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警钟长鸣 >> 正文
悬崖勒马迎朝阳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范英口述 刘小明整理  日期:2018-1-4 8:20:47  浏览次数:

 

                 

我叫范英毕业于湖南某医科学院是桃源县某医院的一名主治医师。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是县某机关的公务员,对我知冷知热,疼爱有加。女儿玲玲聪明伶俐,乖巧可爱,学习成绩优异,一家人和乐融融,享受着天伦之乐,我对现在和将来的幸福生活充满了幸福

曾几何时,我快乐的生活嘎然而止。1999年早春的一天,我正给病人会诊,突然眼冒金星,头疼欲裂。同事见状,迅速扶我休息,并及时打电话叫我丈夫前来服侍。丈夫请假赶到医院后,见我痛苦的样子急得眼泪都掉了出来,随即决定在县人民医院进行诊断,并进行了头部CT扫描。影像底片显示,我的大脑右侧有一处明显的阴影,他们会诊分析可能是肿瘤。建议我丈夫带我到长沙或北京大医院进一步确诊并急时治疗。

到北京地坛医院确诊后,我大脑里的阴影的确是肿瘤,良性。专家建议我丈夫按程序就诊,如稍有疏复,极有可能转变为脑癌。因此千万不可掉以轻心,要作好一个长期治疗的心理准备。

我在北京作了化疗和伽马刀手术后,医生给我开了大量的治疗药物,建议我回家治疗,并定期进行检查。

回家后,由于化疗,美丽的长发已掉得精光,每天吃着大把的药丸,喝着大碗的药水,想着没有未来的自己,心里百般痛苦和沮丧。尽管丈夫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致,但我经常对他发着无名大火,经常摔碗踢凳,弄得丈夫无所适从。

一天黄昏后,我来到沅水河边散步,走不多远一个昔日的朋友张笑吟吟地走到我的跟前,热情友好地对我说:“范,听说你生病了,本应该早看看你,但我最近参加一个气功学习班,好忙的”。我知道这个张姨妈是个无业人员,靠丈夫做水果生意生活,是个无所事事的人,除了打牌什么事也不搞。便好奇地问:“张姨妈,现在进步了,学习什么东西呢?”“是法轮大法。不学不知道,一学才知道此法的高深奥妙”。“真那么神奇吗”?我不屑一顾地说。“真的”,说着,张姨妈把我拉到一边,从随身带的手袋里拿出两本书。我一看书名是《转法轮》和《法轮大法义解》。张姨妈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我前百无聊赖,经常小病缠身,觉得人生没什么意思。现在看了此书后,心里觉得好充实,小病也没了,人也精神了“是吗?”我满怀狐疑地翻着此书,觉得她讲的话不可信。正准备把书还给她,她把我的按住,对我说:“你生病了,正准备看看你,现在就权当送给你的礼物吧,相信对你的病会大有帮助的

回家后,吃着千篇一律的苦药,心里苦闷至极。沮丧之际信手拿着张姨妈送给我的《转法轮》,半信半疑地看了起来。书中总的贯穿就是要人们“真善忍”,相信大法,天天修练,人们就能达到一个很高的境界。书中讲了很多玄之又玄,神之又神,莫测高深的“”,有些语句令我这个医科大学生都无法理解书中还列举了很多事例,详细解释了炼功的好处。即使身患大病,只要潜心,就可不治自愈,精神和身体就可以达到一个全新的境界

看了这些“活生生”的事例和“精典”说教,我仿佛像坠入大海里落水者,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看到了生还曙光

此后,只要有时间,我都拿着《法轮》细嚼慢读不仅如此,我还主动联系张姨妈,向她购买了法像,录音带和光碟,也不问价格就向她交了五百元。我把李洪志的莲花坐佛像张贴在卧室里,天天按照《法轮》的方法,对照佛像盘腿打坐,一做就是几小时,而且不吃药了。

丈夫见我“变化”很大,每天不是看“书”就是打坐,疑心重重,提醒我说:“现在很多封建迷信的东西,都是骗人的,千万别上他们的当啊!”。我对丈夫说:“我是大学生,知道什么是科学,什么是迷信,请你要相信我和尊重我”。丈夫知道我的脾气,见我身患重病,又如此执着,也没有别的办法迅速治好我的病,只好默认我的所作所为。

个多月法轮功后,我感觉身体越来越差,头痛得厉害,而且头黑脸黑。丈夫多次提醒我,要我按时吃药并上医院检查。我对他的好劝置之不理,自作聪明地认为头疼是感冒了,很快就会痊愈的。不久,我又发展了同单位另一个同事参加“法轮功”,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她宣传“炼功”的好处。并哄骗她说:“我自从参加法轮功后,就停止了吃药,现在头也不疼了,也不感冒了。上次到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脑瘤奇迹般的没了”“真的吗?”同事张大了嘴巴,对我用法轮功治病表示极大地惊讶和佩服。此后,我带她到张姨妈那里买了500多元的法轮功书籍、影碟、磁带之类的宣传品,张姨妈定期到同事家开始传功。

此后,到单位请了长期病假,天天早饭后准时赶到同事家,和她一起对着李洪志“莲花,默念“经文”,盘腿打坐,一练就是三四个小时,自欺欺人的向别人炫耀自练功后神清气爽,百病不生。

不久,网上盛传法轮功是邪教的消息。紧接着,从城市乡村,掀起了打击、取缔法轮功的运动我和我的同事也被列入了当地“反邪教协会”举办的“集中学习人员”名单。开始我拒不执行“到指定的地点学习”,认为该协会是没事找事,我们一没反党反政府,二没扰乱社会秩序,为什么要和我们过不去。后来,丈夫也苦口婆心地劝我,“先学习学习,不能和社会唱反腔,也了解一下法轮功究竟是个什么组织”。

不学不知道,一学真的吓一跳。通过三天的真实视频,真人真实报告,大量的图片资料,才知道李洪志创办的法轮功真的是一个邪教组织。他打着“真、善、忍”旗号,干着骗人、害人、反科学、反政府的勾当,真的能将人变成魔鬼。承德市法轮功练功者李亭,不满18岁,竟用一尺余长尖刀将父母刺死在家中。罪犯在供词中说:“我觉得我父母是魔,我是佛,就将他两个魔除掉。本地法轮功站负责人妻子高某,笃信法轮功,重病后坚持不吃药不打针不住院,死后十余天其夫用被子捂着,直到恶臭熏天,其夫才将她草草埋葬,上演了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类似此类的事例数不胜数。

与此同时,他还组织近万名法轮功信徒在天安门静坐示威,组织多起法轮功信徒实施自焚,借此要挟政府,扰乱社会秩序,其行为已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看了那些惨不忍睹血淋淋的真实照片和视频才真正认清法轮功邪恶的真实面目

学习班后,我和我的同事都向当地相关部门交待了参加法轮功的经过,并上交了购买的所有法轮功书籍及视频、音响制品,表示和法轮功“一刀两断”。

随后几天,我的身体明显感到比“学功”前更差了,特别是头部,疼起来越来越厉害,经常眼冒金星,有时走路都走不稳。丈夫看我外貌和体质越来越差,和我商量后,带我到湖南省肿瘤医院检查。结果出来后,参与会诊的肿瘤科权威教授钟教授把我丈夫叫到一边,严肃地对我丈夫说:“你这个丈夫是怎么当的,太不关心你的老婆了,幸好来得及时,要不就有可能发生恶变了,到那时真的就晚了”。我丈夫听后震惊得目瞪口呆。随即央求钟教授对我进行精心治疗。在省肿瘤医院医治了两月后,教授建议我回家治疗,并给我开了很多相关药物,仔细交待了许多注意事项。

回家后不久,逃到南方某城市,隐姓的法轮功桃源站组织者“张姨妈”给我打来电话,叫我不要听信当地“反邪教协会”的说教,坚信李洪志师父,坚信法轮功教义,否则你的病就不可挽救了。我听后,斩钉截铁地对她说:“我是一个病人,要相信科学,你再也不要跟我宣传什么法轮功了,那是一个什么东西我现在已经很清楚,我是再也不会上你们的当了,也劝你早日醒悟过来,今后也不要再跟我打电话了”。随后,我立即叫我丈夫给我换了电话号码。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按照医生的嘱咐,按时吃药,定期检查。同时,我改变了生活习惯,早晨定时起床,和丈夫一起到公园或河边散步。丈夫为了逗我开心,从网上摘录了大量诙谐幽默的笑话,常常逗得我捧腹大笑。与此同时,我还参加了社区“病友联谊会”,和相关“病友”经常相聚一起,探讨此病治疗的药物、心理、物理疗法,交流治疗体会。还经常参加单位和朋友组织门球、扑克、麻将友谊赛活动

通过一系列活动,我的体质明显好转,脸色也红润起来,每天感到神清气爽,总感觉心里非常充实每两月定期到肿瘤医院检查一次,一次比一次的效果要好。

想到自己生病以来走入误区,迷信法轮功治病的荒谬历程,深切感受到如果当初不是“反邪教协会”帮助我悬崖勒马,就可能深陷泥潭越陷越深,甚至死亡。是“反邪教协会”挽救了我,回头迎来七彩朝阳。人一生中肯定要碰到若干艰难险阻,灾难疾病,但关键时刻要相信组织,相信科学,只有这样,能渡过难关,看到美好生活的希望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