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岳麓红枫 >> 湘江评论 >> 正文
税  缘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张永祥  日期:2018-6-15 9:11:16  浏览次数:

 

 

     

    税收是我们为文明付出的代价。没有税收,国防建设、公共管理、民生实事等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水之源,社会不能正常运转。纳税是每一位公民的法定义务。30年来,我先后经历了军人、农民、打工者的身份变化。但无论身份怎样变化,我还真的与税收有了不解之缘。

29年前的一件往事使我记忆犹新。那是1989年,我在广东东莞市黄江镇仙村53261部队一营二连服役。当时驻地有位张大哥是做豆腐的,每天给部队送豆腐,风雨无阻,他做的豆腐又白又嫩,价格公道,颇受连队的欢迎。喜欢鼓捣文字的我采访了张大哥,写了一篇《张大哥送豆腐》的小通讯寄给《东莞市报》。

稿子一个星期以后刊登出来,我很高兴。稿子出来后第三天,张大哥来送豆腐的时候,我将报纸拿给他,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张大哥很冷淡,颇有怨气地对我说:“搭帮你写稿,昨天税务所的找到我,要我以后每个月交6块钱税。”我没料到好心办了“坏事”。每月6块钱税款对省吃俭用张大哥来说是一笔“巨款”,难怪他会怨我。现在想起来,我所做的并无不妥,我只是无意中“举报”了张大哥,为当地税务机关作了一次贡献。

退伍回家后,我当10余年农民。过去作田要交农业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三兄弟分家,三口之家的我分到了4亩多田,农业税每年要交250多斤稻谷(农业税征实物,以粮代替),当时稻谷收购价五毛左右,折合人民币一百二、三十元,还要交“三提五统”500多元,这是费。到2001年的时候,给了别人1.6亩田,我家还剩2.5亩。下图是我家《2001年农民负担监督卡》,农业税160斤稻谷,稻谷收购价六毛,折合人民币近百元,“三提五统”330多元,还有水费粮62斤。

   

   

 

印象中最深的是送公粮,很早起床,用土车或拖拉机将公粮拉到距我家三公里远的九华粮站。在粮站卸车后,请来工作人员验粮,然后将粮装到萝筐里,挑着一担稻谷,排着长长的队等待过磅,最后挑着谷上二楼,经过十多米长的楼梯,将谷倒入宽大的粮仓。往往是挑了一担粮上去就大汗淋漓了。顺利的话,交完公粮可以回家吃中饭。如果稻谷没晒干、秕谷没除净的话,那就要颇费一番周折了。

 

 

那时农民负担重,辛辛苦苦一年,除了留下口粮,年成好时,可能赚一、两百元,一般的年景是要倒贴钱的。

建国以来50多年,一直是农业补贴工业,中国农民吃苦耐劳,交粮纳税,为工业的发展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直到2006年1月1日,农业税被取消,在中国延续了千年的农业税成为历史。那以后,工业开始反哺农业,作田不但不要交税缴费,反而还有各项补贴。可惜我家没田作了。

我在当农民的同时,一直在打工。记得第一次交个人所得税是2003年2月。那时我在湘潭县报社当编辑、记者。每月的工资也就800元左右,因为年终,多发了三百元,超过了800元的个税起征点,被代扣了十多元税款。后来个税起征点越来越涨,从800、1600、2000至现在的3500,我的工资没有涨多少,交个税的机会也不多,每年就是年终奖多发了两、三千元或三、四千元,被扣税。

马克.吐温说:“我就我的收入纳税,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让我感到无上光荣。”对于我来说,无论当农民交农业税,还是打工交个税,从来没有含糊过。作为纳税人我感到自豪。还有,上文提到的张大哥作为个体户,劳动致富,合法经营,开始只是无意识的漏税,后来依法纳税,尽了一个公民的义务,值得称道。相反,那些收入天价片酬、还要签“阴阳合同”偷逃税款的所谓明星,与中国最基层、最普通的农民、个体户、打工者等群体相比,不感到羞愧吗?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岳麓红枫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岳麓红枫微信“二维码”