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文学书画 >> 正文
千层底 万般情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肖大松 廖桂维  日期:2017-7-12 9:30:14  浏览次数:

 

近日,妻子在整理旧衣物时翻出了一双我收藏已久的崭新的土布鞋藏青色的面子,灰白色的里子,白色的鞋底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针眼,阅兵式一般紧密排列着。我用双手捧起布鞋,抚摸着柔软的鞋面,端详着密密的针脚,温馨和感动顿时弥漫全身。

我是穿母亲纳的千层底布鞋长大的。

那时,农村人穷,买不起皮鞋都喜欢穿自家制做的布鞋

记得每到农闲时母亲便架起楼梯,从棕树上把棕一片片剥下来,除去硬梆,再一块一块的涂抹米浆,然后拿到太阳下晾晒。晒干后我们脚按在上面,用一种浅黄的粉石头当画笔描成脚的形状。

旧衣、碎布,在那个时候都是母亲的宝贝。每年,母亲都会从旧衣服上一块一块的剪下布来,清洗得干干净净,收好备用。晴朗,母亲煮一锅米浆,拿出这些大大小小的布块,用米浆一张张拼贴后,一层一层粘在门板上当粘至五六层时,便用小铁锤将布敲打夯实,再用木板压平然后放在太阳底下暴晒。抬木板晒布块,是我的拿手好活,当母亲粘满一块板时,我便喜滋滋地拿到外面晾晒,傍晚再收回来,第二天继续,直到完全干透为止。母亲对我的勤劳表现很高兴,不时表扬我,还会奖励一个小冰棍或一个辣椒糖。布晒干后,把棕底放在上边,用锋利的刀沿着棕底剪边,一层层叠在一起,鞋底便显雏形

麻线都是母亲自己搓的。用镰刀割回麻,剥下皮,用水浸泡,晒干后,母亲把麻撕成条状,双腿膝盖夹紧麻条,用双手来回搓,在反反复复中,一条条麻线出现了。每当放学后,我都会看到母亲坐在屋中搓麻线,一来一回,一丝不苟。看到母亲脸上的汗水和脚下飞舞的蚊子,我飞快地拿来扇子,帮母亲扇扇风,驱赶蚊子。母亲直直腰,擦擦汗水,望着我,笑得可甜了。“娃子,有孝心呀。妈妈不热,你去休息吧。妈妈给你做好吃的。”说完,直起身子,揉揉酸麻的大腿。一眼望去,母亲的双手和膝盖都红肿了,我心疼地说:“妈妈,让我自己来做饭吧,你先休息休息。”

不知过了多少天,箩中的麻线越来越多了,母亲把搓好的麻线一缕缕扎好,用石灰水浸、煮后,晾干,白白的,散发着股股清香。

鞋好穿,鞋难做。

纳千层底是最费功夫的苦活。鞋底又厚又硬,纤细的针尖想要穿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使上很大的力气,又顶又,才可以完成一个回合。

昏黄的煤油灯下,对着豆大的灯火,母亲弯腰坐在木凳上,一针一针地纳着鞋底,还不时地将针在发髻上擦两下,嘴角挂着一丝浅浅的微笑。扎下针,用顶针顶下去,然后又捏住穿过去的针用力拔出来,一下,又一下,用力将绳子拽紧。在灯苗摇曳中,母亲一针一针地重复着创作一针一线那么的执著,那么的认真。凝神贯注,只听得绳子在嗤嗤作响。我在旁边帮母亲捋顺麻线,一双眼睛盯着母亲,一眨不眨。

夜深了,母亲不时打着呵欠,她揉一揉眼睛,或按一按太阳穴,盘着的双腿伸了伸,直几下腰,对着油灯继续着。我也呵欠连连,母亲忙哄着我睡下。我躺在被窝里,有时,半夜醒来看到母亲还在纳底,看着,着,心里说,母亲怎么不困呢?一双鞋底,密密麻麻要扎下多少针呢?又有谁计算过呢?睡不下时,躺在被窝里1、2、3……”的默默数着,但数着数着,眼睛渐渐地模糊了,数不出数目来,不知不觉中又睡着了。

“哎哟!”一声把我从梦中惊醒,睁眼一看,母亲把拇指含在嘴里,疼得直皱眉头。“母亲又被扎着手指了。”我忙爬起床,来到母亲身边,拼命吮吸被扎的指头。“傻小子,怎么又醒来呐,妈妈不碍事,快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在母亲的哄说中,我又钻进了被窝。偷偷之中,我数了一下,母亲的十个指头都留下了针眼的痕迹。

母亲不痛吗?母亲不累吗没听到过从母亲嘴里吐出过任何的怨言。一双千层底,不知道有多少个这样的回合。一双千层底,母亲也不知被扎多少回。在我一次次迷迷糊糊中,不知何时,母亲已拉完最后一针,用牙齿咬断线头,布满密密的麻线的鞋底终于完工了。千层底,万层针,一层一层,百层千层,纳进了母亲多少的春晖和恩泽;一针一针,百针千针,饱含着母亲多少的汗水和爱意。

在随后的日子里,母亲缝上漂亮的黑色灯芯绒面,絮进棉花,一双双漂亮的千层底布鞋就诞生了。每人一年一双,从不断缺。每到那时,我都会欣喜地从母亲手中接过新鞋,迫不及待地穿在脚上,蹦几下,软软的,暖和和,真舒服。

我很爱惜母亲做新鞋,穿上新鞋后,简直不知道怎么走路:怕弄脏,怕磨破。只有上学、走亲戚时才穿上。碰上下雨天,都会把布鞋脱下来,穿上解放鞋。

每到冬天上学时,我穿着母亲亲手做的千层底,双脚踏在火箱上面,从早到晚心里暖烘烘的。记得有一天,突然下起了雨加雪,我又忘了带解放鞋来替换。放学后,我等了近半个小时,没看到妈妈送鞋来,着满地泥泞心怕把布鞋弄湿弄脏于是咬咬牙,脱下布鞋放在怀中光着脚丫在雪水中猛跑回家。小脚丫浸在雪水中,钻心地疼,十几分钟的路程,我坚持跑回了家中。回到家时小脚像红萝卜一样,被冻得母亲看到时,猛冲到我身边扬了扬手,泪珠在眼眶中打转。很快,母亲扬起的手放了下来,一边埋怨,一边心疼地帮我搓脚上的泥,倒来热水让我泡脚,还一直埋怨我“死脑筋大笨蛋”。我连说“没事没事的瞬间母亲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啪啪”掉了下来从那时起,母亲有空就会给我多做几双布鞋。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母亲非常高兴,她用节俭下来的钱给我买了一双皮鞋,说要到城市读书了,不要让同学笑话。上大学前,母亲熬了好几个晚上赶制了双布鞋。临行时,细心地把它放入我的行囊,说“天冷时穿穿”在大学里,看着同学漂亮新奇的皮鞋、波鞋,我从不羡慕,我最喜欢穿的还是母亲做的千层底。

日子一天一天过,千层底也一双一双换。但其中有一双我一直没舍得穿,那双鞋鞋底沾上几滴母亲手指上面的鲜血,渗透在布面,如同一颗颗闪闪的爱心。这双鞋一直被我收藏着,直至现在,鞋底的血点闪亮如故。

捧起鞋子,仿佛看到了母亲那熬红的眼和磨起水泡的手,仿佛看到了母亲那无私对儿子的期盼。这份纳在千层底里的母爱经过岁月的沉淀已深深植根于儿子的心中,给温暖和……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