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三湘揽胜 >> 正文
我心中的堂市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栗山  日期:2017-6-27 16:48:15  浏览次数:

 

 

 

 

我的乡堂市,在湘江西岸,清末民初属湘潭县东四区旧十六都,民国23年属韶华乡,民国3236年属龙华乡。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属二十一区堂市乡、迎春乡和二十二区楼下乡,1959年属株洲市郊区五星人民公社,1961年改为堂市人民公社。堂市作为乡级区划名只有65年时间,乡境原也不大,后来堂市乡、迎春乡、楼下乡合并为新的堂市乡,乡境范围才稳定下来。据说因曾有吉氏祠堂,又江边有集市,遂连缀而得名。现在堂市和王十万合并为龙船镇,因境内有龙船港,故名。

堂市的水,印象最深的自然是湘江了。从龙船港顺江而下,经楼下、矶头、堂市、排塘、土城、黄竹、大庙前等村,便与三门的湖田村交界。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爷爷带我走亲戚,在堂市渡口坐机帆船逆流而上,那是我第一次见识湘江。从小没见过世面的我,在船头扶紧船沿,欢喜用手去泼弄江水,又爬上舱顶张望,江面凉风四起,视野开阔,听着马达的轰鸣声,看着大江两岸连绵的群山,我终于看到了小村外面的世界。1989年,我们小学六年级的班主任老师要结婚了,几个班干部一商量,胆大的提议到对河的淦田镇去买礼物。我们仍从堂市渡口上船,这一次坐横渡,也是第一次过湘江,第一次去淦田,第一次看见火车。虽小小年纪,一双双新奇的目光从那一刻打开了。

从小认得堂市的名山是谭公岭(一名谭爺岭,又作谭耶岭),我们从小学到初中,每年都要到山上野炊,留下了很多欢乐。此山山势高耸,上有谭公庙,题有望衡二字,据说在天气晴朗之时能望见衡山。寺旁前后有两口古井,在山巅而经年不涸,甚是传奇,相传这与谭公真人有关。饱读旧书的爷爷曾说,谭公真人是唐僖宗时一个叫谭元(音)的道人,能作法降雨,曾屡屡为本地民众降雨除旱,功德无量,于是得道成仙,后人便建庙供奉,凡求雨之事,颇多灵验,山亦由此得名。但光绪刊《湘潭县志》却说谭耶,康熙中攸人也,会作术降雨,故建祠祀之,尊曰耶(爺)每有祷请,称仙公或时不应,呼耶立效。可见民间传说的版本总会不一样,但谭公真人会作法降雨、诚则灵验的说法却大抵相同。龙门镇(原太湖乡)有谭公殿,旧湘潭县八都有谭公祠,供奉的都是谭公真人。破四旧时,谭公庙被毁,后由当地村民筹资重建,遗憾的是没有很好地规划设计,所以建筑颇为粗糙。原庙只剩一碑,上书光绪戊戌冬月重建,谭真人神座,湘潭合邑绅民公立,可见原谭公庙也是重建后的,谭公庙初建时间更为久远。不论老庙还是新庙,一直香火旺盛,可打卦解签,庙内挂满了信拜人士赠的锦旗。现在有附近村民守庙,每天都开庙门,每逢初一、十五,很多人前来上香,山下又新修了公路直达谭公岭,游客也渐渐多了起来。

谭公岭附近还有一座枞木岭,略高于谭公岭。山上多生枞木,又多油茶树,山巅有几块巨石,不知从何而来。民间传说谭公岭曾和枞木岭白天比长高,谭公岭日长八尺,枞木岭日长一丈,谭公岭很不服气,就夜间偷偷地长高,因为长得太高了,结果被雷公老爷一锤削去山顶,于是谭公岭比枞木岭还矮一些了。我们爬陡坡上谭公岭山巅,身后是一开阔平地,左边还有一方凹陷的山塘,我想这就是被雷公削了山顶所致吧。枞木岭下多文姓人家,我原来的小学同学,很多就住在枞木岭下,现在大家各奔生活,都难得见上一面了。

枞木岭下有一条小溪,叫迎春水,这是我小时认得的第一条名水,村以水名,原来的迎春乡也由此得名。水上有桥,名迎春桥。迎春村多宋姓人家,桥也是他们修的。光绪《湘潭县志》载:迎春桥有二,一宋海闻造,妻李氏重修,嘉庆年宋铭剑、铭则等续修;李氏又造桥上流,为上迎春桥。迎春村有集市,每逢阴历尾数38赶场,前来做生意的人很多,穿过两山之间的公路两侧都摆满了摊位,迎春水从上而下,在田垅中蜿蜒穿行,公路之上就是上迎春桥,原为清代石拱桥,长宽各约2米,今已不存。迎春水的下游名城背水,过城背村。城背水中原多产菱藕芡实,我姨父家就在城背村,每年我们都去坝中采摘芡实。芡实长在静水流深的弯曲塘坝里,其叶似心形,铺在水面,仿如睡莲,茎叶上长满了小刺。花苞开后呈红紫色,果实外面遍布小刺。我们将芡实采摘回来,煮熟了,除去外壳便一顿生吃。小时家贫,没有零食,大自然便恩赐给我们无数的童年美味,芡实便是其中之一。现在受农药化肥的影响,野生芡实不见踪影,只有城背水仍静静地流淌,流入三门境内,由文家港汇入湘江。

我最喜欢去外婆家玩,外婆住大垅村,附近有大岭,我们走大路去,大岭是必经之地。大岭在大垅、金华、板塘三村交界处,是堂市境内海拔最高的山(绝对高度)。大字上古音读太(太为后起之字),附近村民都喊太岭,岭以大名,可见与周边小岭相比,这山要高多了。大岭下有易家湾,多易姓人家。最近,据株洲县文物部门考证,此山曾在民国期间活跃着一支抗日游击队,由民间自发组织成立,游击队司令是黄埔军校毕业、曾任国民党将领、后解甲归田的堂市当地人林芝云。这个名字我印象深刻,记得小时爷爷给我们讲过,说林芝云曾杀过日本人云云,具体情形却记不得了。现在山上发现有字形战壕,当地村民说,以前战壕有一人深,现在仅40厘米左右,小时候他们在战壕里玩耍,曾捡到子弹、炮筒,可惜都遗失了,幸好还能留下这个战壕,成为株洲民间游击队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有力见证。大岭附近还有一座高岭,虽地势略低,却比大岭还是要高一些(相对高度)

光绪刊《湘潭县志》载:有水自大岭西、杨子坳东南流,注俱入于湘,谓之双港口,通谓之龙船港也,凡三十里。龙船港是旧湘潭县十六都萧清选、李郁文、李文昌、石荣湘、李宗国、谢擎添、李甚朝等人先后捐修的,有田二十八亩以作资费。龙船港有石路,约三里许,李姓修。可见龙船港水陆路交通都很畅通,旧时因湘江航运便利,此地商业很发达,有龙船港集市远近闻名,堂市境内各地百姓都来此摆摊赶场,龙船港因而成为株洲境内湘江两岸几大港口之一。小时我经常跟外婆一起,从大垅到这里来赶场。贸易品从农业用具、牲畜水产、服装布匹、茶叶瓷器,到针线剪刀、蔬菜水果、柴米油盐,应有尽有。我最关心的还是糖果、麻花等零食,不用纠缠,外婆每次都会给我买上一些,我就欢天喜地跟着外婆往回赶,两脚仿佛充满了无限的力量。龙船港周边一带有李姓旺族,去年已八修族谱,著名金石书画家李立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当地曾建有李氏宗庙,现在又成立了龙船港传统文化促进会,旨在组织民间文化活动,传播优秀传统文化。

我家在堂市中部,附近有太和塘,水面约100亩。小时我们经常到塘里游泳,从塘头到塘尾游上一圈,定要筋疲力尽。塘水很深,有一年终于干塘了,我们趁着还有一点水,都跑去塘里抓鱼,多是鲫鱼,大人比我们厉害,用柴篓罩鱼,就能抓到草鱼、青鱼之类。太和塘的水沿垅中渠坝流下,过成家豅,叫成豅水,附近多李姓人家,却不见一户姓成的。成家豅上半里左右有栗山屋场,多肖姓人家,原从城背迁入。栗山屋场过垅斜对面有江西屋场,为邓姓人家,从三门黄田迁入,屋场据说是江西人所造,故名。成豅水向东北流至大水田,就到了谭公岭下。

太和塘附近又有上山塘,水面约20亩。此塘虽小,却是堂市境内一支重要水流的发源地。光绪刊《湘潭县志》载:上山塘水,出而东南流迳谭耶岭,左得成豅水,右得泥冲水,而北流为黄竹港。上山塘水在谭公岭下与成豅水、泥冲水汇流而北,经过黄竹村,就是黄竹水了。1995年我参加工作,第一站就在黄竹小学,任教六年级语文。每周日的下午,我沿着成豅水旁的小路经太水田,就到了黄竹水左边笔直的村道,大约五里到黄竹桥。桥长14米、宽2米,据说是清代建造,原桥已不可寻,现在是水泥建造的拱桥。过了黄竹桥就是黄竹小学,我在那里任教一年。奇巧的是,我爷爷教书最后一站也是黄竹小学,看来我传承爷爷的衣钵当个教书匠,是早已注定的事了。黄竹村多林姓人家,学校对面有廖家湾隔垅相望,多廖姓人家。黄竹水流经10余里,注入湘江。我曾沿流而下走过一次,下游水面并不很宽,叫港也是恰当的。湘江中原有昭陵滩,水流湍急,状同三峡,后来疏浚河道,昭陵滩便不复存在了。我曾从黄竹过大庙前到湘江边,乘渡船到对岸的昭陵老街上赶场,一望江中,哪儿还有半点的险滩恶浪?

离开堂市多年了,心中却无时不在想念,我把它装进心中、梦里,感觉更加熟悉、更加亲切。我想,哪天一定回堂市走走,去看看,重读山水,重温人情。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