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三湘揽胜 >> 正文
九峰雾凇——深闺俏佳人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望春  日期:2018-1-8 10:39:26  浏览次数:

多年前,偶然见过南岳的雾凇图,当时心动不已。后来,本土的摄影师划哥拍了一组四个桔子的图片,找我帮忙配诗。我瞅瞅那四个平平常常桔子,实在动不了诗心。苦思好几日,某个下午灵光突闪,竟然在十分钟内出色完成了任务。划哥感激不已,问我何以为谢。我不假思索:去南岳看雾凇叫上俺。后来,我特地为此置办了冲锋服、登山鞋、冰爪,但雾凇之约终未能成行。

  上个星期,偶然在朋友圈看见九峰山庄老板发的九峰雾凇图,那么惊艳,让从小在九峰山下长大的我既欣喜若狂又心生几分羞愧:好风景就在家乡,我却总在向往诗与远方。

     回家九峰老家去,看雾凇去!一个声音在心底呼喊。

     这个上午本想独自徒步登顶,不料却得到溪江乡范书记的关注关照,于是和县电视台的外拍记者、县公安微信摄影制作周红品、一鸣观世界公众号主编唐兴国、魅力秀广场舞团队的俊男靓女们一起踏上了回乡路,九峰林场正在修路,汽车无法直达,我们绕道与双峰相邻的华峰村前往九峰山。快到“双峰人民欢迎您”的牌楼前时,汽车往左边小路一拐,驶上了曲折多叉的村道,幸好有村委邱主任带路,否则,我这地道的九峰妹子也会在左转右转上云里雾里。车行至一半,楠竹一杆杆弯下腰来,垂在路中央。冰晶裹着翠绿的竹叶,有琥珀般的透明与质感,众人按捺不住兴奋,纷纷要求司机停车。九峰山素以竹海闻名,眼前不见碧浪翻滚,只见枝枝叶叶颔首亲吻大地,白茫茫的一片,近处尚能清晰可见,稍远些便与山间的云岚雾霭融为一体了。美女帅哥们尖叫着要求拍照,自拍、合影、特写……大家折腾了好一阵,兴犹未尽。片区的唐智才主任笑着说:这里不算好看,好看的在前面在山顶。还有更好看的,大家神经再次兴奋。这心情就好比小孩子原本只想吃个苹果,你却告诉他不急,前面有座果园都是他的。

 

    山势越来越陡,路面结了薄冰,那些被碾成碎片的冰屑告诉我们,先头车队已经走过很多拨了。我们把车子开到九峰山庄,没有看过山庄前这几株千年银杏的,不算到过九峰山。夏季葱茏如华盖般的银杏,此时显露了它最真实的体态。犹如美女,褪去绿衫,骨架之端秀、肌肤之细腻悉在眼前。无数的枝杈举着洁白的小棍直指云天,情侣们系在枝杈上的红绸迎风飘舞。红白相映,天地间突然有无法言表的圣洁与肃穆。仓央嘉措雪夜走出布达拉宫私会自己的爱人,痴心相守的男女们来此树下赴一场冰雪之恋。皑皑雾凇见证心的无暇,千年银杏连理枝见证爱的深情与久远。突然有些遗憾,我的青春我的爱情竟未在这棵树前留下记忆,它们都给了漂泊的远方以及所谓奋斗的人生。多少年来,千年银杏守望着一批又一批游子归来,似乎是家中的老母亲,心心念念却不问归期。

山庄侧旁有一条小路直通九峰山顶瞭望台,以九峰山为界,山这边是衡阳,山那边是双峰。石梯上游客来来往往,双峰方言的和衡阳方言的互相问好,不一样的口音,一样的激动兴奋。有些石梯较宽,薄冰依稀可见。脚踩在内侧安然无恙,外侧有时让人踉跄不稳。山势愈高雾凇愈是厚重,落叶乔木灌木此时风情万种,它们在头顶、身旁变幻出童话般洁净的世界,那么晶莹璀璨,那么神秘虚幻。我故意放慢脚步,远远落在队伍后面。竹林嚓嚓作响,那是竹子被雾凇压断折腰的声音;偶尔有沙沙声传来,那是枝条承受不了雾凇的重量,雾凇洒落林间的声音。置身这冰清玉洁的世界,人的幸福感达到了巅峰,然而又感觉难以置信。

童年时每到冬季,下雪是常事,雪花冰晶冰柱随处可见。大雪封山的日子,漫山遍野的竹木垂下头来。我们在屋檐下吃摔珠子、去池塘玩构凌子,但是山上母亲是绝不准去的。所以,我从未在寒冬里上过九峰山,更不知山脚无雪时,山顶竟有如此冰雪美景。

沿石梯缓缓而上,偶尔仰视,不见灰色的天空,枝枝叉叉交织出洁白的穹顶,曾经在影视或画展上见过的场景此刻真实重现。这满目的洁白让人生出透心的喜悦与感动:世界如此美好!造化如此神奇!久久凝视这洁白的世界,会觉得喧嚣是一种罪过,独行又过于清冷。最妙的当是和心上人相扶相携相拥,看雾凇朵朵,尝冰晶串串。把你的小手握在他温暖厚实的掌心里,看他在你趔趄欲倒时奋不顾身相护,看他扒开厚厚的积雪为你寻找酸酸甜甜的龙船萢,看他在丛林间魔术般点燃枯枝落叶为你烘烤雪水打湿的鞋袜……能够直面寒冷与孤寂,始终不忘给你温暖的才是世间真正的爱人。山路甚滑,穿着雪地靴的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同行的唐智才主任从路旁拣了一截树枝,三下两下就整出了一根登山棍递给我。这个五十好几的汉子,几十年来扎根乡村基层,岁月于他似乎是格外地厚爱了。浓密乌黑的头发依旧,笔挺的身姿,矫健的步履,言谈举止无不透露着九峰本地人的质朴与热情。

我们终于到达了山顶的瞭望台,凭栏远眺,朔风呼啸,云浪翻滚,连绵的白色山头在云海里时隐时现,满山的玉树琼脂,满目的稠密白花,野果继续在冰晶里红艳,杉叶依旧透出醉人的绿。任何赞美都不足以表达此刻的激情,我们像孩童般扯开嗓子对着远方高呼“啊”!一只山鸟在我们的呼喊中仓皇飞上了云天,林子里玉屑纷坠,像春季梨树下的花雨。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