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文学书画 >> 正文
沅江、夷望溪百里大放逐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邹亚枝  日期:2018-7-12 9:21:06  浏览次数:

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没去过桂林,自是无法想象它的美,但,我的沅江,我的夷望溪,这一路的风景,就宛如一首首诗,一幅幅画,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上,雕刻于我的眉间,让我无法再对他乡山水心生艳羡!五月二十四日,当这个日子象小鹿儿蹦跳到我的跟前时,无法抑制的激动让人早早地来到你的身边,沅江,久受钢筋水泥禁锢的灵魂将与本地文友们从你清澈的怀里出发,来一次从县城到夷望溪的百里大放逐。

在轮船驶离码头的那一刻,心儿就成了舷外的浪花,一朵朵,一层层,晶莹着,雀跃着。沅江,梅溪是你女儿吗?当导游指着八字路那边的方向告诉我们梅溪就在那儿时,我就想这样地悄悄地问问你。记得有首古诗曾这样地描绘过:“摩挲睡眼望山坳,非雾非烟景四郊。一幅生绡不收拾,被风展却挂林梢。”她的奇美,其实诗人还是并没有完全地表达完整的。她的奇,在于每到烟雨蒙蒙之时,她的上空便会缭绕出一层淡淡的云雾,在那云雾之中,又会绽放出一朵朵雪白的梅花。若到得梅开之季,那一溪让风吹落的点点花瓣,随着清澈的溪水缓缓流动,天上人间,如此绝美想是这世间仅有的罢!

碧萝岩,沅江,它就似你眉尖的一颗朱砂痔,远远望去,翠色如烟,而那岩顶的亭台,宛若水墨画里旧时的闺中碧玉,孤独而美好。过得碧萝岩,沅江,你仿佛为我们敞开了那扇最古老的自然之门。立于船头,五月的江风呼呼地拉扯着衣裙,身上略感凉冷,天空虽有点暗淡,但这并不防碍我们的心情。空中时不时有鹞子、苍鹰翱翔,而白鹭在你江岸的枝头轻盈地起舞,野鸭儿也总是不失时机地抢在我们的镜头前……如果,把时间的焦距拉得远一点,我是否可以看到屈原被流放时那悲愤的身影在你的怀里渐行渐远?又或者,把时间的焦距拉得近一些,沅江,我可否能看到沈从文先生坐在那艘油得发亮的乌蓬船里酝酿着有关于你的文字的侧影?看啊,纤道!当镜头定格在你的岸脚边,沅江,多少代纤夫在那时隐时现的窄窄的纤道上倾斜着身子、喊着号子,拉着沉重的岁月将他们的一生走完?

来不及让我把镜头里所有画面里的故事来一个完整的遐想,船已过得桃花源的水府阁,再经蛤蟆岩、鸡公岩、营盘洲与七星洞等多个充满神话与布满历史青苔的景点而来到马援石室边。

马援石室,那是东汉年间伏波将军马援,奉命征讨五溪南蛮,在达临乡(今湖南常德古城)大败蛮军,将蛮军追逼到了下隽(今湖南沅陵县〉,途经乌头村(今湖南桃源县的桃花源境内)时,因军中将士身染瘟疫而凿的歇息疗养之所。当时正逢盛夏,酷暑难耐,且又逢漳气漫延,瘟疫一时横行起来。军中将士病倒大半,年老体衰的马援更是身染重病,不得不停下追赶,在此安营扎寨,并在临江的山石壁上凿洞养病避暑。马援请了许多的医生,都未能把他们的病治好。就在一筹莫展之时,当地一位老婆婆主动将自家的祖传密方献出,医治好了他们。这密方就是现今桃源人爱喝的擂茶配方。

“唉,好想到那石室里瞧瞧!”当轮船很快驶过马援石室时,望着那一大一小的两个洞口,沅江,我便这样悄悄地对着你叹息。有时,时间总会禁锢很多的人与事,让你错过很多的风景,就如这艘船,必须在十二点之前赶到兴隆街一样,让我们错过许多寻找历史遗痕的机会,这两个洞孔,就仿若时光之眼,那么远远地望着你,仿佛可以把你看透,而你却无法把它望穿。沿途让人目不暇接的景致在我们的心底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欢潮,还未从行过的景点里回味过来,船只又已驶过穿石岩等景点而到达临津滩水电站,并顺利通过电站闸门后继续逆水而上到得兴隆街码头,此时已是近午时分,沅江,我们就暂且别离你的怀抱,上得岸来。

很是感谢民俗博物馆的老总,让我们参观了这里的农耕文化展示馆、张果佬酿酒坊、田西施豆腐坊、兴隆街旧时的客栈等等。在这里,时光仿佛又回到几十年前,甚至更久远些,从那些陈旧的农具上,仿佛可以看到那一双双粗糙的长着老茧的手在田间地里辛勤劳作的画面;也仿佛可以闻到那一滴滴洒落在田间地里的,或是浸透在身的汗香;而那张果佬酒坊里的米酒香味,远远地,让人未曾喝到便有了些许醉意,它不禁让我想起儿时奶奶在家酿米酒时的场景,温馨得要让人落泪。好喜欢田西施豆腐坊门柱上的那幅对联“香肩挑日月,巧手磨乾坤”这幅联,又该是一幅怎样美好的画面?

也很感谢一路同行的一位文友以及他的老总,为我们准备着丰盛的午餐,而午餐中,且又品到了桃源历史曾经的原味——擂茶!

擂茶,自从老婆婆的密方治好了马援的将土们以后,便名声大振,从此在桃源风靡至今。其实,擂茶的制作非常简单,把花生、芝麻、绿豆、生大米、生姜、生茶叶放在特制的擂钵里,用木棒捣成糊状,再用开水冲泡便可。虽然擂茶的用料简单,但清香可口。更有那五花八门的压桌,总是让人垂涎欲滴:黄灿灿的油坨 、香喷喷的油炸锅粑与馓子、米面、瓜子、花生、板栗、豆子、红薯片、酸辣坛子菜……满满一桌,让你数都数不过来。望着文友们边吃边聊的场景,一首“走东家,跑西家,喝擂茶,打哈哈,来来往往结亲家”的民谣立时浮出脑海。

当我们酒足饭饱之后,沅江,我们再次来到你的怀抱,乘舟向心慕已久的人间仙境夷望溪的方向进发。行不多时,一座四面临水,高约数百丈的岩山便矗立于我们的眼前。听文友告之为水心寨时,又一次惊喜袭上眉梢,原来这里已是沅江与夷望溪的交汇之处。早就有所闻得,此处为南宋洞庭湖区农民起义首领杨幺安营扎寨之所。这向往已久之地让我迫不及待地下了船,随着文友们把兴奋沿路洒满在了翠竹掩映的石阶之上。走不多时,一座小庙忽现于前,一位大约五六十多岁模样的老者正躬身收拾柴禾。有人问及他的年龄,这位原来已有八十多岁精神矍铄的老者,让我怀疑时光是否也在暗恋这里的山水,喜欢这里的山民而行走得慢些了。绕过小庙,在近九十度的石阶之上,心悬在铁链扶手的环扣里悠悠直颤。好不容易上得崖顶,只见三座相连的寺庙香烟缭绕,梵音阵阵。虽非信徒,但喜佛语,且怀了虔诚对着菩萨深深地拜了几拜。足踏于杨幺曾经踩过的土地,总想捕捉到一些历史原有的气息,然而,这里的一切早已几经沧桑,存在的这几座重建庙宇,也只是后人的念想而已。立于山顶凭栏四顾,那连绵起伏的黛色群峦、碧玉般的江水、零零散散依山傍水而建的木屋与小楼、来往着亦如行走的音符的船只……这一切,忍不住让人想大声地呼唤一声:“嗨,沅江!……”

未来得及叩问头顶的那片飞云,也还未来得及与石阶旁的那些小小野花儿私语几句,有人便催促着下山,时间仿佛是那山尖长了翅膀的小小雀儿,在一个不经意间就飞得无影无踪了。
当我们再次移舟进入夷望溪水域之后,方知这里的水色更碧,山峦更翠。

“嗨!夷望溪!”
当我忍不住想要呼唤这个名字的时候,“怡望溪”,“遗忘溪”这样的字眼同时出现在我的脑海。这里的青山碧水,更像是前世今生无可分开的恋人,山影在溪水中相融,波光在峰头上涌动,船行其中,如穿仙境,怡心悦目!身临此境,即便有万千的烦忧,也遗忘在那仿佛能振奋人心的钟鼓石中;遗忘在那憨态可掬的象山脚下;遗忘在那栩栩如生的麒麟山旁;遗忘在那幽幽的明月崖前;遗忘在那竹影婆娑里露出的半个拙朴的檐角下;遗忘在那树下安静垂钓人的身旁;遗忘在那溪边田间山民手扶的梨耙里……这里仿佛也被世俗遗忘,恰如陶公笔端的文字一样的绝美。在“怡望”与“遗忘”中不知不觉便到了我们最终的目地地樵林村,来探访一棵千年古樟。

这株古樟,守望在村中的一块平地之上,直径一米,二三十米高的华盖直入云端,可荫及一亩之地,树身系着红绸。听说若在此树前许下心愿,定能如愿。驻立于它的庇荫之下,心中一时多出了些许的敬畏。可若要许下心愿,只想把这百里欢欣的时光留住,能如我愿吗?当这念头一出,自己忍不住偷偷地笑了。笑过之后,面对这棵犹如慈祥老者样的古木心生歉意,也为自己的无理念想感到无奈。我们终是抓不住时光的襟角,但可以把欢欣好好收藏。

是的,曾经在那百里画卷样的境地里放逐的灵魂,如今可以在某个角落,或是某个夜里,悄悄地把那收藏的欢欣打开,让生命重新获得那份那大自然赐予的遗世快乐,且可在梦中放肆呼唤:

“我的沅江哎!我的夷望溪!……”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