万物,六合运三光;入仙修道,荣华富贵都不要……”

3时30分,葬礼开始。

一套土家人最隆重的礼仪。

一会之后,两把柴刀高高举起,又闪电般落下,斩向王新法棺木上的篾条——“嚓!”刀落篾断,棺林“当”地一声落入坟坑之中。这一刻,王婷一声大哭,孙景华一声撕心裂肺的“新法”,曾德美、谢淼一声“王大哥!”,曾德平一声“兄弟!”……顿时,整个山坡哭声突起,所有人面朝棺木而跪,又跪成黑压压一片。土家人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今天,他们的膝盖,献给了一个纯粹的人,一位燕赵义士,一颗温暖、伟大又无比真实的灵魂……

葬礼结束,整个六塔山上,无烟花鞭炮,无纸烛香钱,没矿泉水瓶,无塑料袋。谢淼与曾德美走在最后,她们说:“王大哥以前这样,我们也这样吧,看有没有行动不便的乡亲特别是老人孩子,要我们帮助下山……”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名誉村长” 王新法(回家,回家)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