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歌舞曲艺 >> 正文
影视剧本: 宝贝回家(十六)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老皋  日期:2017-5-23 9:23:24  浏览次数:

字幕:三个月后

116,大鹏店。夏日。外。

店门关闭,门上贴启事。

启事:本人因要事处理,歇业一天。

 

117,法庭。夏日。内。

书纪员、审判长等依次就座。

大鹏坐原告席。

安娜坐被告席。

小芹坐在证人席上。

其它旁听人员若干。

大鹏正进行法庭陈述:……因为母亲中风,安娜……

审判长:安娜?

大鹏:就是李春花。与我结婚之后,她嫌原来的名字土气,便给自己取了这个名。孩子也起了个大卫的名字。

审判长:请用法定名字陈述。

大鹏:安娜,不,李春花进入我家成为我母亲保姆,我们结为夫妻。婚后约8个月,她生下男孩,取名大卫。此后三年,我经营我的饭店,她在家养育孩子,我们感情没有发生变故。但是,三年前的一天,一切都改变了……

                             切入——

公园录相:小芹带大卫进入林子;

电杆上迎风摆动的“寻亲启事”;

大鹏与安娜离婚场景;

大鹏(画外):我苦苦寻找了三年……最后发现孩子的丢失竟然是李春花主演的一场戏。这期间,我与李春花夫妻矛盾恶化,最后,由我支付其北京一小区住房首付款为补偿条件,我们离了婚……

                             切回——

审判长:原告有无证人到庭作证?

小芹:有。

审判长:证人姓名、性别、年龄、职业、住所地,与原告关系?

小芹:蔡小芹,女,26岁,自由职业,住北京,原为原告家保姆,现为夫妻。

审判长:伪造,隐藏,毁灭证据或者做伪证的,要承担法律责任。证人听清楚没有?

     小芹:听清楚了……

                                切入——

 大卫在小区玩耍场景;

 安娜墙上全家福照;

 大卫抱出楼道出门场景;

小芹(画外):李春花从此失去联系。原来,李春花与大鹏结婚之前,就有身孕,离婚后,她回到孩子身边,与孩子的生身父亲组建了新的家庭。……

                           切入——

   某试验室,医护人员进行相关检测。

 大鹏手拿检测单,走出检测室。他的身后,能看到“亲子鉴定”字样的招牌。

                                切回——

大鹏:审判长,我需要说明的是,与大卫在一起的三年时间内,我们已建立深厚的父子感情,他虽非我亲生,但是我一直视他为己出。而在这三年多时间里,为寻找他,我倾注了我的全部。另外,我得提请法庭注意,我有自己的店面,住房,我有足够的能力扶养儿子。现在,我请求取得大卫的抚养权。请法庭支持。

宣判长(转向安娜):被告李春花,对原告的陈述,有无异议?

安娜(低声):没有。他从不说假话。

宣判长:被告还有没要补充的?

安娜(镇定一下):我需要表明的是,我主观上没有欺骗大鹏的目的,我收下一套房的首付款,实在是太想在北京有自己的一套房子了。这里,我自曝隐私,为了解释一下我的所作所为,也算是对大鹏的道歉。我现在的丈夫,就是我的男友。我们是一个村子里的,我们那地方很穷……我们感情很好,我们发誓要在北京混个人模狗样,在北京立下根来,我们最大的梦想,就是在北京有套房子。

《北京,北京》音乐——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 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 在这里失去

安娜:但是,偌大的北京,我发现我们真是太小,我觉得北京是一块磁铁,又是一个海,要淹灭一个人真是太容易了。凭我们的打工收入,买房完全是白日作梦。于是我们有了争执,竟闹至分手。分手这个晚上,我们约定,要用一次再完美的性爱,纪念我们从小到大的感情,算是我们的告别仪式……

 

                            切入——

简陋的出租房内,安娜与男友做爱。

                            切回——

孩子的到来,增加我留在北京的不可能。这时,我嫁了大鹏。我没想到,男友对我仍用情极深,他设法找到我,逼我回到他身边,否则,他要将一切都告知大鹏……

审判长制止安娜的陈述。

安娜:至如孩子的抚养权归属,我想,我们交孩子决定。

    审判长:抱孩子上庭——

    安娜母亲抱大卫进庭。

    大卫的目光新奇地扫法庭一眼,在大鹏与小芹身上落了片刻,然后,挣脱外婆的怀抱,跑向安娜——

    大卫:妈妈——

大鹏痛苦地闭上眼睛。

 

118,法庭外。稍后。外。

大鹏脚步沉重走出。

小芹走上前,挽住了他的手。

大鹏:我没有了宝贝。

小芹:错!你还有一个宝贝。

大鹏:我们回家。

小芹:回北京的家。

 

 

119,装修一新的大鹏饭馆。夏日。外。

一片锅碗瓢盆声响。

穿白色厨服,脖子下搭条毛巾的大鹏,正在燃气灶前动作娴熟地炒菜。灶火很大,他一张大脸汗水涔涔。他左手起菜落,右手抖着炒锅,顺手一翻,只听到“嚓”的一声响,锅里顿时窜出满锅火苗。生意火爆,众多食客在吃饭。

小芹望着忙碌的大鹏。

小芹:大叔,给爷笑一个。

大鹏回头看小芹,幸福地笑。

一对食客走进。

食客:老板,花生米……

大鹏:好咧——

小芹拿碗筷。

小芹:吃好,喝好。

手机响。小芹看手机。

短信:孩子,祝福你们。

《北京,北京》音乐起——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

                  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

                  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和电气之音

                  我似乎听到了他烛骨般的心跳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