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歌舞曲艺 >> 正文
联 村 奇 遇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涂定平  日期:2017-8-29 11:27:29  浏览次数:

 

时间:2014年春。

地点:桃源某乡荷花村刘大嫂家,堂前十字旗,桌上摆放邪教书籍、苹果等贡品。

人物:刘大嫂:48岁,家庭妇女。

            花:23岁,刘大嫂女儿,县城医生。

            姚:25岁, 联村民警,荷花男友。

 

刘大嫂:(乐呵呵地上)胖嫂我今年48,这几天心里乐开花,莫看我而今有百七八,二、三十年前我还是村里一枝花。上上个礼拜回娘家,娘屋里的三婶妈邀我念“哈里路亚”,每天二两粮吃呀一星期就瘦呀4斤哒,这门算起来,不到半年,我又苗条得像根豆角筋哒,哈哈哈……只是不晓得一个么得事情没搞圆经,这几天一搞又发黑眼晕。要吃中饭哒,我先祷告哈。(一想)哎呀,听女儿讲,她最近谈了一个姓姚的男朋友,还是公安局的一个么得股长呢,我也一路为他俩祷告,保佑他们幸福,哈利路亚,阿门(下跪祷告)。

    花:(边喝矿泉水匆匆上)伯伯昨天来电话,说我妈最近拜神念哈利路亚,这是邪教沾不得呀,爸爸有事脱不开身,要我回家来劝她。(进门,发现刘大嫂正在跪地祷告,旁白)哎呀,我妈真的在拜神呀。(喊)妈,(刘大嫂未听见,荷花大喊)妈——

刘大嫂:(吓了一跳,四处张望)哎呀,这个哈利路亚还真灵,刚为女儿祷告,女儿就来哒(拉女儿),荷花你来得正好,我们一起来祷告。

    花:(发现贡品)妈,我饿哒(抓一个苹果就吃)

刘大嫂:(制止,将苹果夺过来)哎、哎、哎这可吃不得,吃不得的。

    花:那门吃不得?有毒?

刘大嫂:(将苹果在袖口擦了擦)不是。

    花:舍不得?

刘大嫂:(将苹果放到贡位)也不是。

    花:妈,这一不是有毒,二不是舍不得,那是为么得呢?

刘大嫂:这是我用来敬神,孝敬三赎的呢。

    花:三叔?我家哪有三叔,我就晓得你是在信邪教,妈,那邪教是害人的,你要是执迷不悟,是要受处罚的。

刘大嫂:(下跪磕头)主啊,哈利路亚,孩子言语上多有冒犯,求你饶恕赦免,阿门。(起身面对荷花)邪教?我看你才是歪嘴巴吃蚕豆——邪嚼,老娘我天天好心好意为你祷告,让神保佑你和你的那个男朋友姚、姚……你不念你娘的好,一回来就拆我的台,还要处罚我,我,我……(昏倒)

    花:(惊恐地抱起刘大嫂,喂水喝)妈、妈,你这是怎么啦。

刘大嫂:(刘醒来)我是被你气昏了。(祷告)主啊,哈利路亚,求您保我平安,阿门。

    花:妈,你以前身体很好的呀,信了教,怎么把身体搞差了呢?来,让你这个女儿医生看看(欲把脉看病)

刘大嫂:(推开荷花的手)不麻烦你哒,有神保佑,我不用吃药打针,病就会得好的。哦,快到中午哒,我懒得伺候你哒,你各人到菜园里摘菜弄饭吃,你得罪了神,我替你赎罪。(继续祷告)

    花:(无奈地,独白)想当初,每次回家,母女俩亲亲热热,才半个月不到,妈妈像是变了个人。爸爸工地上的事情多,抽不开身,我一人势单力薄的如何劝说我的妈啊?姚,亲爱的,我该怎么办?(拭泪,下)

(画外音:“对门就是刘大嫂的屋”。“好,谢谢你”)

    姚:(着警服上):群众路线方向明,警民共建文明村。第一次进村就听说刘大嫂信邪教,还说此人县里有背景,荷花村要创建文明村,岂容歪风邪气来横行,我不管她是皇亲还是国戚、就是我的亲娘老子,我也不徇这个私情。(转到刘家门,发现刘大嫂在祷告)应该就是她,我且观察她一会(站在刘身后)

刘大嫂:哎,真是女大不中留,养女养成仇,以前几多乖巧的女儿,今朝还敢对我恶些哒。主啊,赦免我的罪过,哈利路亚,阿门(磕头,站起,晕倒)

   :(扶住刘大嫂坐下)阿姨,阿姨,你醒一醒。

    花:(提菜蓝子急上)妈,妈你怎么啦?

小姚荷花:(同时抬头互望)你?——

    :先别问了,你妈这是饿昏哒,快去倒点红糖水来。

    花:嗯,(起身,旁白)想他盼他又怕他来,这个场合真难堪,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和他一条心,把妈妈的思想转变过来。(下)

    :(起身,旁白)还真是碰到了她娘老子,我现在知之装不知,这丈母娘的工作必须得做通。

    花:(搅动糖水上)糖水来了,妈,喝点糖水(喂糖水)。

    :你妈信的“三赎教”,肯定是每天只吃二两粮,饿得头晕心里慌。

    花:怪不得,这是低血糖,刚才还晕了一次,我就是因为她信邪教急忙赶回村的,我俩还吵了嘴呢。

    :(笑)哈哈,你妈也说女大不中留,养女养成仇,想把你早些嫁出去呢。

    花:(推小姚)别人伤心你还笑,你的良心哪里去了?

   :荷花你听我说分明,荷花村是我联系的村,警察联系的村还有人信邪教,这个邪教分子又是我未来的丈母娘,你说叫我脸往哪儿放?荷花,我们一起来做通你妈的工作吧。

  花:好,(与小姚击掌、打胜利手势)耶!

刘大嫂:(闭眼、喘气)荷花,把生命粮给我端来。

    花:生命粮?么得生命粮?在哪?

刘大嫂:(睁眼)锅里。

    花:(起身)好、好,我去拿,我去拿。(与小姚相互握拳鼓劲)

刘大嫂:(根据荷花动作,发现小姚、惊异,起身,收拾桌面,后退,指着小姚)你、你、你是来抓我的吧?

    :(示意刘大嫂前来坐下)阿姨,怎么这么说呢?我是荷花村的联村民警,听说您最近参与了邪教活动,我是上门来劝您的。

刘大嫂:(坐下,抚摸胸口气喘平息)吓了我一跳,你也说这是邪教,为么得我信了个把礼拜没有看到害处还减肥哒呢?

   花:(端一小碗上)还说没有害处,(指碗)这像米汤一样稀饭就是你的生命粮呀?这一点点猫儿都吃不饱,你不是减肥哒而是饿瘦了。(亲昵地一手抱住刘大嫂)妈,这位就是姚(被小姚手势制止)…姚、要联系我们村的民警,人家可是专门来反邪教的哟。

刘大嫂:莫吓我。

    花:(喂稀饭)妈,你病了都不相信吃药打针,我这个做医生的女儿多丢人啊,妈,听我的,莫信那些了。

    :莫信那些了,阿姨。

刘大嫂:(夺过碗仰天喝下)我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反对共产党,有好大一个错?要我不信,那你们给我港个一二三来看看?

    花:(起身)妈,女儿是医生,听我给你讲医学,你这样过度饥饿,先是头晕心里慌,接斗就是内分泌失调血糖低,最后就是内脏损坏人衰老,虽然快速减了肥,妈,半年不到你就会老得跟嘎嘎一样的呢。

   :(起身)阿姨,我是警察,听我给你讲真相,你信的这个“三赎教”是冒用基督教名义的邪教,宣扬的是不打针、不吃药,祷告就能治病,生命粮越吃越多,世界末日就要来到等歪理邪说。

    花:就是,妈,要是得病哒祷告就能治好,那还要我这个医生干什么?还有,今天你开始晕倒后祷告哒的,为么得后来又晕倒了呢?要不是这位警察同志及时扶住你,你的脑壳撞到地上哒就拐哒打呢。

刘大嫂:(若有所思)嗯,也是呀,以前从不发黑眼晕的,(转向小姚)谢谢你啊,警察同志。

    :阿姨,“三赎教”是骗人的,你看哦,第一任教主97年死于车祸,第二任教主01年死于癌症,第三任教主至今关在大牢,他们自己都救不了自己,哪门能救你们这些人呢?这不是骗人是么得呢?

   花:就是,他们不是说20121221日是世界末日吗?现在,大家都好好的,没有看到末日呀。

刘大嫂:(自语)也是的呢。

   :阿姨,他们不是说缸里的米越吃越多吗?你看见你缸里的米增多了没有?

刘大嫂:(想了想,摇头)吃得少,也没有看见增多。

    花:就是,都是骗人的,听伯伯讲,很多乡亲都劝了你的,为么得大家都看得穿,你就看不穿呢?

刘大嫂:(站起,独白)也是呀,以前,邻居都喜欢到我家里来扯白话,这一向看到我哒像躲瘟神一样的yua路,看来这个教是不逗人喜欢,(转向荷花)可是我没有害到别人呐。

   花:没有害到别人?妈,你们要人家有病不吃药、不打针,不是害人家命是什么?

刘大嫂:(若有所思,点头)有道理,有病还是进医院的好。

   :邪教危害大呢,阿姨,他们宣扬世界末日来了,弄得一些农民不种田、学生不读书,最后荒废了田土和学业,毁了一年收成事情不算大,耽误了人家一代人,这危害还小吗?

刘大嫂:耽误人家一辈子,危害是不小。

   花:妈,这些邪教分子还六亲不认呢,几天前,一个十几岁的留守小女孩因为反对奶奶信三赎教,被奶奶打断了骨头,是老师把她送到我们医院来的,小女孩哭得好造孽哟。

刘大嫂:(吃惊)还有这样的奶奶?

    :妈,哦,阿姨,这些邪教分子心狠手辣,最近,我们公安机关破了一起命案,凶手就是个邪教分子,他走火入魔,把不信邪教的婶婶和嫂子都给杀死了。

刘大嫂:(发怒)害人性命,实在是太坏了。(激动)

    花:妈,你看,你信邪教搞得我们一家人心情都不好。

    姚:阿姨,法律有规定,政府对从事邪教活动的人员轻一点的教育,重一点的拘留,还重一点的就要判刑呢。

刘大嫂:(起身,旁白)看来这邪教害人实在不浅,我还执迷不悟的确不该。

    花:(旁白)我妈思想有触动,工作到这一步了不能放松,我还要添一把柴,趁热打铁把工作做通。

    姚:(旁白)阿姨的心里在起波澜,工作做到这一步不算完,我还要加一把火,趁胜追击把思想给她搞通干。

刘大嫂:(坐下,叹气)唉,荷花啊,这个“三赎教”开始我也是不太相信,你爸在外包工程难得回家,你当医生也忙得没日没夜,屋里的责任田又转租出去哒,我一天到晚除了吃饭就是睡觉,现在肥得像猪一样,我是想减肥了再去照顾你和你爸,你三嘎嘎讲信教之后可以减肥,是她邀我进去的,才一个星期呢。

    花:妈,你要减肥这好办,爸爸的工地在县城,你跟我住在城里头,白天你帮爸爸洗衣做饭,早晚和我一起跳广场舞打太极拳,不出半年,你就会跟我一样苗条的。

刘大嫂:你讲的这个办法是不差,你爸也几次打电话要我踢帮他,就是我这个样子实在太肥哒,怕给你和你爸出丑

    花:妈,我和我爸都不在乎,你怕么得?

刘大嫂:(把荷花拉到一边,小声)你和你爸不在乎,你那个男朋友未必不在乎?

   花:(故意大声)我妈担心我的警察男朋友在乎她胖,警察同志,你在乎吗?

   姚:阿姨,现在的生活水平高了,跳广场舞的大妈里头多的是胖子,我妈原来比你还要胖,现在天天跳广场舞,瘦很多了。我敢肯定,荷花的男朋友不会在乎你胖,但是,肯定会在乎你信邪教。

刘大嫂:这个你放心,今天听了你两一席话,我算是清醒过来哒,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信邪教哒,我还要劝荷花的三嘎嘎,叫她立即悬崖勒马。(若有所思)哎,警察同志,我改过来哒,还会不会被法办?

  :阿姨,你说得对,这个“三赎教”是邪教,政府要打击取缔的,要是再执迷不悟,真的要受处罚的。

刘大嫂:不会哒,不会哒,咦,这句话好像听人讲起过,(猛地醒悟)荷花是你讲地啵?

    花:(指小姚)是他讲的

刘大嫂:他讲的?哦,未必他就是那个、那个姚、姚股长?

    花:(含羞笑)嗯!

刘大嫂:怪不得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

   :阿姨,您就叫我小姚吧。

刘大嫂:嗯、嗯、姚股长、要鼓掌、要鼓掌(鼓掌),欢迎,鼓掌欢迎。

    花:妈,您不是又发黑眼晕哒啵。

刘大嫂:哎,看你说的,妈这是高兴。

    花:妈,你要是还念什么哈利路亚、阿门,你就是鼓掌把手拍烂哒,他都不会再来我家哒。

刘大嫂:不念哒,坚决不念哒。

    花:(手机响,到一边接电话)么哒?心衰竭?赶快抢救,我马上回来。(转身对刘大嫂)妈,一个信邪教的老人低血糖引起心衰竭,我要回医院哒。

刘大嫂:快去,救人要紧,哎,我干脆这就随你们一起回城去,从此和邪教一刀两断。

小姚 荷花:好,咱们清理东西,马上走!

(造型,亮相,幕徐徐落)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