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湘江评论 >> 正文
麻乌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樊冬柏  日期:2017-9-5 11:03:37  浏览次数:

 

 

与亲友们一起闲聚,忽有人面对在场的小朋友提问:嘿嘿,麻乌,知道麻乌是什么?小朋友一个个面面相觑,无人能答。

在安仁早些年,麻乌可是一个极为普通的词汇,一提及麻乌,想是没有那个小朋友不知道的。“麻乌”与“癞子”组成“麻乌癞子”,这便是水蛭的别称;“麻乌”与“脸”联成“麻乌脸”,则是“邋遢相”的潜台词等等,但若麻乌单独成词,那可是来无影去无踪,比鬼还厉害十分的角色了。

要是谁家小孩顽皮不听话,大人一说“麻乌”来了,玩恶作剧的一定会立刻收敛收敛,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天喊地的也一定会立刻嘎然而止,转而都乖乖地钻入大人怀抱,纷纷谦谦君子或窈窕淑女了。

这,不光是小孩怕麻乌,其实大人自己也怕麻乌。大集体时,生产队有粮仓,粮仓是储备全队100余人口粮食的地方。但这储粮食的仓库却有麻乌。因而,无论白天黑夜,谁也不敢单独进仓库的。所以,至始至终的10余年里,尽管仓库无人看守,尽管当时村民食不果腹,但从来没人打过仓库粮食的主意。

还有,生产队村东面有一块叫“下头山”的林地。据说那里头也有麻乌。这麻乌头上留有齐地长的辫子,一旦日头眼一落山,她便坐在树枝上荡秋千。要是谁进山砍树什么的,她辫子一甩,便可把人勒死。有一回,我与父亲路过那块林地,当时日头眼离山头还有两丈高,我们心头却直打冷颤,眼睛连瞅都不敢瞅林子一眼,只晓得脚不点地往前赶。一出那林了,父亲还上气不接下气对我说:记住,这林子里有麻乌,千万别进去……

记住了的当然不是下头山那块林地有麻乌,而且,在村庄许许多多的地方也藏有麻乌:那些长着西瓜、花生的田地里有麻乌,那些栽桃李的果园也有麻乌,那些深不见底的饮用的水塘里同样有麻乌,等等。那时候,我总想不明白,村庄里为什么总多麻乌?麻乌为什要与好吃好玩的地方相守在一起……

后来,我渐渐知道麻乌是村庄人代代口口相传用以警告人、引导人守规矩、行正事的虚拟之物。天地间其实并没有麻乌。但不知道怎的,我心里头从小至今总存一份敬畏,觉得暗处总有一关麻乌样的双眼盯住自己的一言一行与一举一动,监督自己不要说、做有损道德,有违天地良心的事情,否则,心灵忐忑,无法安放。

而时过境迁,在如今孩子们眼里,既不知道什么是麻乌,更不知道惧怕麻乌。邻居有一学童,“A、B、C”与“a、o、e ”说的流利,但品行却是颐指气使,老子天下第一,心中无畏。每次洗澡,他要撒泡尿放澡盆里;喝水则用嘴就着饮水机龙头吮吃,等等,从不守规矩。有一回,其七老八十的老爷子说麻乌是什么什么的,想拿麻乌吓唬他,不想这个出口便是超人、光头强和蜘蛛侠的小公子哥,不但没被吓倒,反而哭的闹的更凶,似乎要麻乌怕他了。

呵呵,不知道麻乌者不可怕,但心无敬畏,唯我独尊,有恃无恐,连麻乌都不怕者则可能大可怕了。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