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文学书画 >> 正文
雪域高原盼家信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锡挺  日期:2018-7-5 9:23:53  浏览次数:

 

            

七十年代中后期,我参军入伍来到了世界屋脊雪域高原西藏。八十年代初的一天,我和战友们正在执勤,突然发现在雪域高原的一个山峦下,一股扬起的尘沙弯弯曲曲向军营延伸,宛若一条蚯蚓在蓝蓝的天空下游动。

军营在一条通往藏区县城的碎石公路旁边,大约离县城三十多公里,战友们思念故乡亲人时,唯一想到的就是写信,日复一日地期盼着邮车信使的归去来兮。

尘沙愈来愈近,那辆不堪重负的邮车,刚露出半个车头,随着几声震耳欲聋的喇叭鸣叫后,便趴着不动了。

是车抛锚了,还是被风沙陷住了?我和战友们好奇地向那个方向移动。果然是一辆封闭式邮车,车门上有醒目的“人民邮政为人民”的邮徽标志。这时,意外地从驾驶室钻出来一个长发飘飘、身着绿色标志服的年轻女子,紧随身后,下来两个男人,也许他们是邮车长途押运员和驾驶员。

尘埃落定后,好像那长发女孩在向这边招手,其实在沙漠陷车,在边关可谓家常便饭,一不小心会时常发生类似情况。从战友们的眼睛里发现,给我们边关将士送信的邮车得特别保护,于是我便吹响了紧急集合口哨,队伍立即跑步到达邮车边停下。此时,只听见阅耳的“谢谢解放军!”的女高音迎面扑来,把战友们的目光齐刷刷地吸引了过去……。举目望去,她高挑苗条的身材,白里透红的脸蛋,两片细细的柳叶眉下,闪动着一对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给雪域高原浩瀚无边的沙漠平添了几分亮丽色彩。

不知是想急切阅读亲朋好友寄来的“家书”,还是身边拥有一位美丽如画的女孩的缘故,亦或两者兼而有之。战友们干劲倍增,有的刨沙,有的抱石头垫轮胎。垫好路基后,邮车驾驶员在战友们齐心协力的推动下,汽车好似一头负重的肥猪一拱一拱地蹒跚着驶出了沙漠陷阱。

远在边关高原,想内地、想家、更想亲人的那种思念之苦,也许只有切身感受的人,才能体会到个中甘苦。当时部队没有电视看,也很少看到电影,互诉衷肠便是向遥远的亲朋好友写信,由于一封信至少也有几大页,战友们习惯地把信称之为“家书”。于是,战友们发明了“交叉法”写信,每隔三五天写一封信,估计对方收到信回信后,就及时发出第二封信,这样就会收到很多的信,以缓解边关将士们的孤独与寂寞。

虽然部队有收发室,但哪能满足战友们对内地亲人们的思念之苦呢?后来,部队规定,每周星期三、六战士们可以轮流去某县城的邮政局寄信,办理包裹、汇款等相关业务。

这天,阳光灿烂,我走进邮政局,侧面一个似曾相识的倩影跃入眼帘。哦,是她,那个长发飘飘的绿衣姑娘。当她转身看见我后,惊喜地叫道:“是你,金珠玛米!”她问我要办什么邮政业务,我说想给家里寄一些西藏的纯毛线,不知选什么毛线好?不由分说她爽快地答应帮我选买和邮寄毛线,我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一个月后,家里来信说收到了毛线,父母亲还回信夸我很有欣赏水平,其实,只有我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

半年后,我从西藏部队回内地出了一趟差。归队途中,在四川双流国际机场候车室刚要坐下,一位五十开外的大娘看我身着军装,一颗红心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便径直向我走来,问我是否也去西藏?我说我是驻藏某部干部,是出差完成任务后回西藏。她问我行李重不重,我告诉她我无托运物品,手提物也不重,只给战友们带去几十封家信。听说带家信,大娘有些不理解,我忙解释,因为当时寄往西藏的信时间太长,信件往返一次几乎需要一个月时间左右,战友们托我进藏时,带去的最好礼物就是去他们家里带一封信回部队。大娘听我解释后如释重负,自豪地说,她的小女儿也在拉萨市邮政局工作。这次我用我的机票给大娘托运了二十多公斤物品,为此,她老人家十分感激,到拉萨后,硬要拉我去她家里作客。老人告诉我,他们的老家在四川泸州市,曾经是十八军进藏部队干部,转业后,分配到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工作。因后来被错划为右派,又回到泸州老家,最小的闺女是在四川泸州长大的,文化大革命后落实政策,全家又回到拉萨工作,小女便考取了西藏邮电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拉萨市邮政局工作。

第二天,老人领我到了拉萨市邮政局。我们刚进去,一个身着邮政工作服、苗条高挑的青春姑娘,口里甜甜娇滴滴地喊着“妈妈——!”跑了过来,工作帽一接,盘绕在头上的黑发宛若一弘瀑布飘然泻下,哎呀!怎么是她?我差点叫出声来,原来,她便是上次邮车上那位曾毕业于西藏邮电学校的姑娘——老人的小女。

我生来有些不善言辞,见状,老人急忙说,小女虽然在拉萨市工作,为了让战士们能及时看到家信,她主动申请继续负责那条邮运干线邮车邮件的押运工作,今后还需部队多多关照……

后来,我离开了雪域高原部队的戎马生涯,带着战友们的意愿,申请转业来到了邮政系统工作。往事如烟,转眼间四十多年过去了,边关西藏的邮政,同全国现代邮政一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边关战士与绿衣使者的那段鱼水之情,时时涌上我的心头,至今梦绕魂牵,流连忘返。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