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反邪教图书 >> 正文
淡泊书评:读姚筱琼《即将消逝的古村落》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中雄  日期:2016-12-14 20:36:43  浏览次数:

认识姚筱琼很偶然。虽然很多年前我就在《怀化日报》、《边城晚报》及《沅陵文艺》等报刊杂志上读过她的文字,知道她是颇有名气的沅陵籍作家,但并没有什么交集。一次偶然机会,从朋友空间结识了她。于是,我经常向她请教写作上的事。虽然,在大学时光干过几年宣传社团工作,工作后又在检察系统写了七八年的八股文的我,身上仅有那点零星的文学细胞蚕食的无影无踪,对于我这类不懂文学的爱好者她仍孜孜不倦地指导,顿时觉得她亲切的像邻家大姐!
 

       直到有一天,她在网上突然问我,老弟我只知道你的网名还不知道你的真名,我准备送你一本书。从未谋面,没有想到还记得我,并且亲笔签名送我一本她的新作《即将消逝的古村落》,顿感惊愕之余,更多的是感动。但是,书刚到,就被同事拿去捷足先登,说让她一睹为快,没有办法,被人夺吾所爱,这样,书再回到我手中已过去半月有余。收到书后,我特意告诉她,书已收到,感谢大姐的馈赠,一定会好好拜读!她便要我多多提意见,并能否写点感想。我说才学疏浅,怕理解不透,曲解书中表达的意思。她却说我一定能写的好。
 

    以前读过余秋雨《文化苦旅》,觉得秋雨先生的散文夹叙夹议,谈古论今,语言富有哲理,甚有深度;也曾读过沈从文先生《湘行散记》,老先生的文字通俗易懂,描写上世纪初湘西乡下风土人情,透过下层人民生活的艰辛与生命庄严并存的生存本质。从具体到抽象,所述人和事已不仅仅是湘西地方人生的写实,而是整个民族千年哀欢的写照。在老先生之后我很少看到这样的文字,直到我拜读姚大姐《即将消逝的古村落》这本书后,觉得耳目一新,在书中有沈老先生的文风。
 

    诗人艾青说过:“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眼泪,只因为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尽管,经过数十年奋斗,姚筱琼已经一个山里小丫头成为一个出色的都市人,也离开了养育自己的落后闭塞古村落。但当那些过去发誓一定要背叛的古村落,慢慢地只能依稀地出现在梦里时,梦醒时分,已找不到回家的路,找不到曾经给自己依靠的精神家园。也许是早已明白,命运让我们离开了乡村,离开了那古老的土地,离开了开满山花的青山和清澈照人的小溪。该还是不该,值还是不值,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误会,也难以定论。也许和笔者一样,从来就没有把自己融进合格的城市中人,常常调侃自己是居民而不是市民,骨子还是农民的秉性。因为生命最本原的部份,依旧是那片土地上的春华秋实,依旧是那方青山上红花草绿,依旧是那道山溪水中的浪花流韵。繁华的都市只不过在另一种生存环境里以另外一种方式活着,以另外一种方式谋生,以另外一种姿态消耗自己宝贵而有限的生命与时光。家园被弄丢了,就像脚踏空一样,失去生活的意义。
 

    于是,姚筱琼发誓要找回自己的家园,想找回自己生活支撑点。《即将消逝的古村落》中正是作者以怀化地域古村落为背景的采风,用文字与古村落展开一场最激动人心的心灵交流。正如她说过,凭着自己的双脚走过这个想像达不到的世界,把她看的、听的、触摸的、想像的、感觉的,用自己的文字把自己的体验和思考,表达自己对这片土地深切的炽热和真挚的感情。她从地理、人文、民俗、历史等各方面为题材追寻遗失家园的点点滴滴。通过对传统古村落中老人、土墙、石板路、小山村、小河都进行细腻纯粹的描写,表达深深的爱意和追忆。
 

    于是,她写自己的身世,写青春的叛逆,写人间的悲欢离合。她文字所到之处,处处是真情和眷恋,在《别梦依稀忆棋坪》中,道出“我三岁丧父,长大后母亲才告诉我,祖父老家在棋坪,姓孙。之前,妈一直瞒着我,我千方百计漫无目的在沅陵县境内寻找过家乡和幸存的亲人。我坚信,家乡在,孙姓家族就在,亲人就会好好地活着,母亲告诉我真相那天,我咬牙切齿地恨过她,当时就作出选择,毫不犹豫背叛她,立刻动身前往棋坪寻找亲人。我那样做,完全没考虑过母亲和继父的感受,他们含辛茹苦抚养我二十年,我连一个谢字都没有,当真是翅膀硬了,唰一声就飞走了。许多年以后,我一身伤痕,满目憔悴又回到母亲身边,终于意识到,每个人的成熟过程,就是为自己历经叛道的冲动买单的过程。好在父母对我很宽容,他们闭口不谈我的背叛,默默选择了宽宥,就好比失忆”。如在《酉水边上的乌宿.官草坪》中写,“我离开乌宿将近20年,有时候我的灵魂会借助梦境回到那里,多半是黄昏,雨季,乘坐有顶棚的机船,一路“突突突”地到达二酉山脚下,却怎么也上了岸,急得一梦惊醒。有次竟然乘坐一匹枣红马,一掠烟尘地经过乌宿集镇,还没来得及反应,又过了官草坪。我马上大声喊:姑姑,姑父,我来了!没人应,醒来脸上有点湿漉漉的感觉。”“姑父去世之后,我心怀愧疚,一次都没去过他坟前拜祭,这次清明节去给他挂青,特意跪在坟前磕了三个头,悄悄跟他道歉和致哀。”她通过追忆,缅怀自己失去的亲人,令人唏嘘不已。
 

     于是,她写寡居的老人,留守的孩子,写古村落的凄凉没落。如在《垮里温暖时光》里,她这样写道李晚秋老人,“他是历史见证人,但他一直不说话,就像坍塌的屋檐,沉默,低垂。沧桑爬满了他的脸,他的内心如水一般平静。”她没有其他语言来渲染老人的暮年,用拟物的手法衬托老人的内心世界。在《米永仁的虎皮溪》里最后写到:“临走前,我给老人在橘树下照了一张相。回头才发现他当时的姿势很奇怪,刻意将一只手举在胸前,另一只手紧紧抓着树干,做出精神壮实的样子。想想,他实在是有心做给那棵树看”。她用一个“举”一个“抓”,生动把一个老人栩栩如生姿态展现在读者的面前,仿佛他就站在你的眼前。把记忆中失去的人物、景和故事从字里行间款款赶出来,更加鲜活生动的呈现在我们面前。
 

    于是,她写手工的蔑货,写劳作时的背篓,写岁月蹉跎。在《兰里:器具时代之蔑货》中,“我在兰里集市上看到的只是一些普通器具,如箩筐、背篓、腰篮、筛子、簸箕、鱼篓等等,这些工艺品看起来简单粗糙,但实际上很耐用。……上圆下方,箩身是由青蔑编成的,十字型的竹架支持箩底、竹片包住四角,四面结实牢固,箩口则由粗蔑条裹紧,再用细蔑一道道锁箍,每一根接头都精细地藏匿在蔑缝中,任再挑剔的眼光也找不出一丝破绽。一对箩筐大小式样是一样的,用蔑多少事先分配好,粗细长短更不用说,不差分毫,所以两只箩筐站在街上一模一样,酷似一个娘胎养的双胞胎。”多么细微的描写,把蔑货制作工艺描写的栩栩如生,没有长时间细致的观察是无法做到这一点。接着她写到:"破蔑是一件非常专心的活,一道刀下去,无论上下分开还是左右分开都是两根对等的蔑,如果开头稍有偏差,结局肯定报废。他说破蔑就好比人生,一辈子活下来,有开头就有结尾,看似普通简单,可到头总能分出多少形象之外的善美和丑恶"。由破蔑到人生,该是多么深刻的领悟。在《一蓑烟雨过碣滩》中,她从背篓着手,写自己在高中为碣滩茶场背土肥时背坏背篓的情景,新背篓磨破了她的皮也压弯了她的腰。当再次喝到碣滩茶时,却热泪盈眶,其中个滋味,又有几人知呢?最后,她写到路过碣滩时的情景,“汽艇加快了速度,船舷两端水流湍急,白浪滔滔,碣滩一眨眼便远远落在身后,容不得你高兴,也容不得你失落。”是啊,岁月如梭,再美好的记忆也在时光流逝中,灰飞湮灭。
 

     于是,她写伟岸的山,轻柔的水,写山水交融的美景。在《山背,遥远的云上梯田》里,她这样描述心中的山:“山背云雾变幻莫测,有海平云、玉带云、天梯云、翻滚云、穿梭云和瀑布云等。望着眼前一坡坡、一弯弯梯田,一望无际地向远方扩展开去,大雾弥漫之中犹如波浪起伏的海洋,别有一番景象,……俨然就像一幅幅天然工笔画。”,她在《冬季到木脚看山水》这样描写水的柔美, “龙底河是条欢腾的河流,水极为清澈明亮,不是绿的,也不是蓝的,介于水晶与琥珀之间,浪花为水晶,纵浪的却为琥珀。”作者游弋在山水之间,却突然想起“曾经,沅水的野性,酉水的不羁没有驯服我,说离开就离开,不顾一切地挣脱它的怀抱,但事实上从离开那天我就无法安生,无时无刻不在怀念生命中那两条河,怀念被河流湮没的梦境。在梦里,浩荡的沅江,清澈的沅水,漫过我的深层意识,漫过我的生命,将我变成一只没有触角的奇怪水族,横身漂浮在水上,意识模糊,找不到方向,随波逐流,渐行渐远。”对生命的扪问,我们来自哪里,就会永远眷恋那里的风景,不管时光如何变幻,我们走的有多远,我们都忘不了根。
 

     写作是一种反抗,对抗外界的恶,也对抗自己内心的黑暗。看到即将消失的古村落,其实姚筱琼内心是痛苦和挣扎的。书名用“即将消失”作状语来修饰“古村落”面临的状态,文人的社会责任感使她有抵制现代文明对古村落的摧毁及其承载的文化、历史等消失的愤慨;她痛心疾首,却有“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有“忍看家园成废墟,怒向花丛觅小诗”。她最后说到:置身大自然的人最容易获得愉悦,也最容易忘记世俗烦恼,感受到爱和幸福。看到大家一个个笑逐颜开的样子,就知道繁杂红尘都消失了,快乐幸福如泉水般淙淙流溢,滋润着久旱的心田。这一刻,如果能定格该多好,就这样简单地活着,快乐着,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一个即将消逝的古村落,失去了炊烟和生机。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温州大学“科普反邪”暑期社会实践活动剪影
反邪在行动  我们在奔跑
五十六颗板栗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zhangchang1213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