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文学书画 >> 正文
蝶舞时光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鲁絮  日期:2018-9-28 11:28:24  浏览次数:

 


吴展与我之间,是首诗。

文学掉价的年头,诗对许多人引力和阻力大抵相当。我没能例外,吴展也没能幸免,宛然一个人生轮回。人生轮回是强大的,足以将成败、得失、对错、喜悲等等碾压成线或点,在正午的阳光下虽有阴影,但已不成比例,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那是秋老虎显摆威风的晌午,第一次离开家乡的我把自己托付给火车。十六岁的我,全部家当是爸爸送的军用背囊、妈妈煮的茶叶蛋和国家最后一批公费生录取通知书。

千里外的省农校是我此行的终点,也是未来的起点。唯一的同伴是吴展,年龄和我相当,脸方得有角、黑得发亮,不大的眼睛忽闪着不该有的沧桑。

车轮不停地把阳光轧成嘶鸣,硬座的色彩愈发单调。吴展从口袋掏出张照片,嬉皮笑脸,我立马不爽。就算闭着眼,我也猜得出照片上女子是我的姨妈,嫁给了吴展的表哥。

这是我和吴展第一次见面,但我不爽他已很多年。从小,我就看课外书,特别喜欢军旅题材。初中时,父母从不干涉变成了禁止。父母要我一门心思学习,日后考上好学校,国家分配工作,捧铁饭碗,吃公家饭。

出身农门,五岁放牛,六岁砍柴,七岁后连续好几年,每年有好几个月以土豆果腹……我懂父母心,却不以为然,觉得课余时间看课外书反而促进学习。

我的抗争自然遭到父母无情打压。父亲是退伍兵,用的是在部队练的拳脚;母亲是辣妹子,用的是从娘胎带的嗓门。

也许是课外书看多了,我就经常躲在自家吊脚楼上偷偷写诗。大概保密工作干得不错,直到初三,父母才发现我写狗屁不值的诗。

幸好,父母的万丈怒火被来我家度周末的姨妈化解。只是,姨妈要我不再写诗,至少工作前不再写。姨妈说吴展也喜欢诗,读初一时请人帮忙写诗泡了个女生,后走露风声,虽然两人的成绩没受任何影响,优秀得很,可还是分手,诗女孩还被迫休学。吴展从此不提诗,一门心思学习,人人都夸他好孩子。

真是人不缠人事缠人,冬瓜缠到南瓜藤,不知沉默了多久,我哆嗦着把一百多首诗丢进灶台,亲手“火葬”。火苗中,一片片纸灰宛如一只只蝴蝶,我泪流满面,从此讨厌吴展。

初中毕业,吴展和我一同考入省农校,姨妈便要他读书期间照管我,他满口答应。这样,父母就决定不亲自送我去农校报名,好省下一些开销……

火车上,我的不爽堵在心,却没有挂在脸。直到车厢突然隐入一个黑窟窿,第一次和铁路亲密接触的我尖叫了声隧道。满车厢的目光便第一时间把我的脸聚焦成了万花筒,几句刺耳的乡巴佬更让我懊恼,甚至仇恨。

突然,吴展旁若无人般对着我大声道:“小子,你初中毕业会考语文成绩是县状元,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真牛啊!你出身农门,却诗言志,我服啊!”

我竟有些感激地望着吴展,尽管他这番话半真半假,他用这种方式为我解围我觉得非正道,也不赞成。

车厢恢复平静,我对吴展郑重地说了声谢谢,他顺势与我开始了长谈。当我们聊到诗, 吴展却大大咧咧要我帮他写首诗,泡个妞,说曾经的诗女孩生的小猫、小狗也许能打酱油了,气得我大吼,我的诗不是泡妞的!



农校四年时光,吴展与我不同班级和专业,他学牲畜疾病防疫,我学农作物种植。我和他相互许诺,一定学有所成,日后扎根家乡,回报家乡!

吴展总要我业余时间继续写写诗,愿当第一个读者。我便开出条件,永远不帮他写诗泡妞,气得他大骂我是某著名诗人跟屁虫,郊游时出口成诗,内容是山啊,你他妈真高啊!

我恨得牙痒痒,吴展却没事儿一样,就改口说他抓了只蝴蝶,生物老师用五块钱买去做了标本,还提醒他多抓蝴蝶卖,有的蝴蝶值成千上万块!

实话说,我当时颇感残忍和可惜,吴展却不以为然。他认为没啥残忍和可惜,蝴蝶舞时光,标本也舞时光,只不过方式不一样。如果有一天,他成了我的蝴蝶,或者我成了他的标本,一样舞时光,只不过空间不一样!

我被吴展说服了,业余时间坚持写诗。但是,一场大雪突如其来,我的爷爷更虚弱,我健壮的弟弟竟也变成药罐子,不停透支我家钱袋子……父母来信说“扛得住”,让我求知但为羽翼丰。我终于偷偷大哭一场,写绝笔信给吴展,说不再写诗赚吆喝,而要抓蝴蝶得实惠!

那是个傍晚,吴展背着军用背囊,毫无预兆地把我拉到校门前的小饭馆,点了两荤两素一汤,外加两瓶白酒。学校禁止学生喝酒,他仍然一气干掉半瓶,居高临下望着我一声不吭,我写给他的绝笔信,也被他拿在手里当扇子摇起来。

我越发心虚,在吴展的目光示意下打开了军用背囊。里面的钞票、水果等等宛如匕首,刺得我几近窒息。我不敢吭声,怕被他的大巴掌摇出来的“大风”闪了舌头。

又一气干掉半瓶白酒,吴展喷着酒气嚷嚷:“你答应过我业余写诗,怎么都不能变卦。你放心,我这次不会落井下石要你为我写诗泡妞。这些水果只是亲戚、朋友、同学之间的正常馈赠。钞票也是正当付费,一半支付以前我读你写的诗,一半预付我以后读你写的诗。”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当着吴展的面烧掉绝笔信。他的脸立马阴转晴,却警告我:“以后在我的诗里不要积淀对他的感恩,他不想在我的世界留蝶舞之影,也不想留蝶舞之名。”

吴展最后一次光临我的宿舍是即将毕业时。我告诉他,省城的杂志社邀请我当诗歌编辑,我动心了。他先是祝贺我,然后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么帮他写首诗,说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壮乡诗女孩,想抱得美人归;要么兑现许诺,和他一起回家乡!

我仍讨厌吴展,却乖乖随他回到家乡。经过漫长等待,他分配到镇防疫站干老本行,我分配到乡农业站,兼带计划生育工作。他与我相距百里,简易公路的部分路段可以摔死牛。一个村没通电,几个村常年缺水,适龄女孩儿仿佛人间蒸发了……

一度无联系。我很少再写诗,彻底戒烟戒酒。我和吴展的工资差不多,每月不足五百元。俗话说,钱是英雄胆,我不是英雄更不例外。

吴展第一次捎口信要我去他单位打牙祭,庆祝他工作突出获得表彰,我和他已分别六个月。我瘦了二十斤,他黑了好几成。以茶代酒,把诗言欢……末尾,我说年底想去当兵,军旅最适合业余写诗,他却跳起来指着鼻子骂我找借口和理由!

我不服气地反驳,说他常发牢骚,要去大街上卖屁股赚银子使使,反正也操不死,他便说那只是喝醉了犯浑!

月亮船悄然驶来,我和吴展终于平静下来。他要我在军旅继续业余写诗,如果我马革裹尸,他就送半个月工资当丧礼。我要求他空闲读诗,假如他英年早逝,我也送半个月工资当丧礼。标准是现在的标准,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不再变。

“送你二百五,我也二百五。”我突然火了。

吴展却笑了,“二百,你我都二百。”

我和吴展并没有相互谅解,却相互理解。我爷爷当过兵,我爸爸当过兵,我从小立志当优秀军旅作家。那年,我无意中得知大中专毕业生入伍年龄截止二十一周岁,如果再不去,就超龄永远没机会了。



入伍那天,我的军用背囊装满了姨妈送的书,也是我此生第二次离开家乡的唯一行李。

冷雨飘飞,还夹杂着碎雪,亲朋好友来送行,独缺吴展身影,我出奇地轻松。当年去农校,现在去军营,我坐的火车不一样;当年去求知,现在去报国,我走的道路不一样。就像俗语说的,将军跳上马,各自奔前程。

置身壮乡的警营,我开始另一种活法。不断摸爬滚打使我不断顿悟风雨过后有朝阳,前进路上无止境,义务兵两年一个轮回,我成功转为士官,业余写诗是最亮的“亮点”。

第一个写信给吴展,他头一遭回信要我继续写诗,变士官为军官,永远留部队,不再回故乡。他说人应该往高处走,为国就是为家,我不算违背了在农校时的许诺。

我心一酸。吴展哪里知道,士官和军官近乎两条平行线,几乎没有交点。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注定某一天以兵的身份离开部队。哪怕,我的诗写得再好,写得再多!

当士官第三年,我第一次探亲休假回家乡,特地去看吴展。暮色中炊烟袅袅,我和他的眼睛都不争气地发酸。我给他带了套作战服,他满是惊喜地穿上,拉着我在镇防疫站门前转圈圈,直到把全镇灯火转得通明。

在镇防疫站门前的小饭馆,我刻意点了两荤两素一汤,外加两瓶白酒。部队禁止士官酗酒,我仍一气干了半瓶,吴展却一气干了半杯茶,笑着解释戒烟戒酒了,为了多存点儿钱泡个妞儿,他的亲友比他还着急,说他有病的风言风语满天飞。

我感慨吴展的境况,却着实怕他要我帮着写诗泡妞。我立即道,我在部队业余写诗,改变了命运,永远感谢他,但我有原则和底线。

吴展却绕来绕去,还是要我帮着写诗泡妞!他要我代他见见在省农校认识的壮乡诗女孩,要是觉得还有戏,就帮他给那女孩写首诗。如果觉得不靠谱,就拍屁股走人。他和那女孩网上相恋几年从未见面,他要女孩嫁到湘西,女孩却要他倒插门到壮乡,他俩在网上大吵,半年多没联系了。

第二天清早,吴展执意送我到镇汽车站,一路上他几次请我原谅不能送进城,不能送上火车。汽车开动瞬间,他大吼,“在家乡,咱他妈都超晚婚晚育啦,你在部队还可以用诗泡女兵,等着喝你的喜酒啊……”

我的眼泪重重滚落,却没有把头探出车窗大吼,“部队里男女兵不能谈恋爱。男兵只能拿女兵养养眼,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还有呢,我的诗不是泡妞的!”

回到部队,我第一时间给诗女孩打电话,说吴展境况,请女孩吃饭。我是穷兵,仍选了家豪华酒店。我必须为吴展撑门面,即便打肿脸充胖子。

诗女孩迟到了半小时,还带了个女孩。我每说到吴展,诗女孩就岔开话。另一个女孩不停打探我的情况,部队的保密守则我倒背如流,可不能一失足成千古恨,赶紧找了个茬儿,我作狼狈逃窜!

终下定决心,我要劝吴展重新定位。如果吴展实在不肯,我就帮他写首诗,泡个妞。不管能不能得手,我从此不写诗。我打吴展的手机,系统先提示关机,竟然再提示停机。

我打算给吴展写封信。准备好纸笔,姨妈突然来电话说,吴展去最偏远的村诊治牲畜瘟疫,夜住村民家。第二天早晨,他的身体已冷硬,法医鉴定是劳累过度。亲人朋友不相信,领导同事不相信……总之没一个人相信,却没一点儿办法!”

我没流泪,只是请姨妈替我送两百块钱给吴展的父母。在我的家乡,人去世,亲朋好友自发参加葬礼。送礼金多少,死者家属不介意,但不能葬礼后补送。可是,我何时能回家乡,已是人在部队,身不由己,就如同当初吴展阻拦我当兵的理由,部队不是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按规定,我不可能专门请事假回家乡,为吴展千里奔丧。

姨妈挂断电话,我提笔在每张信纸上写下吴展二字。烧掉整本信纸前,我数了三遍,每一遍都是二十五张,恰巧对应他在这个世界留下名与影的年岁。

那一刻,我很想回家乡,回家乡砸吴展的棺材,教训不辞而离世的他。在我的世界,这小子从此让我成为诗的主宰,又成为诗的奴隶。我终于明白,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是祸害的顺口溜,为啥在家乡已经舞千年时光?

我暗暗祈求老天爷不要糟蹋吴展,我愿意献出我能献出的一切。在家乡,死在家外的人可以棺材收尸抬回家,却必须放置露天的院中。恰逢下雨,还会滋长死者来世遭罪的说法,刺得送黑发人的白发人更痛楚。



吴展曾问过我,取笔名鲁絮是因为喜欢蝴蝶吗?我回答道,絮,可以当作雪花,可以当作棉花,还可以当作残柳败花。从绿色到绿色再到绿色,最感性兼最理性、最钟情兼最钟爱一如既往,却已经悟坟!

这一问,这一答,也许一语成谶。转念,我无悔,吴展也无悔。吴展与我相识、相知、相守是偶然,也是必然。我虽失而复得又得而复失,方从心底滴落诗,却注定永远相守吴展破茧成蝶舞时光。即便短暂、痛苦,也精彩。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