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文学书画 >> 正文
大二那年,我戴上了上海表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卢兆盛  日期:2018-9-21 10:38:31  浏览次数:

      近日清理书柜,又把那块珍藏在柜里的上海牌手表拿出来轻轻抹拭,思绪一下子回到了30多年前,有关这块表的一桩桩往事,又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这块表我戴了将近26年,是考上大学后父母送给我的奖品,只不过奖励的时间是在读了一年大学之后的那年暑假。奖励似乎晚了点,但我却觉得来得太早了;小小的一块金属,我却感到沉重得难以承受。

1980年,我参加高考。整个镇中学110多名考生只有4人榜上有名,其中上了大专线的仅有1人,那就是我。我成了本村有史以来第一个大学生,家人和亲戚们都为我“金榜题名”感到高兴与自豪。

开学日期快到了,父亲决定送我到县城,然后让我自己乘火车赴省城的大学。镇上距县城将近60里路,而县城每天往返镇上的班车只有两趟,上午下午各一趟,时间把握不准的话就往往赶不上趟。离家那天,我们天没亮就上路了,紧赶慢赶,摸黑走了十几里山路赶到镇上,结果还是没能赶上早上七点的班车。父亲好不懊丧,摇头叹气说:“要是有个钟表就好了!”无奈,我们只好搭下午那趟车赶到县城。好在最后还是赶上了火车,父亲终于松了口气,但从他已经舒展的脸上,我仍然看出他还没有完全卸下的自责与负疚。

     大一那年,只读了初小的父亲每次来信和回信,都反复叮嘱我一定要想办法克服没有钟表造成的困难,按时上课,千万不能迟到早退。其实,我们全班42个同学,绝大多数来自农村,戴手表的顶多不过四分之一,但大家都能按时作息。我告诉父亲不要担心,没有钟表照样会安排好自己的学习生活。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读了一年大学了。暑假回来,我每天都帮着父母干活。家里人口多,负担重,作为五兄妹中的老大,我希望能以自己最大的努力减轻父母的压力。返校的头天上午,我带着大弟大妹上山砍柴,中午回家刚放下柴火,小妹就跑过来告诉我们,爸妈把家里那头大肥猪给卖了!我一惊,跑到猪圈一看,果然,圈里一大一小两头猪只剩下那头小的了。怎么回事呢?不是说过了秋天再卖吗?秋天可是肉猪长膘的季节呀。

正纳闷着,父亲回来了,笑着叫我们几兄妹过来。大家围拢在父亲身边,只见父亲小心翼翼地把一个小纸盒打开,哦,原来是一块崭新的上海牌手表。父亲一把抓住我的左手,我正想把手缩回来,那块手表却已套到我的手腕上了。“很合适嘛,戴上这块表,你以后就再也不会担心误点了。”父亲接着把与母亲商量卖猪买表的过程全部告诉了我们兄妹。怪不得假期临近结束的那几天晚上,父母好像有意回避我在商量着什么,现在想来恐怕就是在合计着买表这事。这时,母亲走过来,微笑着对弟妹们说:“这块表是奖给你们大哥的,本来去年就应该奖的,可家里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你们都要向大哥学习,将来哪个有出息,我们做父母的都不会偏心,照样奖励。”

报考大学前后,我都没有向父母提任何要求,父母也并没有向我承诺什么,但如此贵重奢侈的奖品却在我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我的手上,我感觉到脸好热好烫!想把表捋下来,可看到父亲严厉而慈爱的目光,我又犹豫了。这块表,整整花了125元钱,是那头父母养了近一年的大肥猪卖的钱!为买这块表,父亲两个月前就找到镇供销社的远房表叔“开后门”,不然,等到寒假都不一定能买到。

     这块表就这样跟随着我。26年间,它被修理过7次,经历了不少“病痛”与“磨难”。尽管后来有了手机,而且手机也可以当手表用,但我依然与它保持着最亲密的关系,始终不离不弃。然而,10年前,它彻底停摆了。于是,我把它保存起来。想它的时候,就拿出来,一番抚摸,一番怀想……正是因为弥足珍贵,所以我才倍加爱惜;正是因为来之不易,所以我才格外眷恋。

     总是幻想着,这块上海表有一天会奇迹突现,重新迈开轻捷的步伐,继续一路亲密陪伴着我走完未竟的路程……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