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洞庭和风 >> 正文
困境与希望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谭丽琼  日期:2018-7-6 9:18:49  浏览次数:

1. 一种可贵的品质

当我抬头触及到她那双眼睛时,心猛然震动了一下。那双眼睛里,有大风雨过后的安详,有安安静静的欣赏,有很深的内涵,看了心疼。

她是我帮扶的一个对象龙习根的老婆,叫刘清香。微胖,脚有点拐,总是穿一件红色的衣服。有一个女儿,常年在外打工。一个儿子,三十来岁,帮人做事时,跌落下来,不幸死去。紧接着,她的儿媳妇也相继死去。

从村民口中,她儿子的离去,使她精神有些异常。她物质方面不是很好,但,她更需要精神帮扶。每次她向别人说起她的儿子,眼泪总也止不住。

去了很多次,没有一次见到她丈夫。她丈夫都是一早出去做事,只有她带着孙女在家。第一次去她家,感觉她家很脏很乱。我说,你要把家里整理干净,这样,人的精神和身体才会好。她答应好,口里又一直对我说着:去年,死过一次了。突然晕倒在家,什么也不知道。后来又接触几次,感觉她说话还是很清楚,精神痛苦,但,头脑很清醒。

最近一次,我必须独自去扶贫户。我不认识路,心里很着急,任务又很重。只能跟着大路走着,忽见一个穿红色衣服的熟悉女人的脸印我眼帘。是她,清香 ,好欢喜啊。我说正好找你呢,我不识路,其他几户不知怎么去找。她爽快地说我带你去。先去她自己家里,她女儿回来了,依然没有看到她丈夫。这次,看到她家里收拾得比较干净。我帮她整理好资料,核对一些情况。走时,她硬是给我准备了一袋橘子,说是自己家里种的,一点点,不多,尝尝。我说我本来是要买东西给你吃的,你自己留着慢慢吃。我只是想喝水,她说没有开水,要临时烧。我还有四个扶贫对象要走访,不能耽误时间,就说,我们走吧。不能等。于是她带着我去。路上,我询问她身体情况、家庭状况。她笑着说,“就是腰痛,其他没有什么。”

到第二户人家时,还没到门口,她就催我这户帮扶对象赶快倒水给我喝。她心里,一直记着。这让我的心有些感动。我们从陌生渐渐到熟悉。

都是简单的人,我心里是喜欢她的。虽然因为她精神的问题,总听不太明白别人讲什么,可是,我们之间似乎很默契,不需要多讲。当我每次问清香有什么心愿或者有什么需要我们解决的时,她都说没有。这是她与别人不同的地方。她对生活是一个没有要求的人,只是简单的活着。但她,脸上的笑容总是饱满的,那张脸,看不到自私,看不到嫉妒,看不到忧患。总是很平静随和,一副安然在当下的感觉。像大地,能包容承受一切的摧残、打击。

   看她有时坐在阳光下晒晒太阳,有时在乡间路上随意走走看看,有时整理一下土壤。平静祥和,知足随顺。这是一种可贵的品质。

    “你还想你的儿子吗?”当我们一起走在乡间的石头路上时,我轻轻问她。“想,我亲生的,一把尿一把屎带大的。”她的声音有些深沉。我明白,儿子是她的心病。尽管时间冲淡了,但痛楚一直在她的心底深处。那种痛楚,没有做过母亲的人,是无法体会的。我本来想多了解她儿子的情况,又很怕提及勾起她的疼。

最近一次见她,她总劝我再生一个。“你看,我现在只剩一个了。”她喃喃自语着:“有两个孩子,遇到事情,他们就可以相互帮助商量。”我默默走着,不说话。她又说“只要亲人平安健康,这就是我唯一的心愿。没有其他的要求。”她静静的说。“是的,平安健康就是福。好好爱自己,也就是爱家人。你要多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儿女与自己也是缘份,有缘长缘短。放下吧,活着的人好好活着就好,我们在这个世间的日子也会转瞬即逝,珍惜现有的生活。”我平静的看着她,说着一些想说的话。她笑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脑海里开始时常浮现清香的身影。我有些牵挂她。

 

2.找不到老婆

对于龙六生来说,他的心病,是两个三十多岁的儿子找不到老婆。在农村,一般结婚比较早。可他的两个儿子那么大了,为什么还没找到老婆呢?他自己的哮喘病,还在一边,他没放在心上。可儿子的婚姻大事,是一件最困苦的事。

 “龙六生的儿子把你贴在墙壁上的资料全部撕掉了。”有人告诉我。为什么要撕掉呢?我的工作出现了问题吗?

 墙上有六份资料啊。万一来减少发现这个基本问题,就麻烦了。不行,我得赶快去。隔天一大早,我们支部的党员一起下乡。我专门去他家重新整理张贴。费了很多心思。正好,他儿子不在家。不知为何,我心里好像有点害怕他儿子,就我一个女子,万一那个儿子不准我贴或者要打我,怎么办?还好,他不在。贴完再次交代六生,要他管住儿子不能再撕了。六生说“我儿子说不该贴这个,那些女人可能是因为看到他家是贫困户,就不来了。害得他找不到老婆。”哦,是这个原因啊。

村秘书龙青林,有一次独自去他家谈话,半开玩笑对他说:“以后政策会越来越宽,说不定,会发一个老婆给你们家。”可他们家两个儿子,要发两个才能解决问题呢。村书记也对我说笑着:“你如果帮他两个儿子找到了老婆,那你的功劳就大了。”呀!这个可不是我帮扶的内容呢。

又隔一些日子,我去六生家。他小儿子在厨房炒菜。看到我来了,手里拿着一把铲子,从厨房冲出来,怒视着眼睛对我大声吼:不要到我家来贴东西!我心里在打鼓,好害怕啊。同事们各自去找自己的帮扶对象了。眼下,也只有我一人。怎么办?我心里好紧张。不行,我要来软的。于是,我只好对他笑。他又进去炒菜时,我赶紧把一个新的任务贴在墙上。贴完,因为怕他再撕。于是,就调整了一下心情,走到厨房边,亲切地喊他的名字,温和地对他说:这是我的工作,请你理解我,不要再撕了。你们家致贫是因为你父亲有病。不过,你们是需要一个固定的工作,有稳定收入来源,自己踏踏实实,生活会越来越好,也会心想事成。”我不敢直接提他那个敏感问题。只能委婉说着。这次,我仔细地看了一下他儿子,其实,长得还不错,也没有任何智障问题。干嘛为暂时找不到老婆那么急呢。他斜着眼睛看着我,或许觉得我很诚恳,又或许,他开始发觉我不那么讨厌了,我看到了他的脸舒展开来,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末了,我说:“我回去了,再次请你不要撕,好吗。”他斜这眼睛盯着我,看了好一阵子,微微点了下头。

走出他家的门,我终于舒了口气。

 

3.住房修缮款

龙林生,六十多岁。是我的又一个帮扶对象。这个老人,爱干净,家里收拾很利索,总会拿一张报纸什么的在手里看,戴一副眼镜,与其他农民,是有些不同的。一个儿子,在株洲工作。在一次大风雨中,他家里的房屋瓦片全部被风雨吹掉了。秘书长要他先自己花钱修缮,争取给他一点危房改造的补助。房子花了一万多元,总算修缮好,家里也不会漏雨。就等着政府拨钱。可后来,村委会有一个人从他嘴里得知,他儿子在株洲买了房子。这下可好了,有这一项就不符合危房改造帮扶措施的要求,这一万多,是要自己贴了。老人家,知道这个情况,从此就心事重重,见到我,说着说着,眼泪就一直往下流。我多么想给他争取这一万多元,让这个老人脸上重新绽放笑容啊。于是,我向村书记反应,书记就这个问题也与政府交涉好多次未果。其实他儿子在株洲买房,是刚交了首付,还欠了很多钱。房子证还不知什么时候拿到手呢。平常,就是两个老人家在家里。

有一个场景,让我记得印象深刻:就是每次我离开他家,走了很远很远,回头还看到他站在自家的围墙边,远远望着我。那屋地势高,他在高处,我在低处。我向他挥手,要他进门,他也迟迟不离开。我一边走,一边时不时地张望他。中间,隔着,大片大片田地。

 忽然觉得,这些人,就像自己的亲人,像年迈的父母。我愿化作一阵春风,为他们送去一丝清凉,拂去他们额头的愁云。我爱这些农民,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是生命的根。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