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警钟长鸣 >> 正文
我那被“全能神”破碎的大学梦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金思敏  日期:2017-3-20 9:42:19  浏览次数:

9月已降,又是一年开学季,看着昔日的同学好友背上行囊,再次踏上奔赴大学校门的路途,我的心里充满了感伤。

  我叫金思敏,1996年出生,江苏省兴化市陈堡镇唐庄村人。

  我也有过自己的大学梦,希望能凭借自己的努力考进名牌大学,成为父母的骄傲,众人的焦点。曾经,我离这个梦是如此的接近,但这一切,只因为全能神的出现,烟消云散。

被入教

我是家里的独生女,被家人视为掌上明珠,在疼爱中长大。我也没有辜负长辈的疼爱,从小就乖巧听话,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家里半面墙上贴满了三好学生奖状。

  2011年,我以较好的成绩考入了镇上的重点中学——周庄中学,当时父母比较高兴,为了照顾我的学习,母亲在学校门口租了一间房专门陪读,负责我的饮食起居。

  也许就是这次离家远行,让一切都不一样了。开学没多久,妈妈变的忙了起来,有时我放学也看不到人,偶尔在桌上留个纸条,当时我也不在意,总认为妈妈比较辛苦,整天就是一日三餐,其他时间也只能在家发呆,出去玩玩也很正常。

  但后来我才发现有点不正常。妈妈总是忙的不见人影,后来干脆就早出晚归,我中午只能学校食堂将就家里又经常有陌生人进出。我忍不住问了妈妈才知道,她参加了一个叫全能神的组织,每天要出去传福音。妈妈见我知道了真想,干脆劝我也参加全能神,我听了有点发笑,就随口说了一句:你信你的,我反正不信,我还要考个好大学呢!妈妈听了后一脸无奈。

  2012年底,我刚刚放学妈妈就拽住我,急匆匆地往家走,一到家就关上门,低声地对我说:小敏,世界末日快到了,神说了只有神家子民才能得救,你现在还不是神家的人,如果想得到拯救必须要信神。

  我看着妈妈焦急的神色,心里也没底,想到妈妈是不会骗我的,就答应了。

 

被辍学

世界末日一直没有来,我却在妈妈的带领下频频参加全能神的聚会活动,也就是她们所谓的吃喝神话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一切全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20133月中旬,一次聚会结束后,教会带领专门留下我,说:心雨(妈妈给我起的神名),你现在已经是神家子民,是神家的人了,你应该知道神的儿女要为神放弃一切,神的事高于一切,每个子民要把神家的事放在第一位,根据上面的安排,我们教会要派一名精通电脑的姊妹进行视频制作,你在教会年轻聪明,有文化又通电脑,你必须听众神的安排。

  原来从一开始,全能神组织就码上我了,她们在发展了我妈妈后,觉得我年轻,有文化,又懂电脑,就有预谋的发展我入教。

  我看着教会带领一脸严肃,妈妈一脸虔诚,有心拒绝,却又不敢。我挣扎了半天,轻轻的问,能不能等我考完大学再为神服务?教会带领说,为做工是不能讲条件的,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一切。我没敢再说什么。

  第二天,妈妈去学校帮我办了长期病假,从此我被迫与我的学生生涯告别了。

  她们不知道的是,5月份,我偷偷的去参加了小高考

 

被软禁

小高考结束没多久,教会带领来我家,说要安排我去参加培训。妈妈拿出早已准备好了行李,把我送到了戴南教会,随后妈妈也离开了。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父母身边,有点怕,也有点小刺激。不久,我被带到一间又黑又小的房子里,当时房子里已有一个女孩,跟我差不多大。

  两天后,我们俩又被带走,坐了好一会汽车,来到了一间商品房。我这时已经晕头转向,根本不知道在哪,原来的一点刺激感也变成了十分的害怕。

  之后又陆续来了几个人,最后剩下5个人,四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还有一个20来岁的小姐姐,她让我们叫她领队,由她教我们制作视频。

  就是在这个地方,我度过了可能是我一生中最煎熬的一段时间。领队管理很严格,平时根本就不让我们相互交流,也不让相互打听,不是工作事一律不准问,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其他几个人到底叫什么,哪里人。

  更为过分的是,她还不许我们联系家人,也不许外出。领队每天都向我们灌输一个观念,说外面有很多大红龙在盯着我们,在干扰我们工作,她要求我们,一听到警笛声音就要停止一切工作,合衣上床,假装睡觉。

  我当时只有十七岁,在这个完全封闭的环境中,我惊慌莫名,却又不知道如何解脱,我想爸爸妈妈,想爷爷奶奶,但又不敢说,怕得罪神灵,每天晚上只能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掉眼泪。

  一段时间后,我整个人都麻木了,像个木偶人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日复一日的机械运动。

  直到有一天,大红龙真的来了。到这时,我才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是泰州,时间已经是7月,我被拘禁在这里,已经两个多月了。

 

被伤害

我不知道自己算是被警察抓捕了,还是被警察解救了,我只知道,当我离开那间屋子的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松软了。

  几天后,我被送回家中,到这时,我爸爸才知道自己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两个多月的经历给我照成了很大的伤害。我发现,我忘记了很多事情,记忆力也衰退了,我翻看过去的课本,却什么也看不懂,只有一片茫然。爸爸想送我回学校继续学业,我却莫名的害怕面对过去的人和事,不愿再回到学校。

  可能是长期受到心理暗示的影响,我对声响特别敏感,特别是警车、消防车、救护车的声音,每次听到,我就下意识的往被窝里钻。

  被伤害的不仅仅是身心,还有我的前程。我后来才知道,其实我小高考成绩已经通过,老师到外找我,多次到家里打听,妈妈就是不说,总认为给神家干事总比上学有出息。

  经过一年多的调养,我稍稍恢复,因为无法和妈妈相对,我离开了家,到外地打工。现在的我,在一家手机店卖手机,今年的暑期,很多父母来为考上大学的孩子买手机,而我的一生,也许就这样了。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