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三湘揽胜 >> 正文
安仁“赶春分”之习俗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樊冬柏  日期:2018-9-4 16:11:09  浏览次数:

 

题记春分与夏至、秋分等等,原本都不过是代表时序的一个节令。但在安仁,往“春分”前缀一个“赶”字,成为“赶春分”,则不再是普通的节令,而是一种千年亘古不变的节庆习俗。2016113日,安仁赶春分作为二十四节气扩展项目之一,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安仁赶春分从此登上世界非物质文化舞台,更令世人刮目相看。那么,春分之际,到安仁追赶什么?分享什么?想是那些一年又一年仍在传承的独特的俗风俗事,该不能失之交臂吧?这里,我择其一二,“打捆成包”,集体亮相,让众人把玩与分享。

一、食饮之俗

争饮春分“头口水”。水原本清纯,无色无味无香,平淡无奇。但在安仁春分节这天的水却别有一番韵味。民间传说春分这一天有神灵下界,往湖里河里、井里池塘里遍洒丹药,饮用了春分这天的水,有祛病健体,延年百岁之功效。故而一到春分这个节令,安仁人定会携节水器手提肩挑争先恐后往湖里河里、井里池塘里等水源担水回家,装满自家水缸,名曰:“争饮春分‘头口水’” 。

除此之外,在春分节这一天,四面八方的安仁人还将紧追满赶至安仁古城北门外的一口古井争饮“头口水”。那古井名曰:珠泉,属“安仁古八景”之一。因为泉附近有一座古凉亭,珠泉又有名曰“泉亭珠涌”。珠泉之水自地层深处涌出,喷潺如珠,湍浮水面,渐而清澈,泉味甘冽,夏凉冬暖,四时不绝。向为安仁人奉为安仁第一泉。安仁人前往安仁县城赶春分,争饮珠泉第一口泉水也是不可或缺的缘由之一。

清初,曾任安仁教谕的尹梦熊有诗《赶分社》写道:三秋暑气不曾凉,争买亭泉(珠泉)水一挑。童子欲分真与伪,但认水面绿芭蕉。这首诗形象地描绘了当时安仁人赶春分争饮珠泉之水的场景,惟妙惟肖。

据有关资料记载,安仁人争饮春分“头口水”之俗由来已久。起始于明代,清代曾一度盛行。每至春分之日,前往古城安仁珠泉古井取水者络绎不绝,有的人甚至为争饮春分“头口水”,干脆打地铺守于井旁,也乐此不倦。因而古井珠泉之水一时供应不求,花钱取水也洛阳纸贵。

今天,安仁城乡饮用之水基本安装了自来水,免却了肩挑手提之苦,但在乡村,不少老百姓仍然保留在春分这天早早往水井或河里取水回家饮用之俗。遗憾的是,因城市不断扩张,古井珠泉没有得到很好保护,不但水源不足,而且水质不如从前甘冽,变得不可直接饮用,到安仁城里赶春分,“争买亭泉水一挑”也就成了远去的风景,不复存在了。

春分养生汤。春分养生汤又名“草药炖猪脚”。这是安仁春分时节不可不吃的一道佳肴。

因安仁多湿气,早春常有倒春寒,春耕时常有人因寒湿生病。古有神农氏在安仁尝百草,识百药,流传下许多去风湿寒症的草药方子,于是春耕前家家户户煮草药炖猪脚,给男人壮脚力,御风寒,去湿气,千年习俗,至今不衰。一般做法是将增骨风、搜骨风、月风藤、黄花倒水莲、黄皮杜仲、龙骨神筋等数十种草药与猪脚、黑豆熬成浓汤,有时还会配上鸡蛋、当归、枸杞等,食用时加入甜酒和少量盐作引子共服,味道独特,疗效与滋补显著。2017年赶春分,安仁神乐悬壶济世,特制一口直径2米多的铁锅,购买了30余味中药、8000斤猪脚、10000只鸡蛋及120斤黑豆,熬制春分养生汤,免费让2000名中外客商品吃,创世界基尼斯记录(中国之最),一度更是声名鹊起。

吃春菜。“春分吃春菜。”安仁人有春分吃“春菜”之食俗。“春菜”不是长在菜园里的萝卜、白菜等“家常菜”,而是生于田间地头野外处的地米菜、车前菜、蒲公英、野苋菜、芹菜之类的野菜。此俗源于明初,至今仍然食之成风。

一到春分这天,安仁人准会去野外采回“春菜”,清洗干净,便开锅鼓捣。但鼓捣这些菜,一般不炒不脍,说如若这样,会赶跑“春菜”的灵性与鲜味,得不偿失。而要像“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一样,任何一道“春菜”的制作以“春菜”为主打食材外,还得添加荤腥(如地米菜加鸡蛋,野苋菜放鱼片,野芹菜放骨头等),熬成汤,叫作“滚春汤”。如此这般才贻人养生。当地俗语有云:“春汤落脏,洗涤肝肠;阖家老少,平安健康。”自然是,“春分吃春菜”所折射的是安仁人祈求家人身体健康,反映了他们对人生充满美好幸福的一种愿景。

春分糌。安仁乡下流传:吃了春分糌,走路脚老掉(轻之意);吃了春分子,雷公老子打不死。这春分糌也就是擂糌。到底是不是这回事?安仁又是什么时候始于吃春分糌,又为什么要到春分时节始吃这种糌?没考证。但安仁人喜爱弄春分糌吃倒是客观存在的。

每年春分日,安仁乡下勤快的女人们就把些大米淘洗干净,用石磨静心地磨呀磨,磨得米粉特细。然后把水与米粉和匀倒入锅中,一边慢慢地烧火,一边慢慢地搅粉,搅得米粉粘粘的糊糊的。等到锅内米粉咕噜地叫了,这时候尝上一小口一一唔,不粘喉咙了,说明已搅熟了,就铲出来,趁热把粉揉成汤圆一样的圆粒粒,然后便放在油锅中使劲地煽炒,直至炒得那些圆粒粒色泽金黄、油光可鉴的时候,再撒上一把红砂糖,再打几锅铲,又香又甜又脆、据说又十分滋阴壮阳的春分糌就擂出来了。

春分糌,在安仁城里,也有人把它叫“干粉糌”或“光皮糌。县城里的清晨,每每有妇人担着春分糌边卖边悠悠地叫:“有不有那个买干粉糌哟一一”这时,你想吃买来就是,只是这穿街走巷的叫卖的这种糌却少了一道工序,买回来还得麻烦你再炒一炒。

藤笼。春风一吹,爱吃藤笼的安仁人准会着手做藤笼。那玩意儿做起来并不费劲。先挑选上好的籼米,放清水浸泡一昼夜,让米充分泡透。待到次日,又用清水滤尽米的杂质,拿石磨将其磨成浆,装入器皿,搁上一会,吹吹清风,晾去米的溲味,再添加红糖、黑芝麻以及水一起和成硬软适宜的粉团,也就炼成了做藤笼的食材。

然后,撮取和好食材搓成圆珠笔大小的粉柱,又一分为二的折两半,绞成“绳”样放油锅一炸一炸,直炸得这“绳”从锅底上浮,且“白”脸成了“金黄”脸,清香扑鼻,则迅速打捞上架,稍稍一晾,便可大快朵颐了。

说白点,安仁的藤笼像极天津的麻花,几根“绳子”绞缠一体,模样有些俗,吃起来却又香又脆还蜜一样的甜。只是,酒好亦莫多贪杯。安仁藤笼这样小吃,乃油炸物,多吃口燥。吃期一般在冬春两季,燥热的夏秋两时,可要好自为之了。

牛舌子。安仁人似乎对耕牛情有独钟。山里有果子像动物的眼睛和睾丸,安仁人不叫狗眼睛猪睾丸的,却硬要叫“牛眼珠”和“牛乱子”(牛睾丸)的。这还不够,安仁人还用面粉发酵后,加糖与糯米粉一起充分揉合,合成椭圆形柱子,拿刀模切成片(也可用不同色彩的糖分开和粉搅拌,然后两粉叠加揉合,出品后能增加花式美感),放油锅里炸,直炸至清香四溢、色泽金黄透亮,捞起,上架沥干油,如比鼓捣出来像舌头的食品,也美其名曰:牛舌子。

自然,叫什么舌子无关紧要,紧要的是这名号“牛舌子”的小吃,可真是腊味腊味的,落到嘴里,唾液横生,喷香、甜透,软硬兼施,很有嚼头,向为安仁人至爱。尤其是一年一度的安仁赶春分节,街头巷尾的,此物尤为盛,品吃者比比皆是。当地有俗话曰:春分不吃牛舌头,后悔莫及划不来。

二、农耕之风

起春。立春之后,安仁农人似乎还沉浸在年的幸福中,对农事有些不理不睬,而时至春分,则争先銎后起春忙农活了。当地俗话云:春分不起春,农事无收成。

据载,安仁起春之俗源于明清代,民国时期盛行。其时,有耕牛之农户,均要在春分前后择吉日往牛角和牛鞭上系上红布,牵牛到田边,焚纸燃香,按东西南方向作揖拜、祭诸神,然后赶牛下田犁上数圈,并把写有“五谷丰登”的红布或红布附在一根竹条上,插入田里,叫“起春”!起春预示农事的伊始,祈祷新年风调雨顺。至上世纪五十年代,农村实行农业生产合作社,并还渐使用拖拉机耕田,耕牛也逐渐改变了被奴役命运,但部分农村仍袭旧俗。

起犁开耕仪式。一旦到了春分,安仁农人定会心急火燎地忙着起犁开耕,说是春分起犁开耕,定会受神农福佑,风调雨顺,物阜年丰。起犁开耕首先当然是“犁耙”。犁耙是农耕时代不可或缺的农具。先年冬季,没了农活,农人洗脚上岸,犁耙也随之清洗干净束之高阁。这会儿又得小心翼翼的把它们搬下调试,拂拭灰尘,继而让燃就的纸钱通体过一遍,再洒一点酒水,算是敬了犁耙神。说这样犁耙在田地里用起来,滑溜、顺当,不爆、不断、不裂。不过,起犁起耙也有规矩,调试犁时,不能让犁头嘴“吃泥”大深,也不能大浅,一般“吃泥”的标准为“三寸三”,起过了那尺寸,说是农人亏心,来世说不定要做牛做马。耙则有十二齿与十三齿之分,十二齿耙为平年打造,十三齿耙为闰年打造。平年耙田地就用十二齿耙,闰年就用十三齿耙。这也不能乱规矩,否则也属亏心,难有好报。起好了犁耙,带上它们上牛舍,立马又得在栏舍前燃香焚纸敬牛神。之后,方可打开栏门,牵出耕牛,套上牛轭下田地开耕。开耕时,当犁嘴一“吃泥”,农人手拿牛鞭要打耕牛五下,表示五谷丰登。一下落牛头,提示牛要长记性,不动歪念;二下落牛嘴,提示牛要守规矩,不偷食庄稼;三下落牛肩,提示牛要勤奋,拉犁使耙不怕千斤担;四下落牛角,提示牛要守本份,不惹事生非;五下落牛脚,提示牛要一步一个足印有恒心,不乱走耕路。

积蓄一整冬的能量,农人、牛的力量均大,只见犁嘴钻入田泥,田泥准会顺着犁壁不停地翻飞,亩把的田地似乎要不了几刻功夫便可翻遍。但尽管春光宝贵,农人还是爱牛惜牛,起犁开耕的当天,一般不搞疲劳战术,干上一会农活,定然解轭松犁,让牛在田野里自由觅食。因而,起犁开耕也可以说是安仁农人与耕牛在赛前热身或是讨个好彩头。更有趣的是,起犁开耕这项本是民间农耕活动之俗,当地政府在近年来也走群众路线,每年春分节期间都前往稻田公园举行起犁开耕仪式:摆五谷、供三牲祭品、焚香鸣炮、宣读祭文、官员牵牛下田……到时,稻田公园锣鼓喧天,欢F歌载舞,看热闹的人络绎不绝,成为赶春分又一独特的古色古香的人文景观。

教“毛鼻子”牛。农耕时代,牛是农人的半边家屋。牛在安仁,按性别分,为:雄性为“牛古”,雌性为“牛婆”;按其年纪大小分,为:未成年不能干农活的牛叫“毛鼻子牛”,成年能干农活的牛叫“当家牛”。但无论牛古与牛婆,它们一旦满周岁,嘴里长成了四颗牙的毛鼻子牛,便要教其干农活做当家牛。教毛鼻子牛,就是引导它们学做农活,时间一般选在春分前后。教毛鼻子牛的这一天,农人定会早早地来到毛鼻子牛的栏舍前,燃香焚纸,再用酒水东西南北的敬拜四方诸神,然后鸣炮牵出毛鼻子牛,套了轭与犁走向田野……

犁田时,一人牵着毛鼻子牛走在前面,一人扶犁压在牛后,象征性地在田地里犁一二圈,便解轭松犁,再往田野里捧一把田泥,揉软,黏在毛鼻子牛脑门上,此后,让其在田野里自由觅食,教毛鼻子牛的仪式便告一段落。说是在春分节教的毛鼻子牛,记忆好,将来成当家牛老实厚道又勤快。

敬田塍婆婆。安仁乡村在赶春分时节有敬田塍婆婆的习俗。传说,每一块田地都住有田塍婆婆。田塍婆婆专司赶鸟、驱鼠及灭虫之职,是保护庄稼的神。要想田地收成好,非得敬敬田塍婆婆。不过,田塍婆婆嗜酒、好糌,尤其嗜好睡懒觉。一入冬,收完了庄稼,农田闲了,田塍婆婆便一头倒地一睡不醒。等到来年春天,为了图个好收成,安仁农人定会蒸好米糌,带上水酒、水果等供品走向田野,将供品放在田塍上,鸣炮叫醒田塍婆婆,祈告她醒来一如既往看护好庄稼。但田塍婆婆是否叫醒,看看供品便一概全知,若是先天放在田塍上的供品,次日无影无踪,说是田媵婆婆受用了,定会好个丰年;要是供品原封不动仍在田塍上,则可能是某些地方礼节不周全,得罪了田塍婆婆,图庄稼有个好收成的愿望可能大打折扣了。

糊鸟嘴巴。鸟是人类的朋友。安仁乡下农人向来爱鸟成风,从不捕鸟、毒鸟。到了春分前后,得播种育苗种植庄稼,这时候也是鸟饥寒交迫了一冬、趁机出窝觅食的时候,为避免鸟儿啄食,农人还有敬鸟的习俗,叫“糊鸟嘴巴”。

当是时,安仁乡下农人纷纷到野外采集黄花菜(野菜)与糯米一起捣成喷香的米糌,用一根红线将糌串连,系上竹枝插在稻田的缺口(出水口)边或菜园门口,且一边插一边说:“鸟儿公,鸟儿婆,请你下来吃糯糯,糯糯沾到你的嘴,红线吊到你的脚,不要吃我园上菜,不要啄去田里的禾。”如此这般,说可以敬鸟神,黏糊鸟的嘴巴,不会啄食庄稼。不知是那招果真管用,还是吃了人家的嘴软,境内有画眉、黄莺、鹰等野生鸟类200余种的安仁,却少有鸟儿损坏庄稼的案例发生。而且,自古以来,安仁五谷丰登,尤其是稻谷历代享有盛名,明清时代著称衡湘,是湖南省主要的漕粮县之一。

春分的禁忌。时至春分,安仁人再忙也得丢下手头上功夫,定心专心休息赶春分,叫做“歇春分”。说是在春分节,事做多了,有伤身体。除了“歇春分”外,安仁在春分节里还有其它五花八门的禁忌。忌做针线活。纳鞋底、缝缝补补之类的针线活,本来是女人的看家本领,没有哪个女人无两下子。但至春分日,那些活计都不能干,说是春分码针拿线,手会患一种叫“蛇脑”的病症。

忌进菜园。需要进园搞菜,可万万不可等上春分这一天,说是这天入园摘了菜,随后鸡、鸟将会入园啄菜叶。更让人讨嫌的是,狗也会接踵而至,把它们的排泄物拉在菜身上,这岂不叫人愁?忌扫地。讲卫生是安仁的一种传统美德,现如今更是卫生有加,但春分节这一天,即使家里尘埃再多,地面如何不干净,一般的安仁人家也懒得扫地,说是扫了地,以后家里会多跳蚤、虱子及臭虫等有害之虫。忌搓绳。虽然早已过去了结绳记事的时代,但居家过日子,还是少不了用绳子捆东系西。但千捆万系,安仁人在春分节是不动绳子的,尤其是能不搓绳。当地民谚有云:春分搓了绳,水蛇进秧门。意即春分节搓了绳,准有水蛇进入秧田或缠或滚损坏秧苗。

三、社交之趣

中草药交易习俗。在一年一度的春分节集市中,中草药一直最具特色,最受青睐的贸易项目之一。有史来,每年中草药交易超千担,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屡出政令,却禁而不止,中草药上市也有600余担,交易额20余万元。至今,中草药交易更为火爆,每年春分上市中草药4000余种,交易额过亿元。

安仁中草药交易不是走江湖的“游医”,而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从古至今,中草药的交易的“兵”(中草药)年年有新面孔,而交易的“营盘”(场地)有固定之所,难以变更,有表示真金不怕火炼,稳坐钓鱼船之意。在中草药交易之中,无论是药商卖家,还是消费者买家,一般没有人把中药叫“中药”,彼此之间出口便是“草药草药的”、“兑了草药么?”、“今年的草药行不行时?”(畅不畅销)……因为中草药有“草”,“草”才能管人命。中草药又来自深山老林,出自泥土,富有灵性,药商卖家出售中草药一般不束之高阁,而是直接摆上地面之后便是或闭目养神或学姜太公钓鱼之法,少有当街叫卖,任由买家从地上拾捡药材用眼力、嗅觉、触感、味觉辨别药的真伪、优劣,但只“辨”不“说”,双方也绝少讨价还价,争斤争两,往往是一锤定音,付款、装药打包走人。因为中草药买卖双方信奉中草药是“君子”,君子自古以来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有不尔虞我诈、不搬弄是非、不说长道短之风范。所以,春分中草药交易市场向为和气生财、文明经商从来不上演“闹剧”。

成交时,中草药买家要么直接捆药,“裸药”上背落肩,要么用“蛇皮袋”之类的袋子装盛,但不会有人用箩筐挑药或竹篮担药,卖家也不会如此装运中草药。箩筐、竹篮盛装的是五谷,药材祛百病、强生健体不能每天当饭吃。还有中草药交易市场有“一看二等三交易”之说,即中草药交易双方第一天很少交易,一般是相互看行情,第二天买卖双方相互僵持,到了第三天则将会是购销的高峰。本土安仁人家户户春分过后要吃草药炖猪脚,若不,有万事蹉跎之说。药商卖家则贱卖也得将草药卖掉,不能带剩下的中草药回家,若不,家中便添“药罐子”——家中天天有药罐子熬药总不是好事情呀。中草药交易之后,买卖双方一般会从熟人发展成朋友,来年彼此之间准会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进行新一轮的一锤子买卖。

走亲访友。“初一崽初二郎初三初四朋友行。”说的是安仁人出行拜年习俗。但新春之后,总有年没拜完,总有话题没说够。于是,重情厚义的安仁人准会利用赶春分这个节日,重又走亲访友。每到春分,安仁县城处处张灯结彩,人欢马叫,锣鼓喧天,其闹热不亚于春节,但赶春分走亲访友之俗又不同于春节。春节间的走亲访友是你家我家的互相走访,叫“拜年”,往来之间,均要意思意思,不能空手登门走访。而赶春分是往县城“赶”,赶春分的走亲访友一般只局限往县城一方的亲友家走动,称为到某某家赶春分,根本无需破费。拜年要讲规矩,说吉利话,讨亲友高兴,赶春分走亲访友则无拘无束,可自由任性,图的是一份惬意。赶春分说的是走亲访友,但其实是走亲访友相约赶春分。

三亲四属的几个亲友齐聚一起,便可以天马行空地从神农殿到稻田公园,从石头坝到工业园等春分场点一路走走看看,说说笑笑,漫无目的,随心所欲的闲逛。总而言之,哪儿有响动,或者人流流向哪儿,他们就往哪儿赶哪里流。此刻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要加入人流凑份热闹,闲逛一场增添一份情谊。赶春分走亲访友最多的话题既不是柴米油盐的家务经,也不是升官发财的黄梁梦,而是关注眼皮底下的新鲜事物:看街头流动的人头多不多,衣着打扮漂不漂亮,商品货物齐不齐,价格贵不贵,杂耍、歌舞晚会之类的娱乐项目精不精彩等,而到了春分的尾声,则相约亲友蜂拥那些外地摆的摊点,成捆成包地分点“甩手”货回家,则是他们走亲访友最大心愿。

要是在县城没有落脚点,则相约租宿宾馆旅社,也不放弃赶春分走亲访友的机会。所以,春分时节,安仁的宾馆旅馆早早竖起“客满”的牌子。若外来客商赶春分,不先下手为强预订房间,难说不露宿街头,那时可别怪仁者安仁不仁、不安了。

交流农事经验。安仁历代以农业为主,“民事稼穑,十有八九。”《湖南物产调查》称安仁“谷米盈余,兼有外输;薯、豆、花生,产量颇丰;棉、麻、茶、杉,基本自给;灯草、桐油是特产。”对安仁农人来说,趁赶春分交流农事经验,夺取农业丰收,则是他们的头等大事。

去年的农作有那些收获,又有那些不足;今年在农作上又有何种计划、打算等等这些农事问题,安仁人要一并带上赶春分,一起分享交流。于是,在春分节里,那些经营农资化肥或种子苗木等摊点从不冷门,总有三五成群的人聚在一起比比划划或交头接耳。这些人来自安仁不同的地域,有着不同的口音,可能相互熟悉,也可能彼此陌生,但是,他们有共同的属性,都是服务大地的农人;他们有共同的祈盼,渴望土地丰盈。话至投机处,他们会寻上饮食点,要碗米豆腐及水酒,交流农事稼穑更是如虎添翼。要是言犹未尽,次日又相约老地点,继续他们的话题,哪怕是赶回家里冷月偏西,夜深人静,家人也不会怪罪的。因为当地还有一句俗话曰:春分多交流,稻麦堆满仓。

相亲。除了商品交易,安仁赶春分还是年轻人谈婚论嫁的潜在市场。传说,远古神农氏曾在春分期间与安仁的一名叫“春分”的姑娘成就了一场美丽的姻缘。当地人竟相效法,由是趁赶春分赶一场相亲相爱蔚然成风。

每到春分季节,安仁的男男女女像过春节一样精心打扮一番,前往赶春分。有说媒的,他们事先约定在春分市场那个场点相候;没有说媒的,一群群男男女女也要这个摊点那个门店闲逛,找些由头与异性接触与交流,去碰碰桃花运。

有了眼缘,男男女女即刻便续演下集。春分市场不乏谈情说爱的场所:通宵达旦的影视厅、录相厅、轻歌曼妙的酒肆茶楼,惊险刺激的马戏杂耍;春分市场亦不乏勾人味蕾的美食;软糯喷香的油炸粑、春分糌,又甜又脆的牛舌子、麻花等等。不要谁挑明是,若是两个异性年青人一场春分赶下来,双方闪进那个摊点或店铺吃了“包子”(面包),意即相亲双方会包容,打了包票,这场好戏便拉开了序幕;若是双方吃了“油条”,意即相亲还是老样子,开幕亦谢幕。所以,当地赶春分相亲有句口头禅:同意就吃包子,不同意就吃油条。

如今,随着改革开放纵深发展,但赶春分相亲习俗亘古未变。不少年轻人在外创业,即使无需到春分市场相亲,可有了意中人,也会回到家乡赶赶春分,然后才确定终身大事,说是春分相亲,梦想成真。这似乎成了安仁的年轻人千年不变的规矩。

剃春分头。“人之毛发受之父母。”安仁人认为头发是父母给的“骨肉”,向来看重,且老爱在头顶做点文章,似乎想来光宗耀祖。

解放后,安仁人家里即使再困难,十天半月的也要上理发店理个头,而且发型与时俱进,很“潮”,头面上留行“球头”,安仁就多“光头”,头面上盛行染发,安仁人头上就多五颜六色。尤其是改革开放后,安仁人的头发更靓,更独具个性,很多男人搞起披肩碎发,不细看,像极魅力十足的女人;又有很多女人理出大小“西装头”,不留意又像调皮淘气的男人。花在头发上的理发费也不菲,三五十至一二百元理个头,也在所不惜。

因而,安仁的理发店日新月异,富丽堂皇,属“朝阳”产业。除了“潮”,安仁人还偏爱理“春分头”。即新年后的第一次剃头,即使头发长长点,一般也会放一放,要挨到春分时节来“剃去一头暮色,迎来满而春风”。尤其是小孩剃的满月头,更是慎之又慎,非等到春分节剃个“春分头”不可。当地俗语有云:春分剃头,吃穿不愁。意思是在春分剃的头男女福祥,小孩乖巧伶俐。

四、游玩之乐

放信鸽。历史上有很多“飞鸿传书”的故事。“鸿”指的信鸽,“书”指的是书信之类的信息,“飞鸿传书”便是利用信鸽有较强的认知能力及归巢感等特性,训练鸽子充当信使,传递各类信息。在安仁,则有赶春分放信鸽的习俗。

据传,远古时期,部落之间为争夺资源,常年干戈四起,民不聊生。有一年春分节,游历安仁的神农与附近一支叫“仁”的强悍的部落即将血拼,不想彼此惊飞一群信鸽,暴露了军情,胜负难定,双方竟然偃旗息鼓,握手言和。

是否如此,无法考证。但据有关资料显示,安仁饲养信鸽属南方信鸽,此风与赶春分放信鸽之均始于宋代。当是时,安仁城乡百姓提着鸟笼前往春分市场南门洲放飞信鸽,一时天空群鸽奋飞,遮天蔽日,场面非常壮观,吸引众人看热闹。

至民国时期,安仁县内的信鸽爱好者日渐增加,并自发组织信鸽养殖协会,自筹资金不间断地在春分期间举行放鸽比赛。即以时间为准,看谁的信鸽记得回家的路,最先抵达家乡,确定冠、亚军予以奖励。改革开放后,由于年轻人大多到外面闯世界,再加上驯养信鸽技术含量高,收入低,从事信鸽养殖者锐减,但赶春分放信鸽之俗依然在安仁继续。

鱼鼓说唱。明清以来,安仁戏曲曲艺成熟而兴盛。每逢安仁赶春分,各种戏曲曲艺粉墨登场,吸粉无数。鱼鼓,作为戏曲曲艺中一种表演形式,因无需受搭建舞台等演出条件的限制,演出灵活,在安仁春分市场更是独领风骚。鱼鼓说唱的基本演出器材是一面鱼鼓。说是鼓中带“鱼”,但制作与鱼没有任何瓜葛,而是用一段长约70厘米,直径约20厘米,两头镂空竹筒蒙上牛皮,有点像如今老大妈使用的“腰鼓”,取名“鱼鼓”主要是“鱼”与“余”同音,表示庆丰年,年年有余之意。其次,还有一副快板,仅这一两样东西便可尽兴娱乐了。

在清代,鱼鼓说唱称“道情”,源于明代的“弹唱”,以唱为主,以说为辅,分单人演唱、双人演唱和多人演唱等形式。演唱者一般为两人:年纪稍长的一人坐着司鱼鼓,另一个年纪稍轻的人站使快板,边拍边敲边唱,有的还以二胡、月琴伴奏。唱词多为七字句,四句一段,每唱一段演奏过门,夹以道白:先唱“引子”,后入“正文”。所演出的内容多为古典小说故事。建国以后,鱼鼓说唱也与时俱进,赋予了新的内容,弘扬新社会新风尚。

鱼鼓说唱一般以自娱自乐为主,无论是说唱者,还是观赏者都是随性而生,随性而落,所说唱的故事向为各阶层人士厚爱。但随着文化娱乐的纵深发展,单一的鱼鼓说唱现如今渐渐淡出百姓视线,成了安仁春分市场的凤毛麟角。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