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三湘揽胜 >> 正文
瞿家湾老街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红春  日期:2018-9-3 10:57:02  浏览次数:

   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喜欢安静,也就越发喜欢老街,或古旧沧桑,或安静从容,它们都让我着迷。

老街满屋子的故事仿佛陈年的旧首饰,虽颜色暗沉,没有光泽,却有着摄人心魄的魅力,拿在手里,便不想放下,历史的尘埃扬起,时光回溯,泛起遥远的记忆……

此时,老街成了一个怀旧的通道,走进这个通道,就走近了远年的历史,心灵在此穿越,生命的空间被无限放大。老街把嘈杂庸常的生活挡在了门外,让我们连同脚步都缓慢精致起来。

瞿家湾的老街跟别处不大一样。每个时期各自承担不同的历史使命,轮流上演着纷繁的剧目。百年沧桑,人物和故事都已远去,而老街的历史却让人都难以忘记。

老街为明末清初所建。街道两旁的老房子,有徽派建筑的灵秀,又有江汉平原水乡小镇的风韵,穿斗式土木结构、灰墙玄瓦、高垛翘脊,装饰讲究,布局精巧,传递出古朴沉稳的气息。

有了对老街的偏私,毒辣的太阳可以忽略不计。阳光箭一样射下来,把老街照得亮晃晃的,这一照,却又让它具备了另一番风韵。

漆黑的廊柱反射着历史的光泽,面容苍老的旧屋,纷纷卸下往日的颓废。连那失修的楼梯、经年的地板,长满铁锈的文物器具,也因为一年中最明亮的太阳光的照射,一下子精神抖擞,器宇不凡。当它们与来访者惊讶的目光相接时,展现的全都是一个个温和的表情。

老街仿佛是一个寂静多年的老者,它没有因为我们的到来,表现出过多的惊喜。它苍老面容下的一条条皱纹,比我们每一个人的学问都要深刻,它们就是活生活的历史,是长在大地上的教科书,值得我们反复阅读。

五百年前的瞿家湾在荆河一畔,水流清澈,船只往来如织,一派繁荣忙碌的景象。瞿家湾不长的街道里满是河腥味道。草鱼,黄鳝,泥鳅扭动柔滑的身子在竹筐里挣扎,这些水产品是渔民驾着小船披着晨雾在湖里撒网捕捉的收获。他们手中长长的鱼叉,宽大的鱼网应和着矫健的身影,在霞光中构成了一幅绝美的江汉水乡图。

瞿家湾正街两旁是挨挨挤挤的商铺和民居。“宗伯府”是这条街里最大的宅子,房屋高大气派。还没进屋,就被左右两侧门楣上的“入则孝”、“出则悌”吸引住,区区六个字,足见府上重视孝道、礼教,不由得对主人多了几分敬重。

门楣上的孝道氛围一直延伸到厅堂,厅堂正中央立着一块青石板,石板上靠着两块长木棍,族中子孙若有人不孝,必定会被押到厅堂,跪在石板前面接受惩罚。

厅堂后面是一口四方天井,“渔、樵、耕、读”四根大柱,体现了这户人家淡泊名利的人生境界。

老街不仅属于明清的瞿家,它也是“湘鄂西省苏维埃”革命根据地。瞿家湾的历史天空,本来就响彻着两种声音、呈现着两副面容。它可以是车来船往的喧闹集市,也可以是硝烟弥漫的战场。无论哪一种容貌,都难以让人忘怀。

19281月,经历了八一南昌起义,择机而动的贺龙站在寒风吹拂的洪湖岸边,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兴奋地对身边的周逸群说:“这一带像水泊梁山,将来我们要是在这里安营扎寨,敌人纵有千军万马,也奈何我们不得。”

1931年湘鄂西省苏维埃政府由监利周老嘴迁至洪湖,在瞿家湾老街成立了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省委会、苏维埃政府等重要革命机关。

安顿下来的湘鄂西苏维埃政府,在贺龙带领下,组织洪湖人民闹起了革命。好一个“闹”字,是反对压迫的积极抗争,是对理想生活的本能追求,更是以信仰为源头、为动力的能量喷涌。这“闹”,有一种热烈而又执着的革命情怀在支撑,因而绝非一时情绪的冲动和兴起。

瞿家湾作为湘鄂西苏维埃政府首府,贺龙、段德昌曾在这里主持过重要军事会议。

老街中段南侧的一间中式砖瓦建筑的老房子,是当时被誉为湘鄂西省机关干部北斗星室的“列宁室”,在国民党反动派白色恐怖统治下,带给广大民众光明和希望的地方。从这间小小的房间里传递出的革命火种,点亮了洪湖一个又一个的贫苦的村落。

19315月,湘鄂西红军和苏区创建人周逸群,在“肃反”运动中,被残忍杀害。这是根据地的损失,更是党和红军的损失。为缅怀烈士,“列宁室”改为湘鄂西省“逸群书店”。

小小的“逸群书店”发挥了它不可估量的作用。《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几十种红色书籍从这里走进向军队,走向群众。和《红旗日报》、《工农日报》等红色报刊一起,有力推动了革命运动蓬勃发展。

瞿家湾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根据地,它保存和发展了革命力量,消灭了敌人,为土地革命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展厅内安静地躺着当年洪湖赤卫队使用过的梭镖、鱼叉、土炮、自制手枪、锈迹斑斑的大刀。每一种物件,都真实地记录了当年硝烟弥漫的战争场面。难以想象,革命先烈就是用如此简陋的武器,一步步取得了革命的最后胜利。

绕过气派的瞿氏宗祠,临河一处的风景比起老街更为幽静,树木高大葱茏,屋角的栀子花羞涩地盛开着,斑驳的老墙旧门下,是一丛丛狗尾巴草,它们在微风中摇晃着脑袋,絮絮叨叨地述说着老街远去的成年旧事……

“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洪湖岸边,是呀么是家乡……”熟悉的歌曲,从河岸传来,我们的脚步停了下来,似乎并不愿意就这样轻易离开。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