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文学书画 >> 正文
两棵古银杏的故事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文凡  日期:2017-3-6 9:57:44  浏览次数:

在浏阳市张坊集镇白果路旁,有两棵偎依在一起的银杏树,大家称她为夫妻树。

 

这两棵树,一公一母。公树高大挺拔,树梢直冲蓝天,看着就给人一种振奋感。母树比公树虽矮一点,但葱茏婆娑,春风大气,给人一种盈盈的母性韵味。这两棵树约有二十四五米高,树干得两人手牵手才能合抱住。二百多年来,这两棵树你拥我抱,相互依偎,远远望去,成了张坊集镇一道亮丽的标志性风景。

相传三百多年前,从广东梅县迁到浏阳张坊有一支张姓的外地人,这些人都讲粤语,后被称为客家人。他们在这建家立业,繁衍子孙,凭着聪慧与勤劳,在此一方家声振振。

百多年后,这些客家人中,有个叫张道益的,不但聪颖过人,而且勤奋努力。一天,一个在张坊颇有名气的陈蔚驰因一场赌博,将自己的家业一夜败尽。眼尖手快的张道益,凭着手里的一千多两银钱,一揽儿将他那千亩良田买了过来,平时,从不显山露水的他,一夜之间成了张坊的旺人。

   张道益独生爱女张翠芝已十六芳龄,她不但人长得像娉婷莲荷一样,而且棋琴书画样样行。张道益虽为“无后为大”耿耿入怀,但对女儿更加视为掌上明珠。他和妻子常在床上想象着自己未来入赘女婿的样子:这人除了威武雄健外,还得能文能武,有勇有谋。自己老了,他才能一肩挑起家业重担,在张坊处不败之地。于是,张道益每每去浏阳县城走亲访友都特别留意身边是否有这样如意郎君。

张翠芝虽是大家闺秀,但不像别的小姐整天呆在闺阁棋琴书画闭门不出,她却时常到田边地头山间河畔采野花,摘野果,捞鱼虾,捡田螺,甚至还帮着挖土种菜,砍柴割草。她父母看着既惊又喜。他们想,这女孩像男孩一样,自己的家业必定后继有人。

张道益家业大了,便请了两名长工。其中一个叫黄立佳的,年方十九,身材魁梧。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镶嵌在宽阔饱满的天庭下面,给人一种虎虎生威的感觉。别看他年纪轻轻,但扶犁掌耙等农活样样拿手。自黄立佳来这后,张翠芝到田间地头的次数更是多了起来。

一天,黄立佳在犁田,因那时田里根本没打化肥农药,所以,泥鳅黄鳝特别多。每每犁铧翻起的泥巴里,时不时的有一两条黄鳝粘在上面。正在上铲草的张翠芝见了,提着一个竹筒赶来说:“黄师傅,你也是,那泥巴里的黄鳝怎不拈起来啊?这东西多好吃啊!”黄立佳冲她哈哈一笑:“张小姐,你喜欢这个?好,来,今后我不但会把犁田时的黄鳝拈起来给你,晚上,我还可以去照泥鳅,捡田螺给你呢。”“好,一言为定,晚上我跟你提桶子!”张翠芝高兴地瞟了他一眼。

黄立佳一边犁田,一边想:自己怎么也弄不明白,张小姐这大家闺秀怎会与我们泥巴腿子一样,水一脚,泥一脚,在黄日头里帮着做农活呢?尤其首先她那一闪秋波,在他心中泛起了一丝涟漪,但马上就风平浪静了。

那天晚上,圆月当空,田里的青蛙一唱一和。黄立佳右手提着一个通亮的油松篓子,左手握着个扎泥鳅的针扎。出门时对着楼阁叫了一声:“张小姐,你说跟我去照泥鳅,去啵?”正在楼阁练毛笔字的张翠芝搁下毛笔,咚咚咚跑下楼,正要跟着黄立佳出门,却被父亲一把拦住,说:“大晚上的,跟着人到外面去,像话吗?”张翠芝双手一张,吊在父亲脖子上撒娇着:“不,不,我就要去照泥鳅!回来再给你煮一大碗。你不是很喜欢吃泥鳅黄鳝吗?”张道益见女儿这般怜爱,也不忍心扫了她的兴致,说:“去,照一会儿就回!注意不要摔到田坎下去了啊!”

张翠芝提着个小水桶兴致勃勃地紧跟在黄立佳的后面。清亮的水田里,这里蜷着一条黄鳝,那里躺着一条泥鳅,黄立佳扎了泥鳅,扎黄鳝,张翠芝乐的脸上比芙蓉花还漂亮。他们正津津有味地游走在田间时,谁也不知道张道益正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他怕黄立佳欺负女儿,也怕女儿春枝乱颤地撩黄立佳。他知道女儿的脾气。当看到他们那有说有笑的情形时,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他想,这孩子要品相有品相,要德行有德行,就是扁担长的一字都不认识,真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突然远处传来女儿的一声尖叫,只见黄立佳挥舞着针扎在使劲拍打着什么。吓得他惊呼着:“翠翠——翠翠——爸爸在这里,不要怕——”旋即向女儿那跑去。当他走近,只见黄立佳已在女儿的左脚跟上使劲吮吸着,一口口的鲜血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张道益傻眼了,女儿被毒蛇咬了!黄立佳吸了一阵之后,感觉毒汁全吸出来了。他停住嘴,指着摊死在田中间的一条两尺多长的棋盘蛇说:“就是它,太厉害了!”张道益看了不由得毛骨悚然,背脊发凉。他知道棋盘蛇的厉害。这蛇咬了人,如果不马上挤出毒液,不出半个小时,就是神医也无力回天。他也很清楚,用嘴巴吸出毒液是件非常危险的事,一旦毒液进入了食道,也非同小可。可这孩子是在以命换命啊!“黄师傅,快,快回家,我家里有几粒解蛇毒的药!”张道益惊慌地说。

黄立佳身子一蹲,拉着张翠芝的双手往肩膀上一搭,还没等张道益反应过来,他已背着她走出好远。回家后,张道益急忙从箱角里取出那瓶祖父秘制的药丸给他俩吃了。还好,几天后一切安安静静的。但在张翠芝心里,一想起那事既心惊胆寒,又感动万分,她不知道用什么来感谢黄立佳这个救命恩人。

自认识黄立佳后,张翠芝就觉得他除了不识字,家里贫苦之外,其他什么都好。如今他成了她的救命恩人,心里更是喜欢上了他。从此,餐桌上有什么好吃的,张翠芝第一夹就送到了黄立佳碗里;傍晚,黄立佳收工一进屋,张翠芝就给他倒好了一桶热水;晚上,还邀他到她的楼阁里看她画画,听她拉二胡。张道益夫妇虽然心里像揣着只兔子一样,但只能由着女儿。黄立佳毕竟是她的救命恩人啊!好在黄立佳很有自知之明,尽管张翠芝常常黏着他,可他的一举一动从来就规规矩矩,不越雷池半寸。

一天晚上,张翠芝特意当着黄立佳的面几笔画就了一幅鸳鸯戏水的水墨画。画刚落笔,张翠芝撩起一双丹凤眼指着画上的鸳鸯说:“这是你,那是我,我们像它们一样好吗?”她越说越激动,大胆热辣的张翠芝一把托着黄立佳的下颌,在他脸上使劲亲了起来。害得黄立佳躲闪不及。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对她说:“别……别……这样,你爸会赶……赶走我的……我……我……配不上你……”张翠芝一把紧紧地抱住他说:“我就喜欢你,你什么都好,只是不识字。我爸最看重的就是能识文断字的人,这样好吗?今后我教你,你很聪明,你会比我学得更好的。我爸我能说服!”

张道益本来就对女儿百依百顺,当女儿提出要与黄立佳结婚成亲时,他也只得答应。但极爱面子的他,对黄立佳提出了唯一的一个苛刻要求,他对女儿说,黄立佳什么时候学好了《三字经》《百家姓》《千家诗》《千字文》和《古文观止》,他什么时候就可成为我的女婿。张翠芝乐滋滋地胸脯一拍,说:“好,看他的!”从此,张翠芝每天晚上教黄立佳读书识字,真的,仅仅四年时间,那几本书被聪明的黄立佳不仅学得一字不剩,还能题诗作对,成了张坊有名的大才子。

张翠芝与黄立佳大喜之日,张道益夫妇乐不可支。这下他们可以放心了,自己的女婿竟然有那么大的能耐,别说这点家业,就是再大的家业他也能操持住。为了让他们在结婚之日留下最有意义的纪念,他把好不容易在大围山里挖得的两株象征着“夫妻百年恩爱,家业千年不衰”的银杏树,用一根红绸裹着,以隆重的方式交给了这对新人。两位新人不负重托,不但郑重地将这两株树并列地栽在那,而且,他们俩夫唱妇随,相敬如宾,所操持的家业也像那两棵银杏树一样不断地茁壮成长,成了浏阳东乡的一大财主。

二百多年来,这对夫妻树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谁也无从知晓,但他们互敬互爱,坚强地屹立在这一方土地上,他们早已成了张坊夫妻们心中的树神。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