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神州风采 >> 正文
中国制度优势:权威民主法治的有机统一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杨光斌  日期:2017-6-16 8:19:43  浏览次数:

曾经被视为“历史终结论”的代议制民主,不仅给广大非西方国家带来灾难,而且西方国家自身也受困其中。在西方经历金融危机的这些年,中国经济保持较高增长,中国道路越来越成为学习的榜样,这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政治为什么呈现如此鲜明的反差?对中国自身制度要有进一步认识。

好制度的一般原理:权威—民主—法治的动态平衡

进入文明社会以来,人类就开始探讨好制度所构成的好政治。现代社会的好制度无疑不同于古代社会,但是现代社会来自古代社会,因而现代性好制度必然要汲取几千年来人类赖以生存的基本经验。在这个意义上,好制度来自传统性与现代性的统一性。

民主政治是现代性政治的一个最重要特征,这是任何国家都不能回避的。民主既是目的也是工具,作为目的的民主首先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力,而这一目的性权力需要各种制度形式来实现,其中有参与权、选举权、协商权、自治权、知情权等。不可思议的是,这些纸面上温和、诱人、理性的字词,却能在现实政治中掀起滔天巨浪而让很多人谈民主色变。原因固然有很多,其中一个重要的制度性因素就是人们在追求这一现代性制度的时候,抛去了人们赖以存续的权威性秩序。

人类的一个重要制度遗产就是如何保障秩序并使人类有效存续,这就是权威。只有权威才有秩序,有秩序才有生存和发展。比较而言,现代民主政治也只不过百年的事,而权威则是人类几千年以来都离不开的制度结构。遗憾的是,很多国家的政治以现代性消灭了传统性,民主性政治湮灭了权威性政治,结果民主成为没有制度边界的野马,最终也跌入深渊。在现代性社会,民主是重要的,但因利益冲突更剧烈,现代性社会更需要权威的制度整合能力。

权威性秩序是民主的制度保障,但是带有权威光环的公共权力也可能被滥用,因此必须以法治来保障权力的正当权威性。这是人们追求法治的主要根据。另外,民主本身也是一种权力,是一种分配权力的制度安排,不受约束的民主所产生的权力并不比其他权力形式更值得称道,选举民主毕竟也产生过希特勒式的政治人物。因此,分配权力的民主同样需要法治的约束。

也就是说,作为一套约束权力机制的法治,是现代性好制度的根本所在。虽然法治具有根本的重要性,但其与民主和权威之间是一种动态平衡,法治不能伤害权威的有效性,法治要为人类福祉的增益服务。

中国制度在根本上保障了权威—民主—法治的有机统一

如果说权威—民主—法治的动态平衡是一般性政治原理,而“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其实就体现了权威—民主—法治的动态平衡。

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根本特征,是权威性秩序的来源和保障。中国现代国家建设的基本路径是建党—建军—革命—建国—建政,因此党本身就是政治秩序和政治制度的缔造者,是权威性秩序的根源。对于很多发展中国家而言,没有一个现代性政党所保障的权威性秩序,或者政党政治如果演变成党争民主,民主就变成了没有秩序边界的政治游戏,其危害性在广大发展中国家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几乎所有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发展表明,法律、法院或者制度,其本身不会自动成为权威性秩序的来源,很多国家的宪法法院或者高等法院甚至成了政治动乱的根源。

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一个根本性制度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中国,党性和人民性历来是统一的。党为了人民的利益所体现的人民性政治不言而喻,而人民性即人民民主或者人民主体地位,也只能通过代表性政党这个制度渠道来实现。世界政治的普遍性事实告诉我们,在市场经济中,民主政治很容易演变为金钱政治,结果民主变成了事实性寡头政治。代议制民主结果变成了资本控制的党争民主,人民民主被践踏。

人民当家作主不但是要通过特定的制度安排自己去参与、协商或者决定政治事项,同时还包括人民切身利益的实现。在大多数时间里,人民利益不会自动实现,得通过行政与执法机关去实施、推进,需要政策与法律的落实,这就是依法治国所指的“一府两院”的职能。

这样,“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就很好地概括了中国政治制度的基本结构与功能定位,分别规定了中国共产党、人民代表大会和“一府两院”的功能与行为规范。这一制度恰好暗合了好制度的一般原理,保障了权威—民主—法治的动态平衡。

中国政治制度的优势表现在国家治理能力上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的讲话中指出:“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决定于这个国家的经济社会基础,同时又反作用于这个国家的经济社会基础,乃至于起到决定性作用。”这个论断指出了国家权力的原理。如果把一个国家比作由若干同心圆构成,从核心到外围依次是政治制度圆、经济制度圆、社会制度圆和历史文化圆,其中最核心的政治制度要素固然要适应作为环境性要素的经济、社会和历史文化,但是最核心的力量怎么可能总是被决定而不起主导作用呢?美国的经济社会制度历经奴隶制的农业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工业资本主义和信息时代的金融资本主义,其政治制度始终没有发生重大变化。相反,那些动辄折腾政治制度的改革却会迅速搞垮一个国家。这就是大历史所告诉我们的政治制度的决定性作用。

国家治理能力体现在处理上游—中游—下游权力关系的能力:社会对国家制度的认同度,可以称之为体制吸纳力;协调多维度权力关系所需要的制度整合力以及最后的政策执行能力。包含了权威—民主—法治的动态平衡的“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其比较优势通过以下几个指标体现出来。

体制吸纳力。“选举授权才有合法性”是西方理论家基于自身的政治制度建构出来的一套话语,在我们国内也有一定的市场。但是,政府的天职是治理,不能治理的政府是不道德的,何来合法性?就国家与社会关系而言,成长于社会深处的共产党与人民群众之间的关系,不是西方的选举政治所能比拟的。因此,多家世界权威数据显示,在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对政治制度的认同度、对政府治理能力的满意度等几个关键性指标上,中国都排在世界前列。《经济学人》杂志对世界最有影响力的20个国家开展关于“自己的国家是否在正确轨道上”的调查,中国得分名列第一。所以,只能以中国传统的民心、民意来看待中国政治的合法性。

制度整合力。现代国家的权力结构必然是多维的,权力关系必然是复杂的,至少包括横向的党政关系、行政—立法—司法的关系、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民族关系,还有纵向的中央—地方关系、国家—社会关系。其中,每一种权力关系都有可能给国家治理带来或负面或灾难性影响,需要强大的制度整合能力,否则资本权力绑架政府以及“党争民主”形成的政党斗争极化,结果必然是“否决型政体”,使得政府在关键性发展议题上寸步难行。比如,中国的高铁项目因类似的原因在一些国家遇到困难。相反,在上述每一个权力关系中,中国所贯穿的都是民主集中制的制度和原则,从而“促使各类国家机关提高能力和效率、增进协调和配合,形成治国理政的强大合力,切实防止出现相互掣肘、内耗严重的现象”。民主集中制的制度和原则保证了中国的制度整合力。

政策执行力。政策执行是国家权力运行的下游,其好坏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制度整合能力所保证的政策制定与执行中的协商协调落实,二是公务员队伍的专业化程度和文化素养。制度整合力所保障的中国政策执行力在世界上无出其右,原因还在于中国是官吏制度的发源地,这是一项把国家组织起来并管理国家的制度发明,这一文明基因保证了中国与生俱来的高素质公务员队伍。因此,国外很难想象上百万的移民安置工程,也不敢想象在几年内能帮助几千万人脱贫。

“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不但符合好制度的一般原理,还直接表现在强大的国家治理能力上。历经了第三波民主化的浪漫和“民主的衰败”,尤其是血腥的“阿拉伯之春”,我们更加相信这样的道理。国家之间的差异不但体现在制度形式是否符合各自的文明基因,更直接表现在国家治理能力上。好看的制度、好听的理论,如果不能治理国家甚至祸及民生,那都是蛊惑人心的说辞而已。保障了权威—民主—法治的动态平衡的制度,其比较优势已经得到证明。但是,要进一步彰显中国的制度优势,事关权威、民主和法治的政治理论和制度安排,需要在政治理论上得到丰富,在实践中得到进一步完善。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