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反邪教图书 >> 正文
叙灵的诗歌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姚筱琼  日期:2017-11-28 15:57:42  浏览次数:

                               

    人群

不存在

它是一个幻觉

舅舅乡下蓝宝石的湖泊

沉默着

闪烁一些靛蓝的光

那些安详的日子

舅舅坐在院子里啃着兔子的小骨头

遥望那条通往湖泊的路

必须进入到黑暗中去

必须进入那个感觉不到出口的隧道

读叙灵新诗集《舅舅的湖泊》中《舅舅乡下的湖泊及幻觉这首,使我想起达里诺尔湖傍晚的一个画面离我不到两米远的地方静卧着一片湖水芦苇蒲草荇菜水葱海菜花水莎草狐尾藻花叶燕子水草围绕湖畔静静地开着花。远处的水那么白,那么亮得发黑,发冷。湖里很多很多鸟它们频频活动,湖水不时泛起粼粼波光或窜起白花花的水柱。岸边几条产籽在水草丛挣扎鸟儿寻声而来,在空中围着那些不知死活,在泥沼中露出身形弄出哗哗声响的鱼飞来飞去。有鸟眼尖,胆大不怕岸边伫立的人。它的翅膀是雪白的,翅尖有两点黑,飞翔的样子像一支弓当它一个猛子扎下来的时候,就像一支箭,稳准狠地扎在鱼背上,接着一个旱地拔葱,腾空,翦起一阵风,抖落一串水珠,惊得湖面和草地嗖嗖震荡

很长时间,我都在想,湖边那个伫立的人究竟是谁?是我吗?还是叙灵?或是叙灵的舅舅?

如叙灵诗中描写,画面中那个伫立的人“不存在,只是一个幻觉”我知道,这个人是感知的。他感知肉体寒冷心灵痛苦。除了还有不为人知的寂寞孤独

是。叙灵是寂寞孤独的。他的诗,也是寂寞孤独的。

从我认识他的第一天起,他带给我的孤独感就像达里诺尔湖的水草,湿漉漉地长在我心里随着他的诗歌风行大地,那疯狂的野草铺天盖地,无法遏制。

孤独》:站立|葫芦河边|看着他的影子|投在河面|宛如那些树影|偶尔|的芦苇丛|只|或者三白的或黑的鹭|没有更多|它们寻似的|盘旋升|翅膀颤动的空气声音|也有几个朋友|住在似乎遥远的城里|有事才通短信|那几|了几个来回|便像水面树的倒影|消失在一片静谧中

在极端孤寂的创作中,诗歌是他为我们呈献的静谧。每一个字,就像淡淡的夕阳投在湖面,给湖水镀上一层琥珀色光影。天黑,光影渐渐淡去,自然万物归于宁静大地倾听他内心发出的声音。

下山时,月亮突然爬上山岭》:那只鸟|在枯黄有积雪的草丛间|跳来跳去|突然草丛间|一阵簌簌响声之后|天就暗了下来|前面的路仿佛完全被黑鸟的翅膀遮住了|密实的黑暗里|没有一丝透亮|你就像一个盲人|摸着沿路尖硬的石头|一路下山|经过满地都是一层积雪的空阔林时|一阵光|忽然照亮了前面的路|而这时|一轮从未有过如此皎洁的发光体|已骤然爬上|我视网膜中的山岭

这些年,背负诗歌的使命,常常疾行于山川林间。背景是一年四季不同的变幻。有时候,他独自站在旷野,极目远眺,静静地观赏日出日落和晚霞在天幕中由烟波浩渺缩小成一张餐桌。而他,就在这张餐桌下与白云苍狗一道,从容优雅地共进晚餐。

徒步万体验生活,收集素材,饱尝生活的磨砺和苦难些,都不是我的臆猜,而是诗人在《身体静静腐烂在山谷》中已经明:你住在哪儿|我的回答有些悲哀呵|这些年飘忽不定|90年那个炎热而又漫长的夏天|山村公路|两旁开满了紫色的紫荆花|在回荡寂静的山谷|我一个人独自沉想|如果我没有从这条山村公路走出去的话|我的身体就会在山谷中|静静地腐烂掉

诗人从麻阳县一个小山冲里走出去的供销社营业员,变身北京名校的资深编剧,就是通过“走出去”改变命运如果说诗歌是他的精神家园,灵魂归宿,那么行走对于他来说,就是生命的蜕变和升华。他以这种特殊方式,将生命全部意义融进对诗歌绵绵无尽的追求。

他的诗,清澈、简约。语言特殊,结构独特。就像北疆的风,凛冽寒冷。也像南方的湖泊,深邃、灵性。

磐锤峰山顶上一只隐修的鹰》:山顶|有一只鹰|在寂静的空气中|一动不动地|举着它的|二十天前|曾在终南山目睹这样的场景|一个隐|在积雪清冷的早晨的圆形木桩|他长时间在那里|双眼微闭|纹丝不动|他像这只内心平伏的一样|平举双翼|在积雪缩紧的木桩上|学习那种舍弃宁静无欲|及彻底的遗忘

这首诗看上去一种燃烧过后的静。这只鹰,也许挣脱了某些羁绊,内心平伏,是时候睡去了。但它终究是一颗鹰的心。它会醒来。醒来的时候,会把空气搅动,把雪山照亮。实际上,诗人就那只鹰,内心对精神理想有着难以熄灭的渴求。

他是先锋派诗人,也是实力派编剧。他的诗被选入2013年与2016年中国歌排行榜,所编剧本《马口鱼》获北京电影学院第九届金字奖。

他在《我们都是黑人夏甲的孩子》中说,如果一生都呆在这个地方,让自己腐烂下去,我们的命运就会是,黑人夏的孩子。

这是一种刻骨的深邃。人注定为生活而受苦。生活的法则既冷酷又徒劳,他从很多人身上看到命运结局,却帮不了别人,也无法使自己相信奇迹。他的诗,生命与灵魂的对话,这种内心的喃喃自语,似乎比叩问更加伤感深刻

他的《鲸鱼马戏团》表达出同样深刻和伤感。“许多年前|有人说我将会成为一头鲸鱼|可能吧|或许存在某种可能|我将变成一头鲸鱼|一头将在马戏团里|表演孤独饥饿抑郁焦虑失业等节目的|陆地鲸鱼

这样写诗是伤心的。伤痕累累的心,流泪、流血、结痂、留下疤痕然后依然跳动和疼痛,依然保持一颗初心。

我希望他可以把这颗受伤的心忘掉。

我也希望他通过行走、写诗,使他的这颗心永远活着、醒着、亮着、纯洁着。

希望矛盾,是我内心真切的声音。

他说过,诗歌是尘世的一束光。他相信这束光会出现在自己生命和生活里。他为之梦想、等待、追求,甚至听从它的召唤我相信,他的心一定会被这光照亮。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