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文学书画 >> 正文
水流无声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唐军林  日期:2018-1-8 10:53:23  浏览次数:

                                

     连续两个月的高温天气,整个乡村像笼罩在蒸笼里,早已失去了原有的活力。特别在中午,动不动浑身都是汗,连吹进屋里的风也是滚烫,甚至手碰到墙上也会感到墙有点烫手。刘老汉本来想到田头看看,可外面热得厉害,怕有点受不了,又不得不待在屋里。

    田野里的田干得像抹布擦干了一样不见一滴水,连田边的水渠也干开了坼,只有等水库里的水放下来的时候才看到水在渠道里动。水在刘老汉眼里也显得愈来愈金贵,有时为了放一点水进田,还不吝与人争得面红耳赤。

    刘老汉的田在垅田的煞尾处,隔水渠还有好几丘田,要等他上面的田水放好后才会有水到他田里,如果天年不好,放点水比登天还难。所以,在外打工的儿女都极力反对他在家种田,不想在外面再操这份心,都劝他:“家里又不是愁米下锅,你这么大的年纪了就在屋里休息算了,何必再讨这个苦吃。要是手头没钱用,和我们说一声就行了,我们又不是拿不出。”刘老汉不听劝,说闲在家里没事做,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里闹闹空空的更不好受。屋场的人都说他是把贱骨头,有福不晓得享,他听了不以为然。

    刘老汉种田纯粹是打发日子,可事情却做得有板有眼,一点也不输给那些种田大户。种

的水稻不光长势喜人,株株都长得像一个模子印出来一样一般匀,看得眼睛都发光。看到他的禾,无不伸出大姆子对他啧啧称奇。

    刘老汉的田里已有好久没进水了,一直让他睡得不塌实。好几次到田里放水,水到田边了,水渠里的水却突然断流了,急得他站在田埂上急跺脚。田里的水稻正在抽穗,没有水给稻穗灌浆,稻穗上长出的会尽是秕谷,也就是说忙碌大半年,到最后却是白干了。快到手的收成说没有就快没有了,刘老汉心里哪不着急。

    水库里的水是轮流放的,一般要等四五天才放一次,可等了四五天渠两边稻田也干了见底,就是有水放下来,来来回回放的还是那些现田。他想给自家田里放点水,还真不是容易。经过好几次折腾后,时间倒花了不少,田里依然没的放到几滴水,这回刘老汉算切底死心了,对水进田里不再抱有一丝幻想,甚至再懒得再到田里去看看。

    像刘老汉这样的田,镇里不止一二家,有不少村民到镇里反映了这些情况。镇里再不管,

有不少田肯定是颗粒无收,以后谁还愿种这样的田。镇长听到一些村里的汇报后,马上组织人员到田头察看,感觉田里的旱情不是一般的严重,如果再不改这种轮水的方式,有些人的田真的是白种了。

    于是,到田里看水就不再是你看你家的他看他的,而是由村组统一派人看,也不再是像

过去那样机械的决定放水时间,让整个垅里的田都放到水才再轮换。

    那天有人跟刘老汉说,说他田里已灌满了水,他听了有点不相信。他说自己花过几天工夫都放不到一滴水,哪还有不费一点力气就把水放到田里的好事。

     可走到田头,看到田里满田的水,心头竟有说不出的激动,前面如一块石头压在心头压抑仿佛一下子烟消云散。丰收在望的喜悦又重新回到他脸上,不知该对谁说一声感激。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