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理论园地 >> 正文
预防邪教犯罪家庭化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继权 张蒙  日期:2017-2-14 10:09:13  浏览次数:

家庭应该是爱、欢乐和笑的殿堂(木村久一《早期教育和天才》)。关于家庭的名言警句有很多,透过这些名言我们感受最多的是家庭的和谐、安逸。然而,邪教组织利用一整套歪理邪说,诱惑痴迷者抛弃夫妻爱,无视骨肉情,制造了一幕幕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特别是5.28山东招远血案后,让人们又一次看到了邪教的凶残,也引起人们对邪教犯罪家庭化问题的关注。笔者结合实际,具体分析邪教犯罪家庭化的特点。

      一、 邪教犯罪家庭化的内在因素

  (一)家庭成员互相影响。一是夫妻影响。很多家庭开始只是夫妻一方信邪教,为维系家庭关系,夫妻双方互相影响。或者一方主动,一方被动,逐渐地达到双方共同信奉邪教。彭四民,男,生前家住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自担任法轮功组织“黄陂站站长”后,根据活动需要,他将其妻子刘晓莲带入法轮功,夫妻之间又多了一层“同修”关系。2002年4月1日彭四民终因肺结核病重不接受治疗而去世。2个月之后他的妻子刘晓莲也因同样的病情、同样不接受治疗情形而去世。这对“同修”夫妇抱着他们对法轮功的执着和虔诚,弃下两个女儿离开了这个世界。

  二是父母影响子女。父母信邪教,他们的言谈举止、态度等对子女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特别是未成年子女好奇心强,可塑性大,善于模仿,他们在父母的影响下,相信邪教的歪理邪说,在其心灵中孕育下邪教的种子。如:重庆永川双石镇的彭世莲,自己的丈夫龙刚就是在自己的婆婆的劝导下,练上“法轮功”。自从练上了“功”,龙刚开始变了,生意不怎么管,每天就是练功、打坐。后来,龙刚因练功走火入魔拉着自己的孩子翻过护栏,跳下了安溪河。后来孩子被救上来,龙刚却死了。可怜龙刚死时只有31岁。

  三是子女影响家庭。家庭中子女信邪教从很多案例上来看,都是由于个人身体或心理方面的疾病,为寻找身体上或心理上的一种治疗方式,听信了邪教鼓吹的“不打针、不吃药,再难治的病也能根治,练了能祛病保平安,能强身健体”欺骗性极强的歪理,不仅自己练,而且也不断影响家中的父母、兄弟姐妹。如:山东招远邪教案主犯之一张帆,她在高中和大学时曾患抑郁症。大学毕业后,一度失去了人生方向,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想自杀。2007年,张帆在无极县老家偶然捡到一本“全能神”书籍《神隐秘的作工》,而也正因为这本书,改变了自己和自己家庭。在张帆的游说下,其母陈秀娟、其父张立冬、妹妹张航及弟弟张某成为“全能神教”的成员。

  (二)家庭结构不完整。 一是父母的离异或分居。家庭的破裂,生活的孤单,往往给孩子的心灵造成深深的创伤。为寻找感情方面的慰藉,他们往往求助于外界。但由于其认知能力、辨别能力、自制能力不强,更容易被邪教组织所利用。 

  二是父或母一方离世。对于失去父或母的孩子来说,他们精神上痛苦,生活无保障,经济无来源,缺少足够的温暖。这样家庭的孩子往往情绪低落,产生多疑、孤僻、感情冷漠和玩世不恭等心理缺陷,很容易受到邪教的蛊惑,误入歧途。

      二、 邪教犯罪家庭化的特征

  近年来,随着我国对邪教犯罪的打击力度不断增大,邪教违法犯罪呈现出“家庭化”的趋势。邪教组织通过亲友圈子,不断拉人入伙,形成一个个家庭式的邪教组织团伙,团伙成员多以家庭成员为主,制造和散布邪说更加方便,发展和控制成员更加稳固,呈现明显的团伙化和家庭化特征。邪教犯罪家庭化是当前面临的最危险、最复杂的犯罪现象之一,与其他犯罪相比,邪教犯罪家庭化具有如下特征。

  (一)组织严密,内部人员等级分明。很多邪教组织被打击后,为逃避覆灭的命运,开始改变策略,积极吸收家庭成员加入邪教组织,其组织结构日趋严密,邪教家庭成员往往以家庭为单位建立各种聚会场所,活动更加诡秘。一方面,政治目的明确。积极对抗政府,且家庭组织内部等级分明,既有领导层,也有工作的具体落实者。另一方面,行动计划严密。家庭成员每次外出一般三五成群,打着家庭成员逛街或出游的幌子,“传福音”或拉人入教,其实他们早就制定出尽可能详尽的行动预案,对选定的地点、目标、防范手段等进行周密观察,在此基础之上最大限度地保证活动取得成功。

  (二)明暗结合,潜在社会危害性大。家庭成员在邪教组织成功的精神控制下,对组织忠心耿耿、惟命是从。家庭组织活动秘密化、伪装化。为了实现犯罪目的,邪教组织家庭活动越来越秘密隐蔽,常常暗中进行,秘密筹划;有时打着商业活动的旗号,以合法形式掩盖不可告人的目的,并进行非法的宣传,散布歪理邪说,这样既积累了资金,又壮大了组织,但是其预谋犯罪对社会和家庭带来极大的伤害。

      三、 邪教犯罪家庭化的预防

  邪教犯罪受到伤害最深的是家庭中的妇女和儿童,面对邪教犯罪家庭化的态势,为了使家庭及妇女和儿童免受邪教的侵害,必须结合邪教犯罪家庭化的基本特征以及当前我国社会的实际情况,加强对家庭邪教犯罪行为的防治,从而切实提高防邪成效。

  (一)重视反邪教宣传教育。要加强家庭涉邪教问题的研究,家庭涉邪教问题涉及的工作方方面面,不是哪一个单位、组织或者个人的责任,而是全社会的共同的责任,需要政府部门、司法机关、群团组织、新闻媒体、学校、社区、家庭的共同参与,从而形成反邪教宣传的合力。一是要注重对家庭涉邪教典型案例的运用。发挥以案说法的积极效果,可以采取现身说法、案例说理等方式进校园、进社区、进家庭,让家庭及其成员对邪教及其危害形成直观的认识。二是应当积极适应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发展的实际,加大互联网平台的反邪教宣传力度。同时,在反邪教宣传工作中,也可以积极采用动画、微电影、电视字幕等喜闻乐见的形式进行,从而提高反邪教宣传的实际效果。

  (二)加强心理危机干预。特别对一些涉邪家庭,要通过专业人士的走访,了解家庭变故等重大现实困境,一定要积极加强心理危机干预,帮助他们理性认识和面对困难,引导他们乐观地走出现实困境的阴影,防止其出现困境,再次误入邪教。学校要加强心理健康教育和辅导,帮助一些涉邪家庭的未成年人形成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一旦发现未成年人形成了心理危机,就要及时地进行科学干预和引导,给予足够的关心和鼓励,让未成年人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温暖。通过这样的积极干预,能够有效帮助涉邪家庭的未成年人战胜心理压力,克服当前困难。

  (三)阻断涉邪家庭不良人际交往。要重视涉邪教家庭与外界的交流,要组织亲朋好友进行思想劝阻,组织有经验、有能力、有方法、有耐心的社区干部或志愿者进行心理矫正和生活帮扶,组织已转化人员现身说教。在这一时期,要特别注重涉邪家庭的人际交往情况,帮教人员应当及时转变与涉邪家庭成员的沟通交流方式,防止再次受不良人的负面影响,从而阻断其不良人际交往。

  (四)强化刑事惩罚震慑效能。我国对于邪教犯罪实行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邪教组织也会钻法律漏洞,打着“维权”的幌子对党和政府进行攻击。近年来,我国不断加大对邪教犯罪问题的立法,完善《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不但对引诱、唆使、欺骗、强迫他人从事邪教活动的,加大了打击力度,而且也挽救了许多受到教邪裹胁的家庭,使他们脱离了邪教组织。对于想要利用法律漏洞,从事邪教犯罪活动从中获利的人,必须严厉打击,进而起到相应的威慑作用,保障家庭及成员不被利用,有效预防邪教犯罪。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